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钱乘旦 登录

“修昔底德陷阱”的历史真相是什么?

近年来,“修昔底德陷阱”成为一个热词。要搞明白“修昔底德陷阱”是什么,必须了解一些历史知识。 “陷阱”并非修昔底德的本...

区域国别学学科建设任重而道远

区域国别学正式成为一级学科,学界深感振奋,视此举为国家之所需、国人之所盼,故呼应者众,有闻风而动之势。然一个新学科出...

英国王权的发展及文化与社会内涵

在现代英国政治制度中,王权是个独特的社会现象。它是英国政体中一个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起着国家的象征与最高代表的作用。...

世界大格局中的二战东方战场

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谈论已经很多,本文意在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东方战场放在国际大格局的变动中加以讨论,这样也许能看出以...

“西进运动”再观察:一个全球视角

我们通常了解的世界史知识中,有很多问题其实是盲点,没有被意识到;更多问题是被各种各样固定的说法所遮掩,人们不去追究,...

以学科建设为纲,推进我国的区域国别研究

【摘要】本文阐述区域国别研究的重要性、必要性、性质,及其目前在我国的发展状况、困难及解决方案。区域国别研究是大国的需...

从比较视角看中国特色现代化

现代化理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西方尤其是在美国逐渐形成的。当时,美国取得了资本主义世界的霸权。面对社会主义阵营的...

亚洲文明的“回归”

亚洲是人类文明的摇篮,四大文明发源地有3个在亚洲,第四个(尼罗河文明)也在亚洲和非洲的交界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是亚...

全球化的历史演变与新走向

题记:2020年11月27日,著名历史学家、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院长、北京大学世界...

建设中国风格的区域与国别研究

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成立于2018年4月,按照学校要求,我们创办这份学刊,希望它在中国的区域与国别研究中收获一份...

理解“现代化”:一个多学科视野的综述

钱乘旦,1949年生,江苏金坛人。1973年参加高考,考入南京大学英语系。1985年于南京大学历史系获博士学位后,曾赴...

社会变革的和平方式:英国的范例

在社会转型的关键时刻 , 如何寻求用和平的手段解决不可避免的社会冲突 , 完成必要的变革 , 确实是世界各国面临的重大问...

钱乘旦 叶祝弟:和平、渐进与改革是英国转型成功的良药——钱乘旦教授访谈录

2017年11月17日,应上海师范大学光启国际学者中心和《探索与争鸣》杂志社之邀,北京大学钱乘旦教授(下文简称“钱”...

多样的文明,创造世界共同的未来

马克思、恩格斯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提出了“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的命题,这个命题为我们理解人类文明发展的轨迹,理解全...

历史学研究离不开“体系”

本文针对当前史学界一个流行的倾向,这种倾向不仅在中国史学界,也在世界史学界散发影响。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史学研究发展迅...

谨防大众史学成为“戏说乾隆”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史学研究发展迅猛。几十年中,史学研究最大的进步之一,就是研究越做越细,课题越做越孝也越做越深。这种越...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世界史研究的回顾与展望:改革开放以来的英国史研究

1978年,我的导师蒋孟引教授招收了国内第一位英国史研究生,那一年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年,也是《世界历史》创刊的一年。40...

史学终究是史学

为什么要强调史学终究是史学呢?其实是有原因的。现在到了21世纪,史学还是不是史学,还有没有史学,已经成为一个问题了。第...

充满推理、想象的历史学还算历史学吗?

为什么要强调史学终究是史学呢?其实是有原因的。现在到了21世纪,史学还是不是史学,还有没有史学,已经成为一个问题了。...

学术研究须植根于事实

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哈佛大学教授尼尔·弗格森曾发表一篇题为《中国人心中的历史关键时刻》的专栏文章,文章的论点是:历史是...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