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葛兆光 登录

为什么要了解学术史?

我在不同的大学讲了三四十年的课,也换着各种主题讲过很多门课,所以,准备课程和撰写讲义,要占去我大部分工作时间。不过,...

“揽镜自鉴”:为何从亚洲看中国比从西方更为重要?

为什么有关中国的域外史料开始引起注意? 首先,我要谈的是,为什么要关注这些域外的史料,这些域外史料对 于我们来说,有...

“乘兴而行,兴尽而返”,是我的习惯

讲课要“乘兴而行,兴尽而返” 我对大学人文学科的教学,曾经有个说法,“给大学生常识;给硕士生方法;给博士生视野”,很...

最后的贵族——孔子的时代和他的理想

孔子也是一个被不断地解释、不断地被重新描绘的人,唐代的人、宋代的人、明代的人选择的孔子,一直到五四时代鞭挞的那个孔子,其...

传统中国人认识世界的曲折和挫折

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复旦大学的老师葛兆光,我今天想跟大家讨论的一个话题是古代的中国人是怎么样认识世界的,这种认识世界...

以亚洲作为历史视野——《亚洲史的研究方法》课程前的开场白

这是一门给博士生开的课,所以,在进入本课程之前,我想首先说明这门课的目的和意义。为什么要开这门课?其实说起来只有三点...

边关何处——19、20世纪之交日本“满蒙回藏鲜”之学的兴起及其背景

摘要:19、20世纪之交,日本的东洋史学逐渐成型,所谓“满(洲)、蒙(古)、回(疆)、(西)藏、(朝)鲜”之学迅速崛...

从“西域”到“东海”:一个新历史世界的形成、方法及问题

引言:文明交错的空间——地中海、西域与东海 1949年,布罗代尔(Fernand Braudel,1902-1985...

去蒙古化、礼俗改革与全球史中的东亚

对于东亚和中国历史来说,十四世纪下半叶的元明易代相当重要。横跨欧亚、拥有众多民族、笼罩不同宗教的蒙元帝国,再一次收缩...

经典中的和生活中的──认识中国民间信仰的真实图景

摘要:“八十年代以来,乍一伸头从书斋中看去,总有些大吃一惊。原来,民间信仰已经如此兴盛,仿佛历史变成了一条暗河,几十...

思想史家眼中之艺术史——读2000年以来出版的若干艺术史著作和译著有感

摘要:在同样面对图像时,思想史与艺术史有不同侧重选择和不同研究进路。和艺术史主要关注天才的精彩的艺术品不同,思想史家...

难得儒者知天下

万历二十一年(一五九三),大明、朝鲜和日本在半岛上的喋血之战已经打了一年。 一个叫作史世用的大明间谍,在这一年四月,...

思想史为何在当代中国如此重要

思想史研究之所以引人瞩目,是因为它同时在自觉地 思想史研究之所以引人瞩目,是因为它同时在自觉地回应着三方面问题,一是...

讨论中国学术的国际化与本土化应重返学术史

前瞻常常需要回顾,关于中国学术的国际化与本土化的讨论,不得不回头看看学术史。当我们回顾过去百年学术史的时候,有几个问...

复数的中国文化传统

一 近 年来,关注中国文化传统的人越来越多,在很多不同的场合,都会有人提出一个既宏大又颇让人困扰的问题来,这就是究竟...

骨与肉:古代中国对身体与生命的一个看法

近些年来,有关“身体”和“生命”的讨论很多,儒家的身体观、佛教的身体观、道教的身体观,陆续有了很多文章,身体与精神、生...

读不下去的陈寅恪

书桌上摆着《陈寅恪诗集》的校样,看了两天,续续断断,全没有先睹为快、一气读完的兴奋。并不是陈寅恪的诗不好读,陈流求、...

蒙古时代之后——东部亚洲海域的一个历史关键时期(1368—1420)

在1419年所谓“应永外寇”/“己亥东征”事件以及1420年朝鲜通信使赴日之后,初步形成了政治上以朝鲜“事大交邻”为枢轴...

亚洲史的学术史:欧洲东方学、 日本东洋学与中国的亚洲史研究

引言:明治维新与日本“东洋学”之兴起 这一讲的主题,是有关亚洲/东亚史研究的学术史。我要和大家讨论三个问题:第一,亚...

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幸福和自由

近十来年里,何兆武先生和我都在清华大学教书,虽然说起来算是同事,但因为他很早退休,所以,见面常常是在同去办公室取邮件...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