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胡泳 登录

社会包容视角下的数字鸿沟问题

《新闻与写作》2020年第10期封面专题“新数字鸿沟:思考与对策”卷首语 大约从互联网成为当代社会不可或缺的工具与...

全球化已在我们身后

世界真得变平了吗?还是只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人士的一厢情愿? 《纽约时报》的国际事务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

为什么今天我们应该关注“数字弃民”?

“随着未来几十年的加速变化,数字包容性的重要意义不会消失。经由无障碍设备、宽带和数字培训方面的大量投资,技术有潜力成...

呼唤启蒙2.0——人类意识的范式转变与革命

布莱恩·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中指出,新技术并不是无中生有地被“发明”出来的,我们所看到的技术都是从先前已有的技术中被创...

新冠病毒危机与社交媒体的双向影响

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之间,SARS暴发,在全球范围内感染8000多人,并致774人死亡。SARS是一种冠状...

没有信息的自由流动,就无法管理风险社会

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30周年。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在前苏联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切尔诺贝利核电...

记住恐怖,它不可平庸化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 阿列克...

技术应当创造宁静

最重要的技术是会消失的技术 1988年施乐公司PARC实验室首席科学家马克·威瑟(Mark Weiser)首次提出...

数字劳动的无眠

2019年3月开始,中国IT界出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996”运动。 “996”并不是一个新词。这种朝九晚九、一周...

“科技向善”:腾讯的三重冒险 ——一论科技向善

2019年5月6日,马化腾在福州“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首次公开发表演讲,希望“科技向善”成为未来腾讯愿景与使命的一...

胡泳 等:知识付费还是内容付费?网络时代的内容、体验与注意力(下)

摘要:今天所谓“知识付费”的核心,实际上是用户在为内容生产者对于知识的再次阐释而付费。在注意力稀缺的网络时代,出现了...

胡泳 等:知识付费还是内容付费?网络时代的内容、体验与注意力(上)

摘要:今天所谓“知识付费”的核心,实际上是用户在为内容生产者对于知识的再次阐释而付费。在注意力稀缺的网络时代,出现了...

没有颠覆,只有奥伏赫变

奥伏赫变与扬弃 1928年1月15日,创造社的综合性理论刊物《文化批判》在上海创刊。对于刊物的宗旨和任务,成仿吾在...

自我革命是可能的吗?

自反性 俗语说,再好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儿。但其实这句话并不完全正确。原因很简单:人类具有反身性(reflexiv...

认知盈余的社会价值

什么是认知盈余? 互联网已经出现了五十年,万维网技术也已出现了三十年,社会中以往喜欢将大量自由时间用于消费的个体成员...

沟通超载的年代,更应讲求沟通质量

中介化交往 在社交媒体被发明之前,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手段非常有限,主要限于我们亲自认识的人。现在的千禧一代不会体会曾...

在不安全的世界里,你的焦虑不足虑

焦虑的双重性 焦虑无处不在。有时候,焦虑会围绕着一件特别的东西来包围你——你会担心自己的工作,健康,社交生活,婚姻等...

我们处在巨变的前夜

世界处在向高度互联的转型中,正由垂直化变成水平化。我们越来越多地离开一个依靠垂直指挥和控制来创造价值的世界,而走入一...

中国互联网二十年:自由的向往,信任的呼唤

我们需要解决的数字社会基本问题复杂而棘手。数字化革命远未到结束的时分,或者说,“数字化之后”的问题,比“数字化之中”的要...

让人类的“知识树”开枝散叶

《互联网与“观念市潮》的核心观点是综合前人的研究探讨提出的,属于在前人论述之外发现“另类视角”。同样,我的其他一些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