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渠敬东 登录

透纳与他的“巫术时代”

在维多利亚时代,蒸汽是“帝国的引擎”[1]。英国人引领风气之先,对他们的机器技术有着的近乎宗教般的崇拜,也唤起了他们...

“学术生活就是一场疯狂的赌博”——韦伯与德国大学体制的论争

一引子 “学术生活就是一场疯狂的赌博。” 整整一百年前,韦伯在他“科学作为天职”(1)的演讲里,有这样一句话。今天,...

学术资本化潮流中的“末代武士”——叶启政先生的治学

那天,从中关新园出来,春意暖暖,漫天杨絮。我陪叶先生穿过红砖旧墙的楼群,一路说着话。过了东门,再走几步,就到了理教。...

乡村与文明

乡村建设并不只是民国时期开启的一种运动,早在宋明时期,理学家们便纷纷倡导乡约、社学、社仓等乡村地区的思想性实践,从张...

通识教育、经典与经验

一、现代大学面临的主要问题 现在的大学是“ 有研究、无教育” ,即便“有研究”也是“没研究” ,因为现在的研究都是“...

从文明比较看中国社会的双轨制

从最宽泛的意义上说,所谓“社会”,通常指的是“人世间”或“人间事”。社会学的工作,就是通过经验事实的发现,寻找构成人世...

燃烧的学问和火一样的人

三月三十日那天从八宝山回来,独坐在二院的中厅里,心里空落落的,天也阴沉沉的。又想起那个夜晚,在段老师临终前的两天,邓...

学科之术与问题之学

这些年来,《开放时代》酿成了一种传统,促成了一个学术上的开放时代!所以,每年大家都愿意来这里说说心里话,只是线上说话,...

作为文明研究的社会学

摘要:社会学的开创者,无不以现代性的文明化进程为入手点,对社会构造的总体特征给出既具有实证基础又具有整全视野的分析和判...

庙堂与林泉

1854年,梭罗写了本大家耳熟能详的书,《瓦尔登湖》。五年前,他写过一本政论,《论公民的不服从》。对于“公民的不服从”...

学科之术与问题之学

这些年来,《开放时代》酿成了一种传统,促成了一个学术上的开放时代!所以,每年大家都愿意来这里说说心里话,只是线上说话...

随李零先生回家

父亲有老家,我没有。即便我的履历表上籍贯一直写的是江苏丰县,可那就是个抽象的概念,不会常驻自己的心里。读老一辈学者的...

康斯太勃尔与透纳

1820年代末,透纳的画风基本上达到了成熟的阶段,这并不意味着他未来不再会有大的转变,事实上,从1830年代起,透纳...

从学术史的路径进入思想史的风景

思想永远存在于整全历史和世界的关联里,所有人的历史与一个人的历史是同样的历史,患者的历史与治者的历史是同样的历史,思想发...

中国社会科学的人文性

2003年,费孝通先生在耄耋之年发表了一篇文章,叫作《试谈扩展社会学的传统界限》,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在文章里,费老...

我的老师,我的世界——怀念苏国勋先生

一 今天早上,苏老师走了。 赶往医院的车上,老师的样貌一帧帧地涌来,止不祝到了医院,抱住师母,一阵阵难过的泪水落下来...

重塑文明研究:疫情下的思考

5月4日下午,北京大学举行“疫情重袭后的全球治理”理论研讨会。多位学者专家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出发,围绕全球治理下的...

传染的社会与恐惧的人

各位朋友大家好,现在是非常时期,病毒在威胁着人的身体、心理,威胁着生活和社会。但人的观察思考,包括我们大学里作为知识...

科学与艺术何以败坏了人,败坏了公民?

“科学和艺术的复兴究竟会敦风化俗,还是会伤风败俗?” [1]这是法兰西第戎学院于 1749 年夏悬题征文的...

“山水”没落与现代中国艺术的困境

1854年,梭罗写了本大家耳熟能详的书,《瓦尔登湖》。五年前,他写过一本政论,《论公民的不服从义务》。对于“公民的不服...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