返回上一页 史景迁 登录

眺望东方——西方人眼中的中国

本文节选自史景迁著,钟倩译,《中国纵横:一个汉学家的学术探索之旅》,理想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9年3月出版。 即...

马尔罗的诱惑

在《西方的诱惑》(1926)一书的开篇,安德烈·马尔罗便给出了要读懂这本短小而又厚重的小说所需的线索:这是一首作者的幻...

甘博镜头下的中国

对于我们这些为了了解中国过去的动力和未来的前景而不懈努力的人来说,能够目睹任何过去的情况和事件都是有价值的。西德尼·甘...

利玛窦攀登北京之峰

利玛窦(Matteo Ricci, 1552—1610)花了四十九年的时间才来到北京。我们无法确切地知道,在他心中到中...

门德斯·平托的远游

门德斯·平托(Mendes Pinto)的《旅行》(Travels)写于1569年至1578年,原文为葡萄牙语,是一本...

中西交流——黄嘉略的巴黎岁月

对于黄嘉略来说,1713年的秋天和初冬是一段颇为艰难的日子。[1]巴黎的天气非常恶劣,寒冷刺骨,雾霭浓重。而西班牙王位...

我希望激发人们了解中国的愿望

卢汉超:中国历来有“文史不分家”的传统。譬如说,司马迁的《史记》就既是一部史学著作,也是一部文学作品;中国文学中丰富的...

余英时 1898—1989年的中国知识分子

余英时(以下简称余):过去一百年来,中国多集中于研究西方的科技中国。而史景迁教授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地研究中国历史与文化,...

沈福宗与十七世纪的跨文化之梦

晚上好,我讲话会有一些英国的口音,希望大家能够听懂。 我二十岁的时候去美国求学,在耶鲁大学,通过我的老师,我发现了中国...

蒋介石的正面和侧面——评《蒋介石与现代中国》

1975年,当蒋介石以87岁高龄死于台湾时,人们很容易将其视为一个失败者,视为中国历史残骸的一部分,尴尬地漂浮在毛泽东革...

当代中国要国际化,首先应了解本国17世纪以后

  这并不是历史学家史景迁先生第一次来到中国,但却是第一次像个明星一样受到关注。在北京访学的10天里,他以隔...

治理中国是件太复杂的事情

  史景迁已经来过中国很多次,每次他都有这样的感觉:一方面,中国变化如此之快,每隔几年几乎都会换个面貌;另一...

国家之下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众账号:ohistory 2014年3月7日,著名汉学家、耶鲁大学荣誉教授史景迁(Jonatha...

十七世纪的跨文化之梦

17世纪是一个我们可以开始讲述“跨文化之梦”的时代。在中西方交流的历史上,沈福宗的例子是非常独特的。他的经历并非不可想象...

清朝人在美国

当查尔斯·普莱思于1889年底带着家眷到达山西汾州的小宣教站时,他立刻发现那是个无趣的地方,对于未来更是感到茫然。不...

17-18世纪来华西方人关于中国的印象

尽管两个(天主教)多明我会修士盖斯帕?达库兹和多闵哥?那伐雷特有关中国的记录含有各种偏见成份,但是就在他们的书出版以来的...

余英时、史景迁谈1898-1989世纪交替中的中国知识分子

余英时(以下简称余):过去一百年来,中国多集中于研究西方的科技中国。而史景迁教授数十年来孜孜不倦地研究中国历史与文化,治...

蒋介石之谜

1975年,当蒋介石以87岁高龄死于台湾时,人们很容易将其视为一个失败者,视为中国历史残骸的一部分,尴尬地漂浮在毛泽东革...

史景迁评莫言小说:将政治作为病理学阐述

1976年夏天,毛泽东在北京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山东省高密县西门屯大队杏园养猪场的猪也奄奄一息。第一批病死的五头猪,“它们...

天京

摘要:幸存的天主教徒聚在城里的天主教教堂前,太平军在此找到了他们。这群天主教徒不愿按拜上帝教的仪式进行礼拜。于是,太平军...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