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李涛 登录
李涛(1985.11),四川省绵阳市人,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东北师范大学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特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国资博士后,任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研究院特约研究员、西南大学教育政策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广西钦州学院兼职教授。任国际学术辑刊《中国农村教育评论》(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执行主编,教育部 “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发展报告资助项目”《教育体制综合改革年度报告》(高等教育出版社)副主编,《新常态下的社会发展》(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副主编,《中国农村教育发展报告》编委。近年来,以第一作者身份在“Hommers & Migrations” (法国)、《中国社会科学》(内部文稿)、《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行政管理》、《社会科学》、《探索与争鸣》、《人文杂志》、《学术界》、《战略与管理》、《改革内参》、《教育发展研究》、《中国青年研究》、《全球教育展望》、《中国教育:研究与评论》等刊物发表学术论文130余篇,其中被《新华文摘》、人大复印资料《教育学》、《高等教育》、《社会学文摘》、《教育学文摘》等全文转载20余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省社科基金项目、中国博士后面上资助项目等课题5项,获中国社会学会学术年会优秀成果奖“一等奖”1项、省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等省部级奖励6项。主要作品:《底层社会与教育》(专著)、《中国乡村教育的社会学解释:“文字下乡”到“文字上移”》、《底层的“少年们”:中国西部乡校阶层再生产的隐性预演》、《中国城乡底层教育公正的政策研究:基于社会分层的视角》、《中国实施“异地高考”政策后亟待预防的三重风险》、《中国语境下的“大师”追问:一个批判性解读》等。
……

李涛 邬志辉 周慧霞 冉淑玲:“十四五”时期中国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后教育扶贫战略研究

摘要:2020年是我国“十三五”(2016-2020年)规划的收官之年,也是决战脱贫攻坚、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

疫情下我国高校应届毕业生创业现状调查

*艺体类高校毕业生创业意愿最强烈,财经类和政法类高校毕业生创业意愿最低 资金、经验、技术和团队是我国高...

加强中小学手机管理重在综合施策

随着我国互联网和手机终端的快速发展,中小学生在享受数字信息带来便利和愉悦体验的同时,也带来了“沉迷游戏”“行为失范”...

网络游戏为何流行于乡童世界

本文刊于《探索与争鸣》2020年第2期 2018年11月,笔者领衔的课题组对中国西部一个农业县——四川芥县(化名)...

高考与新民

李涛,东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部/中国农村教育发展研究院教授、国家万人计划青年拔尖人才 原载:《探索与争鸣杂志》微信公...

李涛 邬志辉:农村校舍闲置难题破解:思路与策略

摘要:解决农村学校校舍闲置须正视舆论,探明学龄人口数降低、人口向城性流动激增、村镇与乡校布局调整、教育内在变革等农村...

直面压力:不同学历者的需求与选择

本文系共青团北京市委横向委托课题《北京市青少年发展现状研究》成果——《北京市青少年压力状况研究报告》节选,该报告基于...

中国留守儿童:“惩戒术”与“关爱体系”

在这套成人世界关爱体系南辕北辙的持续性践实下,中国西部地区寄宿制学校中的留守儿童往往可能越被关爱却越陷入规训和抗争的痛苦...

李涛 邬志辉:座次、身份认同与职业选择

在中国西部地区的某偏远农村学校——四川芥县云乡学校中,教室内的座位安排并不是随意的。个体在教室场域中不断确证自我的身份认...

中国乡村教育的社会学解释:“文字下乡”到“文字上移”

百年来,中国乡村教育经历了“文字下乡”到“文字上移”的复杂过程,表面上看二者相互对立,但细致观察则不难发现二者实质上是...

以多重逻辑调整村校布局

近日,四川凉山“天梯小学”的孩子们有了新的上学路,一座用钢管架设的阶梯代替了“藤梯”,更加安全便捷。和“天梯小学”...

当农村寄宿学校成为底层再生产空间,如何科学地关爱留守儿童

我所做的“底层乡校再生产的日常微观发生机制研究”想要回答的问题是,在当前寄宿制学校已经占据了中国农村学校半壁江山的状...

李涛 邬志辉:异地高考背后:中国公共政策博弈的困局

【摘要】恶性的职能变异不仅导致高校缺乏特色而千校一面并渐趋同化⒃,同时被日益固化的本科出身情结事实上还将导致相关群体将...

底层乡校教育惩戒权失落后,老师对“差生”故意无视

□社会资本对教育惩戒权胜利的背后,并不意味着家长对学校的胜利,因为最后的吃亏者往往依然是学生 □从“直接惩戒”到“间接...

李 涛: 农村寄宿学校:学生相互体罚才能维持纪律

——底层孩子们的违纪次数被严格记录并归档,但尽管如此,乡校的孩子们,特别是高年级孩子们,对这些被围观的所谓特殊身份标签...

Q&A with Sociologist Li Tao on Youth Gangs in Rural China

Some of the poorest areas of China’s countryside are pla...

李涛 底层少年:农家子弟如何沦为“先天不足、后天更弱”的弱者

2013年6月到12月,笔者进入地处中国西部一个偏远的农业县芥县(化名)一所农村九年一贯制学校云乡(化名)学校,进行为...

底层的“少年们”:中国西部乡校阶层再生产的隐性预演

底层的“少年们”:中国西部乡校阶层再生产的隐性预演[①] Juveniles  from  ...

西部农村教育治理新困局——“中心校”管理模式调查

□中心校截留公用经费但却不受监督,使底层乡校不得不将日常精力更多用于“跑校进钱”,而不是以“质量提升”为核心的日常办...

我们何以承继杜润生先生的思想遗产

 “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先生于2015年10月9日晨溘然离世,享年102岁。社会舆论广泛追思并予以...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