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陈平原 登录

“中文教育”之百年沧桑

每一个中国人,自打牙牙学语起,就在进行卓有成效的“中文教育”;但作为现代大学制度下特定的科系与课程,系统的“中文教育...

现代中国的演说及演说学

演说在晚清的兴起,绝对是一件大事。1899年,梁启超接受日人犬养毅的建议,将学校、报章、演说定义为“传播文明三利器”;...

“文学”如何“教育”

古往今来,任何一个民族,都有恰如其分的“文学教育”。分歧在于“文学”的定义,以及什么才是好的教育方式。 “文学”作为...

老钱及其《安顺城记》

一 我的师兄钱理群教授又出新书了。不过,这回的新书不是独自撰写,而是联合主编。即便如此,《安顺城记》(贵州人民出版社...

百战归来仍战士——读温儒敏《为精神界之战士者安在》有感

那天在北大举办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与教学的现状及前瞻——温儒敏《为精神界之战士者安在》研读会”上,老温一头一尾的发言...

乐黛云:大器晚成与胸襟坦荡

总结乐黛云先生的治学特点,不妨称之为“既开风气也为师”。一次评奖、一篇论文,还有一部书稿,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提携与指...

博士论文只是一张入场券——谈博士论文写作

一、80年代的学术风尚和对小说史的探求 中华读书报:请您简单介绍一下当时写作博士论文《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的背景。...

中国大学“双循环”的必要性与可行性

在当今中美关系的大背景下,不仅科技合作,两国人文交流估计也会放缓乃至暂停。面对美国大幅收紧签证的政策调整,我们每年六...

陈平原 :与时代同行的学术史研究

自从北大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与中文系确定合作召开“中国现代学术的精神、制度与文体——陈平原‘学术史三部曲’研读会”,我就...

文学的都市与都市的文学——中国文学史有待彰显的另一面相

同一座城市,有好几种面貌:有用刀剑刻出来的,那是政治的城市;有用石头垒起来的,那是建筑的城市;有用金钱堆起来的,那是经...

在乾嘉学风与魏晋玄言之间——重提王元化的意义

王元化先生提出的 有思想的学术和有学术的思想 ,背后既有变幻莫测的时代风云,也有个人上下求索的精神印记。这种学术趣味,更...

专业精神与人间情怀

十年前,北大中文系举行百年系庆大会,我作为中文系主任汇报工作,战战兢兢,完成若干规定动作,说了些冠冕堂皇、积极上进的好...

互相包孕的“五四”与“新文化”

今年是五四运动一百周年,作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者,我当然乐于共襄盛举,先后参加了三个国际会议,撰写《危机时刻的阅读、思...

把读书作为一种生活方式

只说“开卷有益”,还不够 有人会读书,有人不会,或不太会读书。只说“开卷有益”,还不够。读书,读什么书,怎么读?有...

长安的失落与重建——以鲁迅的旅行及写作为中心

严格说来,这是一件平淡无奇、波澜不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事。一位作家, 因为一次旅行, 而取消了某个写作计划,其中没...

于秋水长天处寻味——写在朱自清诞辰120周年之际

人生在世,有人始终晴空万里,有人不时电闪雷鸣,有人春花烂漫,有人冬雪皑皑,而朱自清呢?犹如一泓平静的秋水,清澈、宁静...

金庸何以超越雅俗、长盛不衰?

几十年来,月有阴晴圆缺,但金庸始终没有完全淡出公众的视野。现代文学史上,如此有个人魅力,不靠政府或商家做后台,而能红透...

超越“雅俗”——金庸的成功及武侠小说的出路

金庸的成功,对于世纪末中国的文坛和学界,都是个极大的刺激。所谓雅俗之争、所谓大/小传统之别、所谓高等/大众文化的分野...

出好书的“命”

所谓出好书的“命”,既指向读书人传承文化的使命,也包含特定时代知识者的命运。对于出版人来说,出好书当然很重要;而对于写...

工诗未必非高僧——说寄禅的“痴诗”

近代湘僧敬安(一八五一——一九一二),字寄禅,俗姓黄,自称山谷后人。因在佛前燃二指供养,故号“八指头陀”;说话口吃,...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