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卞毓方 登录

冥冥中有一只无形的手

人一生总要遭遇几个忧郁期,正如再粗再高的大树也会有几个结疤。我最早被忧郁症盯上,是一九五八年,十四岁,读初中二年级上...

独秀的另类“文存”

一个大起大落、毁誉交加的复杂人物,常常要等时间老人剔伪存真、删繁就简几十年几百年,才能完成最后的造型。...

孰是发明之父?人生是一场偶然与必然的“双人舞”

万事万物,都有一个受孕发育的“子宫”,载体是“母”。 你看,人类有母亲,动物有母畜,植物有母本,语言有母语,学校有母...

上帝预先为我关上了三扇门

人敬你烟。 摆手——我不抽。 为什么不抽? 吸烟有碍健康的啦。 这是成人后,尤其是老来后,逐渐积累的常识。儿童时期,...

陕北原生态歌手

作者按: 惊悉福元老爷子仙逝,从此,天堂又多了一位歌手。 老爷子是原生态的,他属于黄土高原,属于未经污染、扭曲的中华...

一日北大,终身北大

思想是软件,是比上述所有条件更高的层次,它塑造了一个人的精神气度,孕育了一个人的文化秉性。如今,一晃大半生过去。我老实承...

铁心“三农”吴圣堂

在温州采风——因为之前写过一部《寻找大师》——所到之处,人们踊跃向我推荐当地的招牌式人物,如国学泰斗、数学宗师、理论...

命运也有“三星堆之谜”

我认识一位画家,可以称得上“大”,名气上中,画价上中,离上上仅差一点点,这在市场经济大潮拍岸的当年,日子是很适意的,...

月·枫·城·声

按语:此乃为解放日报 朝花 专栏而作。上一期属报告文学,重在报告,所知之事,恨不得倾囊相授。本期是散文,重在艺术。掌...

末代私塾生

本文为《北大与时间之外》书中的一节。 早年辰光,老头儿都是白胡子。我祖父是白胡子。祖父的朋友是白胡子。我父亲(...

梦灭浮槎

胡适的双脚,过早落向一个尚未出现的社会形态,这就如同在峡谷中荡秋千,永远上不扪高天,下不着实地。尽管如此,胡适拥抱新文化...

沧桑诗魂

文革时期,郭沫若要能拿出几分屈原的骨气,该多好!可惜,沫若写活了屈原,他本人却距三闾大夫的境地甚远。沫若虽然是富贵中人,...

南天拭剑

高空视角 机舱用餐时,邻座的老先生取过我搁在一旁的《倚天屠龙记》,略翻了翻,微笑着问:“你也是金庸迷?” “谈...

高峰堕石

纵观作人的一生,此公极像一篇反讽的小品文而非任何其他。事情尽管千头万绪,人间自有斩乱麻的快刀。秦桧的字写得再好,有几人愿...

林鹏

林鹏先生近日仙逝,“山右三贤 终成绝响。 “山右三贤”中,数林鹏年纪最小,1928年生。 最早听说林鹏,是2000...

浪花有脚

二十世纪初叶降生,而后成为文坛或艺苑巨擘的那帮人物,当他们还只是十来岁的“青青果”时,又在干些什么呢?你能想到的答案...

书斋浮想

曾经有一日,我想把书房安置在天安门城楼。什么?你真狂妄!啊,不是狂妄,且听我解释,我看中的是这方位,这高度。你若想把...

少女的美名像风

说到街心公园、小镇,你不会怦然心动。告诉你小镇位于万山环抱,是吗,这你就要考虑考虑,看看究竟是什幺性质的山,什幺性质...

张家界

张家界绝对有资格问鼎诺贝尔文学奖,假如有人把她的大美翻译成人类通用的语言。 鬼斧神工,天机独运。别处的山,都是亲亲热...

雪冠

老人头顶为明月,为银发,座下为阳台,为疏影;明月虚悬在中秋的玉宇,银发灿烂在86岁的高龄,阳台在三楼,疏影...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