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林来梵 登录

权利概念的移植交流史

权利概念在近代中国的移植,构成该概念在近代中日两国之间的一段移植交流史。与许多法政概念不同,“权利”一语率先创生于中国,...

何以谋国?从极端主义到现代宪法精神

一 1970年11月25日,日本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在东京市谷自卫队师团企图发动兵变失败,旋即切腹自杀,结束了自己年...

问题意识的问题

这年头的中国,号称到处都有社会科学研究的“问题富矿”,为什么偏偏没有出现康德那样的“大师”?说到底,可能都怪我们太重视“...

为了雕凿“法治国家大厦的拱顶石”

作为“法治国家大厦的拱顶石”,宪法审查制度究竟应选择哪块“石头”作为“原料”固然是重要的,但更为重要的是,有一块“石头...

中国法官到底要向谁负责

我认为法官首先应该向法律负责,通过向法律负责,达到对人民负责,对人大负责,甚至对在政治上对党负责,但不是向上级负责,...

一堂宪法学课

一、学科名称:“宪法”还是“宪法学”? 首先讲第一个问题:学科名称。到底我们这个学科的名称是该叫做“宪法”还是“...

宪法何以重要?

本文系林来梵教授《宪法学讲义(第三版)》绪论节眩 昨夜的那场秋雨,洗刷了我们迈向宪法学的道路。 今天,我们就要开...

坚忍的理想主义者

有生以来,可恭称为恩师的贤达不止一人,其中最为特别的,是年轻时留日期间的授业导师畑中和夫先生。 说起畑中先生,眼前就浮...

宪法学——中国主体立场及其他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晚上好! 出版一本小书,其实无需兴师动众,不必过分推销。今天我们主要是要讨论一个大...

关于民法典编纂的宪法学透析

提要:构想中的民法典具有一定的政治性,其有关“根据宪法(……),制定本法”的立法依据条款即隐含了一种“政治教义宪法学”...

法律实证主义方法的故事——以拉班德的国法学为焦点

摘要:  当代中国许多有关法的观念和制度,最终均可通过两个不同的源流追溯到19世纪德国“国法学”的学说...

宪法学是椭圆形的

(作者题注:本文的初稿源自于2013年底作者在清华大学法学院公法研究中心举办的“亚洲宪法学研讨会”上的总结发言。原稿由...

林来梵 黎沛文:防卫型民主理念下香港政党行为的规范

【内容提要】 回归后的香港,政党法治化体系一直未臻完备;加之“23条立法”长期未完成,政党行为的法律规制存在潜在的漏洞...

如何理解“宪政”?

【林按】与学术界的弟子们一同创办的微信公号《宪道》于今日(教师节)正式开通了!敬请博友们关注!这是它推出的第一篇文章。...

批评法官的学术规范

近日所谓“教授怒骂法官”一事,在法律界一片沸然,以致愈演愈烈,大有可能造成学者与法官这两个群体之间立场严重对峙之势,陡...

当今中国国家观之反思

关于“国家认同与制度建设”,我今天想谈一下一个基础性的问题,就是中国的国家观及其反思。 首先,我们从学术的角度分析一下...

林来梵·胡锦光·王磊·刘晗:宪法学的中国立场

对于宪法现象而言,研究对象的政治性与研究方法的规范性不能简单地混为一谈,如果仅仅以研究方法的政治性去应对研究对象的政治性...

挥别中国宪法学的“次殖民地风景图”

对于一部书而言,时光所能给予的最好待遇,就是再版。拙著自2011年8月刊行以来,承蒙诸多读者的垂注和厚爱,迄今已历四刷...

香港需要建立“防卫型民主”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回归以来,香港在民主政治上有了若干令人瞩目的进步;现行的基本法及相关法律文件甚至为2017年开始...

法学研究应如何面对中国问题

中国的法学研究,长期屈身于借鉴法治先行国家,深陷迻译处境,自不待言。无论是甫告终结的大规模立法时期,还是如今的“后大规...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