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金观涛 登录

论社会契约论的起源和演变

社会契约论是现代社会的组织蓝图,用它来论证统治的正当性始于17世纪,这是现代社会兴起的标志。因社会契约论的论述及其演变...

如何发现文明演化的历史法则

我们可以得到一个结论:如果在某一时期人类拒绝或遗忘了新一层次的历史法则,该社会演化只能被前一层次的历史法则所支配。上面这...

现代社会往何处去:走出轴心文明还是新轴心时代

从“历史终结”到“沉疴遍地” 对契约社会基础的讨论,实质是分析其稳定性和可欲性。一旦涉及现代契约社会的可欲性,探索已...

现代社会第二个层面的建立:民族主义和民族国家

我们根据现代社会的双层次结构指出,探索现代社会形成必须去追溯两条线索。第一条是现代性的起源(即现代价值为什么在西方...

重返宏大的历史视野

二十多年前,系统论的史观曾经引起史学界的关注。在人类面临史无前例的环境挑战而思想已经迷失在越来越细专业之中的今天,重...

为什么要研究思想史?

一、为何研究思想史 1、用科学方法可以理解历史吗? 我们都知道,为了研究中国的现在,我们必须知道过去。通过考据,通过...

论当今社会思想危机的根源

一、2020年的世界 在《二十一世纪》杂志创刊十周年和二十周年之际,我两次撰文讨论:人类的新世纪是什么样的?在新的世纪...

金观涛 刘青峰:试论中国式的自由主义

从胡适对戴震哲学的推崇讲起 我们这篇比较胡适实验主义和戴震哲学的文章,是力图探索中国式自由主义的起源及其特征。表面上...

金观涛 刘青峰:从“天下”“万国”到“世界”——晚清民族主义形成的中间环节

本文并不直接讨论晚清民族主义及其形成之后在不同时期的形态,而是侧重考察从天下观转化为现代民族国家观念过程中,万国观在十...

现代性的两大要素:工具理性和个人权利

如果从文化价值系统来看,是可以非常容易地界定“现代”和“传统”的差别。“现代性”意味着以下两种全新价值在人类社会中涌...

被理解和创造中的传统

我不懂山水画,也不会书法,但自青年时代起就开始思考为什么中国传统艺术是以书法和山水画为代表。 我和青峰在2000 ...

金观涛 刘青峰:中国的“真理”是从哪来的?

春秋战国时期,“理”已经开始用于判别社会行动(和言论)是否属于正当。秦汉以后,“理”成为论述管理、治理正当性和普遍秩序...

金观涛 刘青峰:历史的真实性:试论数据库新方法在历史研究的应用

一、历史研究中的“客观性” 今日,历史学家正在面临可怕的精神分裂。一方面,历史学家的本能告诉他,勾...

我们活在“盛世”,却从未如此恐惧风险

我们虽然生活在一个基本没有风险的太平盛世,对风险的恐惧却达到了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程度。这不仅表明个人理想的消逝,还意...

金观涛 刘青峰:清代思想与中国近代传统

程朱理学作为清代的官方意识形态,在清初和清末曾受到两次大冲击。第一次出现于明末清初的首次西学东渐时期,当时的观念变化还...

反思当代艺术的公共性危机

说什么也想不到,《当代艺术危机与具象表现绘画》的简体字版的问世是该书出版的十六年之后。使我感慨不已的是:简体字版和原版...

展望第三个千年

一、轴心时代与“文明动力学” 当新的千年来临之际,知识分子最感困惑的莫过于发现自己正在丧失展望未来的能力。鸟瞰下一...

金观涛 凌锋:破解现代医学的观念困境

20世纪下半叶,人类基因图谱的建立、智能信息技术的突破性进展,使得医学的基础研究取得巨大的进步,人们逐渐形成一种信念...

反思“人工智能革命”

柯洁和AlphaGo的对决,再次掀起人工智能的讨论。伴随大数据时代的来临,互联网、人工智能、虚拟现实互相融合进而有可能...

二十年的思考与求索

我心中的马克思:对思想解放的渴望 罗曼·罗兰曾把人生比喻成那浩浩荡荡奔流着的大江,人内心世界和自我意识的觉醒一开始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