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卞毓方 登录

潜意识在岁月那头伸出援手

拙著《北大与时间之外》,在“人有命运,书也有命运”的标题下,写到中学时代三本魂牵梦萦的书:《镜花缘》《普希金文集》《...

三文鱼的生命史诗

三文鱼洄游了!在红衰绿减、烟冷霜寒的河谷。此地,为多伦多霍普港小镇,此水,为加纳拉斯卡河。此地此水,因三文鱼一年一度...

跨越浅浅的台湾海峡

一 尽管已有思想准备,出这衙口村不远,在正冲台湾方向的U形海湾,那拔地而起,冲波而立,状如一座镇海铁塔的,便是新近落...

蔡伦在历史时空的一幅肖像

大多数的发明都是其时代的产物,它们的问世带有必然性,即使张三没有成功,李四也会成功。但是就造纸而言,性质就大不一样。...

历书上的英雄豪杰

如今回忆起历书上的那些英雄豪杰,仍觉得弥足珍贵。佛说三千大千世界,其实,在每一个世界,也存在着三千大千时光。毕竟,我与那...

玄奘这棵大树

玄奘在异域长成一棵大树,但是他的根系还是深扎在轩辕氏的后土。玄奘看到他禅房前的那棵菩提,枝枝杈杈,越来越向东方伸展。大树...

音符是桥,人心是路——小记聂耳终焉之地

是日上午,我和许同茂、林江东夫妇,从镰仓乘电车出发,至藤泽,转车往鹄沼——出得车站,穿小巷,越隧道,老远就闻到了海腥...

千里驰奔

一位中原的网友突然发来短信,说将于近日内进京登门拜访。 嗨,来就来吧,说什么登门拜访,好像我是啥了不得的人物。我乃一...

诺贝尔奖的大门是怎样被打开的?

1949年,汤川秀树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人们说,大才是天生的,并不是从庸才转变而来的。那么,秀树的天赋是什么时候开始...

天声人语——祖孙空中对话

“爷爷,问你一个问题。”随行的孙儿翊州说。 “你讲。”我扭过头。 “在一个星际系统内,恒星是核心,是发光的,行星、卫...

卞毓方 马成三:看看身边有谁像田中耕一?

一个传遍日本的问号 2002年10月9日傍晚,斯德哥尔摩传出消息:日本的田中耕一摘取了诺贝尔化学奖。 日本社会却是...

鱼龙潜跃水成文——汉字断想

(一) 日日摆弄汉字,想着要为全世界最古老的文字排个座次。 老大,当属西亚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它诞生于公元前35世...

他接纳了无眠,活出了永恒

苏轼《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中的政治隐喻,说实话,跟读者没有多大关系,你了然于胸诚然好,雾里看花也无所谓,丝毫不影响它直...

快乐快,风

凯特一出道就瞄准1500米,水平很快就在他的加勒比海小国名列前茅,在国际大赛往往也能挤入前八。这成绩应该说是很不俗的...

以前世那棵老树的直觉——“一号公路”的倒影

昨晚没睡好,今晨一上车就打盹。坐在最后一排,大巴颠簸得厉害,摇摇,晃晃,醒醒,昏昏,终于还是强制睁开眼皮——舍不得错...

烟云过眼

云,最好是纤云,就那么舒舒的一卷,在月神前绕过来绕个去,遮,也只要遮住一角,或是片刻,既让人着急,更给予希望。 生平...

把生命留住,让时间起舞

策划为此番西半球之行写一本小书,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早有考虑。有哪位还记得我在散文《书斋浮想》中的一节么: 去年秋...

与巴菲特共进午餐

登船次日,面对天的苍苍海的茫茫,看久了,看酸了,也就看腻了,忽然想到,来了不能白来,玩了不能白玩,也要为此行写一点什...

唐诗中的“最后一片叶子”

一 君子动口不动手?非也,君子动口,也动手。否则,哪来的花花世界、朗朗乾坤? 近人熊十力和废名,因文斗而升级为武斗的...

卞毓方 马成三:天巧从来不曾藏

1949年11月3日,诺贝尔物理学奖公布,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担任客座教授的汤川秀树,面对好友第一时间发来的热烈祝贺...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