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刘擎 登录

脆弱的新共识——美国对华战略的分歧

“你听到的撕裂声,是两个巨大经济体开始脱钩的声音。”名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感叹着。他曾期许一个不断“变平”...

2020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下):国际变局与欧洲趋势

01. 难以修复的旧秩序 在过去四年,特朗普政府的对外政策变化莫测,困扰着世界许多国家,包括美国的盟...

2020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上):美国大选与民主危机

2020年西方世界政坛各种乱象频出,对此西方知识界做出了怎样的回应?从2003年开始,刘擎老师每年都会撰写一篇西方...

独立思考,为什么这么难?

1、如何成为一名“清醒的现代人”? (1)理性非万能 我在《刘擎西方现代思想讲义》这本书中介绍的19位思想大家,他...

2019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下):思想前沿

作者自2003年起撰写西方思想界的年度综述评论。目前由《上海书评》首发。本文的网络版分为上、中、下三篇发表,并略去部分...

2019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中):欧美风云

作者自2003年起撰写西方思想界的年度综述评论。目前由《上海书评》首发。本文的网络版分为上、中、下三篇发表,并略去部分...

2019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上):世界变局

作者自2003年起撰写西方思想界的年度综述评论。目前由《上海书评》首发。本文的网络版分为上、中、下三篇发表,并略去部分...

大革命与现代政治的正当性:施米特与阿伦特的竞争性阐释

近二十年来,卡尔·施米特(Carl Schmitt)的宪制思想及其对自由民主政体的挑战备受关注。其影响从德国散播到整个...

开放的象牙塔——知识市场与学院教育的良性互动

在互联网技术迅速普及的20多年间,出现了许多知识生产与传播机制的创新,形成了一种强有力的变革浪潮。所谓“知识付费”现象...

西方社会的政治极化及其对自由民主制的挑战

近年来西方社会的政治局势动荡不安,其中一个引人注目的现象是日益严重的政治极化(political polarizati...

韦伯《以学术为志业》解读

以强健的精神和清明的思想,直面这个没有绝对凭据的世界。韦伯以自己一生对学术的奉献,抵达了思想清明的最高境界。于是,健全的...

卡尔·波普尔的贡献与意义

2004年9月17日是卡尔·波普尔(Karl Popper)逝世十周年的纪念日。在20世纪的思想家当中,波普尔的命运显...

现代政治的多元与脆弱:阿伦特与施米特的观念之争

近二十年来,卡尔·施米特(Carl Schmitt)的宪政思想及其对自由民主政体的挑战备受关注。其影响从德国散播到整个...

2018西方思想年度述评

“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1 里尔克的名句像是最低沉的新年钟声,在2018年的尾声中唤起共鸣。人们默想的心事各自...

全球秩序很可能进入了一个“巨变”的时期

既有国际秩序的困境或者危机,未必对中国就是一个“利好消息”。有人认为现在西方衰败了,正好给中国带来“反守为攻”的好时机,...

“文化内战”的困境与重返宏大叙事的探索

本文为《探索与争鸣》“优秀青年学人支持计划”第二期“重述中国:从过去看见未来”暨施展新著《枢纽》学术研讨会文章。 施...

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能走多远?

在最近出现的“逆全球化”势态中,民族主义的思潮与情绪被视为反全球化的主要力量。然而,民族主义与全球化是势不两立的吗?本...

2017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下篇·文化与科技)

忧患是思想的内在品格,但各种立场的思想者都深感危机迫近,则是时代精神的征兆。2017年先后在布拉格、巴黎和波士顿发表的三...

2017西方思想年度述评(上篇·政治与思想)

美国社会的分裂在加剧,欧洲开启了“马克龙时刻”的转机,中国的影响力正在改变西方世界的感知,民主的危机再次成为焦点议题,反...

卡尔·波普尔:20世纪的灾难源自于人类恐怖的自负

在20世纪的思想家当中,波普尔的命运显得格外悖谬:几乎没有人像他那样获得过如此显赫的声誉,却又如此迅速地被人淡忘。 ...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