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梅新育 登录

阿富汗恐怖主义蔓延风险不可低估

9月3日,在新西兰奥克兰一家超市,以斯里兰卡穆斯林“难民”身份定居新西兰的艾哈迈德猝然发难,从超市货架上拿起刀具,一...

对后美国时代阿富汗经济不可盲目狂欢

美军败走阿富汗,中国不可沉溺于痴人说梦般的狂欢。 何谓痴人说梦般的狂欢? 以为阿富汗从此和平稳定发展,以为阿富汗立马...

中欧投资协定对欧洲更像“雪中送炭”

对比2016年以来主要经济体的数据可以看到,无论是没有受到疫情冲击的正常年份,还是去年那样的疫情之年,中国历年经济增长...

为什么要保卫新疆棉花?

中国要保持经济金融稳定,需要防范的最大潜在风险之一,就是地方经济政治链条上的薄弱环节被市场恐慌、投机性攻击打开突破口,市...

涉疆宣传的最根本错误是什么?

​涉疆宣传的最根本错误是什么?是“去汉化”。亦即我们的决策层强调新疆是各民族共同家园,但长期以来在实际舆论宣...

崇美只因见识少?

崇美只因见识少?——整理、研究此次新冠瘟疫冲击中的各国表现,观察围绕方方日记的争论,观察得越多,这个感觉越强烈。 为...

智能科技在抗疫中的助力与成长

前言: 本文以“《疫期孕育新增长》”为题刊发于今天(4月29日)出版的《环球》杂志今年第9期,是杂志社方面策划“涉外企...

新形势下的中国外贸

今年全球货物贸易总额多半会出现萎缩,萎缩幅度甚至有可能超过2008—2009年次贷危机高峰之时。而中国在全球出口总额中已...

新冠疫情全球化冲击下的国际格局

前言: 本文以“《新冠疫情全球化冲击如何影响国际格局》”为题将刊发于明天(2月27日)《第一财经日报》,刊发时有删节,...

疫期农业与能源市场的冲击传导风险

前言: 本文将以“《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农业与能源市场传导风险压力加大》”为题刊发于明天(2020.2.18)《第一财...

亚洲病夫,还是小恙重振的巨人

审视当前中国超强力度的抗疫总动员,目睹疫后经济重启准备工作的细致全面,回顾非典疫情爆发的2003年中国经济增长实绩,以及...

美伊冲突走向及其经济影响

前言: 本文以“《美伊均不希望发展成为大规模战争,可能导致伊拉克利比亚冲突升级》”为题将刊发于明天(2020.1.7)...

中国新定位,陇右新发展

只要在思想上真正确立了紧迫感,睁眼看世界,我们就会发现转换思想天地宽。要追求经济自立,要改善营商环境,从改革实施社保缴费...

盛世下的“未统一”与“伪统一”

在中国历史上纵向比较,“文景之治”中潜藏的颠覆性挑战倘若不能得到有效解决,“文景之治”最终完全有可能以类似八王之乱、安史...

“债务陷阱”论如何摧毁债务国地位?

前言:本文以“《炒作“债务陷阱论”只会损害债务国自身利益》”为题刊发于《清华金融评论》2019年第12期,为当期封面...

跨境资本流动与扶贫: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随感

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阿比吉特·巴纳吉(Abhijit Banerjee)、埃丝特·迪弗洛...

从“无盐氏借款”看西汉前期国家解体风险

前言: 大约4年前,在上十场讲座中向听众一再谈及“文景之治”和“昭宣之治”之后,我产生一个念头,想写本《从“文景之治...

贵州巨变与后发地区发展路径

前言: 本文以“《贵州巨变与后发地区发展路径》”为题刊发于2月27日《第一财经日报》,刊发时有删节,这里贴出原稿全文...

我看“中国梦”与“新时代”

(2018年11月21日,中国国家博物馆主办“‘中国梦与新时代’主题研讨会”,作者应邀出席发言,这是发言稿,会后润色...

百年变局中的G20

一、纵览G20机制问世成长历程 全球化经济需要全球化宏观经济政策协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石油危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