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江晓原 登录

“美国重视基础科学”神话的现实意义

载2022年7月18日《晶报》 前面两次(2022年6月27、28日《晶报》——建议此处提供新媒体链接)我们讨论了...

为什么说美国不重视基础科学?

载2022年6月28日《晶报》 昨天说到国内许多学者坚信,美国是因为重视基础科学而强大的,但事实上这个信念完全得不到...

一篇文章何以伤害了“一些人士的感情”

载2022年6月27日《晶报》 2021年11月9日,在经历了报社内部争议后,我的题为“美国是因为重视基础科学而强大...

Nature到底审不审稿?

载2022年11月23日《第一财经日报》 科学外史II(11) 很多中国学者都以为Nature杂志有非常严格的审稿...

奇葩的Mohole钻探计划

载《新发现》杂志2021年第5期 科学外史(179) 美国一直被世人认为“科学发达”,然而仔细一想,其实未必如此。...

《为你读书》自序

载《为你读书》 江晓原著,商务印书馆,2022 这个奇怪的书名,其实是语义双关的: “为你读书”的第一重意义是祈使...

江晓原 刘兵:围观一场“为什么相信科学”的讨论

载2022年10月24日《中华读书报》 南腔北调(194) □江晓原■刘兵 □刘兵兄,我们的“南腔北调”对谈专栏,...

“水的记忆”:科学神刊的惊人操作——Nature杂志办刊往事

从2009年开始,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麦克米伦出版集团、自然出版集团联合出版《〈自然〉百年科学经典》(Natur...

阿西莫夫:科幻、科普、神秘主义?

前几年我出版了《江晓原科幻电影指南》,对这样高调的书名有点不太自信,我的学生穆蕴秋博士安慰我说:这有什么?阿西莫夫写...

2300年前,中国人甘氏看见木星卫星了吗?

伽利略并不是望远镜的发明者,他甚至也不是第一个将望远镜指向天空的人——在他之前,至少荷兰和英国都已经有人这样做过。但...

江晓原 穆蕴秋:科学“神刊”是怎样办成的——Nature审稿、发稿、撤稿的故事

英国Nature(《自然》)杂志最初由赫胥黎(T. H. Huxley)等人创办于一八六九年,原是一份典型的科普杂志,...

江晓原 刘兵:莱姆说他写的不是科幻小说

江: 今年正逢波兰科幻作家莱姆(Stanislaw Lem,1921~2006)百年诞辰,中国出版界迎来了莱姆科幻作...

科学已经告别“纯真年代”

对于人工智能,我们必须认识到,它跟以往我们讨论的所有科学技术都不一样。现在人类玩的最危险的两把火,一把是生物技术,一把...

江晓原 穆蕴秋:为何影响因子崇拜是发展中国家的学术灾难

2020年2月,教育部、科技部《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引爆...

关于四大发明的争议和思考

一、四大发明的来历与争议 我们从小受教育,对四大发明都很熟悉,也一直将它们当做中国的荣光。但另一方面,对四大发明的...

人工智能的失控和反叛未来会成现实吗?

以前我们很多读物中对科幻作品(包括电影和小说)都有严重误解和误导,很多人认为科幻是文学作品,是科普作品,甚至是少儿读...

怪力乱神纵横谈——如何看待超自然现象

由上海科技教育出版社主办的科教读书会第6期活动“怪力乱神纵横谈——如何看待超自然现象”于2018年3月31日下午在亚...

金庸、倪匡与戈革——再谈《挑灯看剑话金庸》

所谓“金学”,到目前为止当然还只是一个修辞手段,并不存在体制化的确认(其实“红学”、“钱学”等等也是如此)。已故戈革...

江晓原 穆蕴秋:科学出版乌托邦:从开放存取到掠夺性期刊(下)

我们已经在《科学出版乌托邦:从开放存取到掠夺性期刊(上)》(本刊二〇一八年第八期)中指出:所谓的“开放存取运动”,是西...

穆蕴秋 科学出版乌托邦:从开放存取到掠夺性期刊(上)

在我们的传统观念中,出版产业往往和暴利行业有很远的距离。事实上,一些大出版公司已将科学出版打造成暴利行业,对此不妨参照...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