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胡泳 登录

我们是如何被代码所统治的——重新思考数字化之六

代码:当今世界的神奇渊源 有关艾伦·图灵(Alan Turing)的历史剧情片《模仿游戏》(The Imitatio...

当麦克卢汉开上特斯拉:作为媒介的智能汽车

作为媒介的智能汽车...

视频正在“吞噬”互联网: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一

未来表达:往下碎和往下“演” 1月19日,2021微信公开课Pro版的微信之夜上,腾讯高级副总裁、微信事业群总裁张小...

在社交媒体上,你不过是在化身活动: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二

基于技术中介的人际关系 在社交媒体被发明之前,我们与他人互动的手段非常有限,主要限于我们亲自认识的人。 现在的千禧一...

数字化过后,又怎么样? ——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三

那个问题依然幽灵般地纠缠着我们:为了什么?——去向何处?——过后,又怎么样? “ 疫情加速了个体的数字化生存,似乎我们...

科技帝国的新伦理——重新思考数字化之四

Facebook效应 2010年,《财富》杂志高级编辑大卫·柯克帕特里克(David Kirkpatrick)出版了...

技术并不中立,而有特定目的——重新思考数字化之五

技术的方向性与中立性 在技术问题上,除了常见的技术悲观主义和技术乐观主义,人们往往还会产生两种想法。 一类人认为技...

平凡的生活欲求着

生活,就是不断从灵感的柏拉图转到明智的亚里士多德,避免疯狂与厌倦 海德格尔提到所谓“诗意的栖居”,但诗意,其实是需...

原生者与再生者

原生者是那些不假思索地天真无邪地接受他们童年信念的人。再生者可能恪守着同样的信念,但他们是经历了长期的怀疑、批判和检...

互联网作为知识媒介

互联网作为一种可以在广泛的知识领域中寻求信息的工具,可以促进更多的有意学习、偶然学习,同时锻炼学习者的批判性思考能力...

社会包容视角下的数字鸿沟问题

《新闻与写作》2020年第10期封面专题“新数字鸿沟:思考与对策”卷首语 大约从互联网成为当代社会不可或缺的工具与...

全球化已在我们身后

世界真得变平了吗?还是只是新自由主义全球化人士的一厢情愿? 《纽约时报》的国际事务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

为什么今天我们应该关注“数字弃民”?

“随着未来几十年的加速变化,数字包容性的重要意义不会消失。经由无障碍设备、宽带和数字培训方面的大量投资,技术有潜力成...

呼唤启蒙2.0——人类意识的范式转变与革命

布莱恩·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中指出,新技术并不是无中生有地被“发明”出来的,我们所看到的技术都是从先前已有的技术中被创...

新冠病毒危机与社交媒体的双向影响

2002年11月至2003年7月之间,SARS暴发,在全球范围内感染8000多人,并致774人死亡。SARS是一种冠状...

没有信息的自由流动,就无法管理风险社会

4月26日,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30周年。1986年4月26日凌晨1时23分,在前苏联乌克兰普里皮亚季市切尔诺贝利核电...

记住恐怖,它不可平庸化

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了白俄罗斯作家斯维特兰娜·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ievich)。 阿列克...

技术应当创造宁静

最重要的技术是会消失的技术 1988年施乐公司PARC实验室首席科学家马克·威瑟(Mark Weiser)首次提出...

数字劳动的无眠

2019年3月开始,中国IT界出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996”运动。 “996”并不是一个新词。这种朝九晚九、一周...

“科技向善”:腾讯的三重冒险 ——一论科技向善

2019年5月6日,马化腾在福州“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首次公开发表演讲,希望“科技向善”成为未来腾讯愿景与使命的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