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何怀宏 登录

在人性的范围内——有关科技与人文的一些思考

当前人类科技与人文、控物能力和自控能力发展的严重不平衡,提醒我们恰恰需要思考今人已经很少思考的人性问题。我们可以考虑接受...

面对灾疫的人类命运共识

新冠肺炎疫情已在全球蔓延,成为全人类都必须面对的一个严峻问题。它凸显了人类共同命运的处境,可以帮助人们增强对这一处境和...

人文教育是为了培育自由、独立、勇敢的人!

在西方语言中习用的“人文”一词来自拉丁语“humanitas”,这个词既有“文化”、“教化”、“教养”、“文雅”的意思...

怎样让“武汉加油”落到实处

前些天发生的一些事情的确让人感到非常难过,包括在新冠肺炎肆虐的时候,似乎还出现了一种“恐鄂症”,一些已经在外的湖北尤...

从现代认同到承认的政治

【内容提要】查尔斯·泰勒有关现代认同和承认政治的理论,对近年在美 国以及欧洲兴起的身份政治提供了诸多思想资源。泰勒强调...

历史不会只由胜利者来书写

一 我们这里所谈的“历史”自然不是人们实际活动的第一手历史,而是被书写成文的第二手历史。有一句名言“历史是由胜利者...

刺杀希特勒的神学家——朋霍费尔的一生

现在已经很少有书能够迅速将一个读者带入一种深沉的情感,但查尔斯·马什的《陌生的荣耀——朋霍费尔的一生》却是这样的一种...

人物、人际与人机关系——从伦理角度看人工智能

传统的社会伦理一向是以调节人与人的关系为中心,现代伦理学近年则开始比较系统地反省人与物之间的关系,而未来的伦理学大概还需...

建构一种预防性的伦理与法律:后果控制与动机遏制

近年高科技的迅猛发展,正在使我们进入一个面临越来越多的难以预测后果的时代。石器时代,一个猎人能够准确地预测他投掷...

人物、人际与人机关系——从伦理角度看人工智能

内容摘要:传统的社会伦理一向是以调节人与人的关系为中心,现代伦理学近年则开始比较系统地反省人与物之间的关系,而未来的伦...

倾听生命的声音

有一年春天,我到江南的一个朋友家去,他住在郊外,在一个水塘的旁边开出了大概只有一个乒乓球台那么大的一小块地,种下了几行...

何怀宏 周濂:正义——历史的与现实的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本文整理自2017年8月19日举行的东方历史沙龙(134)何为正义?何为诚...

如何解读特朗普背后的孤立主义倾向?

美国在世界全球化体系里面是重中之重,不得不予以关注。我主要就以下三个方面谈一点自己的看法:第一,全球化的多重含义及反全...

知识分子,以独立为第一义

(作者曾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副教授,中国文化研究所研究员,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伦理学教研室主任,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

康德论改革与服从

一、康德一个尚未引起足够注意的方面 在西方哲学家中,康德一直颇受国人的注目。在这方面,我们可以举出从王国维、范寿康、贺...

公民义务与公民不服从

西方讨论“civil disobedience(公民不服从)”的最热点是在20世纪60末到70年代初的时候,那时,雨果...

“公民不服从”中的法律、道德和宗教

西方传统中的“公民不服从”是一种综合了道德、法律和宗教(或者说精神信仰)三方面的一种行为或运动,至少从实践的角度看是这...

老百姓如何应对恐怖主义?

我们不要让恐慌占据我们的心灵。我们还是应该“该干嘛干嘛”,该出门就出门,该吃饭就吃饭,该看戏就看戏。恐怖分子的一个重要...

学以成人,约以成人

在洋务运动、戊戌变法与辛亥革命之后发生的新文化运动,试图唤起“吾人最后之觉悟”,即进行思想、文学乃至语言文字之革命,其...

活下去,但是要记住

内容提要:莫言笔下的乡土历史分成三种:一是其亲历的历史;二是亲闻的历史;三是传闻的历史。作者写作的最大优势和最精彩部分...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