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影视与戏剧_文章列表 登录

严绍璗:《赵氏孤儿》与十八世纪欧洲的戏剧文学

十八世纪欧洲的戏剧舞台,上演了大量的以“三一律”为艺术准则而创作的古典主义剧本。[1]它们的主题极其类似,人物的动作...

孙书磊:本体与新变:近年江苏红色农村题材戏曲考察

摘要:近年江苏红色农村题材戏曲创作的繁荣,是当代戏曲的突出现象。江苏红色农村题材戏曲在选材倾向上,坚守历史题材创作的同...

孙惠柱:“理想丈夫”理想吗?——王尔德的社会讽刺喜剧《理想丈夫》

奥斯卡·王尔德和乔治·伯纳·肖(中国习称萧伯纳)都是19世纪末冒出来的世界顶级剧作家,与更早闻名世界的挪威剧作家易卜...

孙惠柱:王尔德唯美剧作的双“美”——《莎乐美》《文德美夫人的扇子》

在19世纪的最后几年里,英国一下子出了两位世界级的顶尖剧作家,又回到了莎士比亚时期西方戏剧的巅峰地位。这两位大家都出...

石超:“照扮冠服”的前世今生

关于明清戏曲、小说插图功能的研究,学界一般认为,戏曲插图多一重场上的属性,即“照扮冠服”“唱与图合”此类的功能;也有学...

康世伟:对近十年华裔导演在体育纪录片 创作中的具身意识考察

摘要:从2012到2022年间,华裔导演在体育类纪录片创作方面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就,其作品一方面在国际社会广泛传播,另...

徐大军:元杂剧何以成为“一代之文学”

内容提要:“唐诗宋词元曲”这类序列一直是历代各家用以推尊元杂剧的工具,但它并非必然地指向于“一代有一代之文学”这个论断...

孙惠柱:从剧场文化学看戏曲演出模式的特色

剧场文化学与戏曲的剧场 “剧场文化学”是根据中国戏剧和学界的需要而提出的一种新思路,其起点是剧唱—演剧的场所,无论演...

李健吾:谈《雷雨》

曹禺原即万家宝先生,《雷雨》是一个内行人的制作,虽说是处女作,勿怪立即抓住一般人的注意。《雷雨》现在可以说做甚嚣尘上。...

傅春晖:乱世钟声

塔可夫斯基的《安德烈·鲁布廖夫》是一部命运多舛的电影。影片在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初剪完成,一九六七年戛纳电影节向塔可...

韩鸿:方言影视的文化解析

内容提要:本文揭示日渐勃兴的方言电视文本正成为方言区居民实现自我认同,从事意义和快感的再生产的文化资本,同时折射出地...

刘志国:不止于“夺冠”——由《夺冠》再论女排精神

“中国女排”作为团结、拼搏、顽强的代名词已化为时代丰碑,而“女排精神”作为时代精神的一部分,烙印在国人内心深处,成为催...

张雨菲 张勇:“她”时代新声:女导演镜头下的女性

自类型电影概念兴起,关于何谓真正“女性主义电影”的争论便同银幕中女性形象摆脱“被窥视”的斗争一样从未停止。2021年,...

杨茜:法国新片讲述杜拉斯晚年之恋

2021年是杜拉斯辞世25周年,一系列纪念活动在法国举行并延续到2022年。1月4日晚上,法国朋友邀我来到香榭丽舍大街...

孙惠柱:《惊梦》的惊喜

在上海大剧院看《惊梦》的世界首演,又一次体会到16年前看戏“惊为天人”的感觉,那次是看《阳台》——我1999年回国后6...

孙惠柱:“上海戏”的惊喜突破

滑稽戏和话剧都源自上海的文明戏,是上世纪初同根生的两朵花。滑稽戏主要讲吴语区方言,很难走出长三角;讲普通话的话剧就走向...

孙惠柱 王柱人:试论戏剧教育的三种模式——兼谈普及戏剧教育面临的理念及实践问题

内容提要:历史上学校戏剧有“社团演戏”和“大家游戏”两种主要模式;前者历史悠久,有的戏还能服务社会,但仅少数精英参加;...

王柱人 孙惠柱:过家家与进剧场——再论“戏剧”与“环境”如何结合

缘起:大剧场vs小剧场 黄纪苏在一篇关于城市发展的文章中呼吁要建更多的“平民空间”,我们完全赞同,但文章在热转中变成...

王濯 王杰泓:意识形态的隐匿与“娱乐”的重塑

摘 要: 1980年代是中国电影发展的重要时期,“第四代”导演占据主流,创造出诸多反映与批判社会、探讨与反思人性的优秀...

周晓阳:大学者改写的小故事

从古至今,以杂剧为代表的中国戏曲文化都享有世界级名望。昔日,它与古希腊戏剧和古印度梵剧一道,并称为世界三大古老戏剧。如...

苗怀明:古老的杂剧,借精彩故事而重生——陈美林与《元明清杂剧故事》

如何讲好中国故事,即便不做引申和发挥,仅仅就其本义来看,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命题。中国古代叙事艺术源远流长,在数千年的岁...

霍胜侠:香港城市更新中的大众文化介入

〔摘要〕 在香港城市更新进程加快和社会保育思潮勃兴的背景下,大众流行文化的介入性力量成为值得探讨的议题。以歌曲《喜帖街...

陆晓芳:中国新主流电影的复合审美经验

载《社会科学文摘》2021年第9期 早在献礼片《建国大业》(2009年)引发轰动之际,如何将主流价值思想、商业创作元...

孙惠柱:舞台上的机器人,能否帮观众看懂人类

一百年前,捷克剧作家恰佩克异想天开,在舞台上造出一大群“万能机器人”,人类从此有了robot(机器人)这个词。后来生...

刘勇:从戏剧冲突到命运冲突——曹禺剧作的诗性生成

内容提要:半个多世纪以来,曹禺的剧作之所以能成为人们“说不颈的话题,除了因为曹禺善于构织紧张剧烈的戏剧冲突之外,更与他...

孙惠柱:从演出模式看梅兰芳、斯坦尼、布莱希特三大体系

戏剧大师与文旅融合的传统 梅兰芳、斯坦尼、布莱希特三大体系的提法见诸出版物近四十年,最近二十来年有了各种质疑,最尖锐...

孙惠柱:从夏威夷看戏曲海外传播的三部曲

“凡有海水流到之处,即有操粤语的华侨,即有粤剧的演唱。”陈茂庆教授在《中国戏曲在夏威夷的传播与接受》一书中引的这句话...

陶庆梅:革命何妨细腻,蚌病如何成珠

我至今还记得,大约七八年前,在北京评剧院剧场(现在叫“全国地方戏演出中心”)看的一出由青年演员担纲的河北梆子《借赵云》...

孙惠柱:戏台上的“前浪与后浪”

1920年鲁迅发表了小说《风波》,人们可能记不清那风波究竟是什么了,但一定记得里面的一句名言。2020年演员何冰一个...

孙惠柱:梅兰芳与三大体系——兼评陈世雄《戏剧大三角》与郑传寅《'梅兰芳体系'的是与非》

四十年前谁想得到 三大体系 会成为戏剧界的热门话题?当时我在上海戏剧学院读研,看到黄佐临的《漫谈戏剧观》,又听到 斯...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