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祥辉 龚媛媛:反腐直通车:中纪委网站的“去科层化”政治传播功能

更新时间:2016-06-04 00:33:29
作者: 潘祥辉 (进入专栏)   龚媛媛  

  

   改版后的中纪委网站在版式编排上独具特色,内容上重点突出,表现形式丰富多样,传播渠道多元化。在版式编排上,网站创新采用两栏编排,版面简洁大方,不管是在电脑上还是在手机上都更方便浏览。在内容设定上,网站的内容紧扣纪检监察业务,及时发布权威的反腐信息;邀请中央纪委监察部领导做客在线访谈,呈现高质量的访谈内容;公开中央纪委监察部组织机构和部门职责、公开主要负责同志履历,推出“走进中央纪委监察部”系列报道,消除中纪委作为权威部门的“神秘感”,增强工作透明度,拉近了与网民之间的距离。在表现形式上,中纪委网站综合运用文字、图表、漫画、视频等多种形式呈现内容。[10]传播渠道覆盖网站、手机客户端和微信公众号,使网民参与反腐的渠道更加多元化,以调动百姓参与反腐的积极性。

  

   网站也十分注重与网友的互动交流。网站设有“互动交流”板块,包括“每月e题”、“留言板”和“回复选登”三个栏目。“每月e题”栏目每个月都会选取一个热点话题与网友展开讨论,2016年前三个月的话题依次是:“请您说说您还不知道哪些规矩”、“请您讲一个过年的故事”、“请您畅谈我的‘十三五’”,网友可以围绕这些话题畅所欲言。“留言版“中设置热点讨论区、精华帖文、留言办理等、最新留言等板块,还实时公布“一周热门留言排行榜”。值得一提的是,中纪委网站的留言板具有跟帖功能,网友可以在热门留言帖下面跟帖,表达自己的意见,从而引发讨论。“留言板”功能使中纪委网站可以和网友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交流,网友在“留言板”中发表自己对反腐的看法,提出与反腐有关的疑问,表达对反腐工作的建议和意见,而中纪委将有选择性的进行权威回复。截至2016年3月29日,中纪委网站留言板的留言已达到17572条,可见网友参与互动的积极性之高。

  

   在经过一系列的改版和优化后,中纪委网站在反腐宣传和反腐举报中的作用更加突出,它已成为集发布权威信息和网络举报功能于一体的媒体平台。许多反腐动态得以在网站第一时间发布。据统计,网站2015年全年发布信息24738条,首发纪律审查信息554条,“监督曝光”栏目通报问题2259起,点名曝光3394人。[11]根据笔者统计,截止2016年3月底,中纪委网站的“纪律审查”栏目共公布官员调查信息923条,公布官员落马信息531条。这样高频率的信息更新与发布可谓史无前例。

  

   事实上,中纪委网站改版最大的亮点就是使网站从原来体制内的“内部监督”,转变为让“公众参与”,并将两者有机结合起来。这种结合取得了显著效果,也得到了公众的极大支持。这从网站的点击量可以看出来了。自上线以来,中纪委网站的影响力就迅速攀升,根据中纪委网站发布的数据,从2013年9月网站开始运营到2014年3月的六个月里,网站的总访问量达到了2.3亿次,日均访问量超过120万次,其中最高一天超过600万次。截止2015年12月31日,网站总访问量突破20亿次。这在政府官方网站中可谓绝无仅有。2013年中国政府网站绩效评估报告显示,我国政府网站存在信息全面性不足、准确性不足、重点服务建设有待加强等一系列问题,用户体验得分率均未超过50%。与其他一些政府网站相比,中纪委网站可算是一枝独秀。在2015年中国优秀政务平台(智慧城市)推荐及综合影响力评估结果中,中纪委网站入选“2015年度中国最具影响力政务网站”,并被评为“2015年度中国最给力党务政务网站”,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客户端被评为“2015年度创新移动互联网平台”。[12]作为一个政府官方网站,其影响力已经远远超过许多社会化的媒体平台。

  

   二、下情上达的去科层化:中纪委网站的举报功能

  

   纪委监督需要依靠群众监督。举报是群众监督的主要形式之一,它是公民根据发现和了解的情况,采取举报方式对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进行监督,它有利于及时揭露公职人员的以权谋私、行贿受贿、贪污腐化、挪用公款、损公肥私、失职渎职等违法犯罪行为,以确保为政清廉、廉洁奉公。[13]

  

   传统的举报途径包括电话举报,写信举报、当面举报等,随着互联网的诞生和普及,互联网成为人民群众反腐举报的重要阵地。由于网络反腐举报具有方便、快捷,举报者与受理者可实时交流,便于举报和查处腐败行为的实施,降低成本等优势,[14]越来越多的群众选择将互联网作为反腐斗争的重要工具。

  

   在网络举报诞生之前,普通民众在反腐斗争中扮演的角色微乎其微。由于中国庞大的科层体系和各级官员间的利益链条,普通百姓的声音很难到达高层。长期以来,中国政治传播主要局限在科层体制内部,表现出组织化、制度化、等级化的特征。由于信息传递过程中有太多的中间环节,当信息(如民意或政治信号)到达传播终端时,已经发生了大变样。过长的科层代理链条使信息的传播往往失效。[15]而互联网的出现使得信息可以绕过各种中间环节,直达传播终端。互联网这种的“去科层化”功能在中纪委网站中表现得十分突出,它让每一个普通百姓的声音都可以直接到达政府高层,绕过各种中间环节,使下情上达不再“塞车”。

  

   据统计,近年来,贪官落马80%来自群众举报。[16]在中纪委网站成立之前,群众举报主要通过电话、写信、邮件和网络曝光等方式完成,举报的渠道受到限制,而且非常分散。这些举报方式具有举报成本高、风险大,举报人的信件难以到达高层,举报信件寄出后的反馈滞后,沟通渠道不畅通的缺陷。在实际操作中举报信被泄露是常事,举报人屡屡遭到打击。根据2010年最高人民检察院的材料显示,向检察机关举报涉嫌犯罪的举报人中,约有70%不同程度地遭受到打击报复或变相打击报复。[17]例如,2012年原重庆北碚区区委书记雷政富的不雅视频在网上曝光,爆料人朱瑞峰曾多次接到威胁电话和短信,对方称知道朱瑞峰家的地址,还发出了死亡威胁的短信,最后朱瑞峰不得不向北京警方报警。来自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也显示,公众给出的阻碍举报的因素排序依次为:担心举报“石沉大海”,得不到反馈(36.4%);担心举报后遭到打击报复(34.9%);担心没有“铁证”,举报没有结果(15.5%);不知道有效的举报渠道(7.1%)。[18]

  

   因此,这样的“举报阻隔”使人们不敢举报。而中纪委网站(及其客户端)的出现极大地改变了这一现状。为了营造良好反腐氛围,中纪委采取了许多方法来消除降低公众的举报成本,如鼓励群众参与举报、创新举报方式、拓宽群众参与渠道等。这些方式可以使群众举报“直达中纪委”,极大地扫除了举报当中的“科层制障碍”。2013年9月22日,中纪委网站在头条新闻中公布了“中央纪委监察部信访举报工作程序流程图”,以详细的图标和文字来解读受理信访举报范围、处理信访举报工作程序以及举报人权利义务等。文中提到:“信访举报是纪检监察机关获取信息和案件线索的重要来源,是社会公众对党员干部、行政监察对象进行监督的重要渠道,是人民群众参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的重要形式。人民群众是反腐败的力量源泉,纪检监察系统信访举报工作期待您的参与和支持。”[19]这些文字明确表明人民群众是反腐倡廉建设中不可缺失的重要组成部分,鼓励人民群众参与到反腐斗争中来。

  

   除了发表文章鼓励民众积极举报,中纪委网站还在网站主页的醒目位置开设了举报栏目,设置“举报指南”、“举报查询”、“我要举报”等菜单,引导百姓直接参与反腐。2015年6月18日,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客户端开通反‘四风’一键通举报专区”,它将移动互联网技术融入了监督举报创新工作,网络举报的途径更加多元化,操作也更加便捷。为了适应新媒体环境,优化举报途径,中纪委网站在2016年元旦正式推出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在公众号的首页的醒目位置设有“四风举报”链接,使百姓举报更加便利,一健到达。

  

   为了打消公众的举报顾虑,保护举报人的人身安全,中纪委网站特别重视保护举报人的信息。以微信公众号为例,在点击“四风举报”按钮以后,页面会跳转到专门的举报平台,并会有文字提示“为保证举报人的信息安全,请点击下方按钮前往举报”。(如图二)这种加密处理极大的保障了举报人的安全,使人们敢于积极参与反腐举报。

  

图二:中纪委网站微信公众号举报功能

   这样一些“去科层化”的举措取得了显著效果。由于举报渠道的增加,举报程序的简化,群众的参与积极性更加高涨。2013年9月2日到2014年9月2日的一年里,中纪委网站实名注册的人数超过1.5万人,留言板的留言数量达4万多条;日均收到举报信数量一度达到800余件,网站举报量是未开通网站前的四倍。[20]另据中纪委网站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通过网站共收到举报信12.8万件。其中,网络举报件9.2万件,手机客户端举报件3.6万件。手机客户端反“四风”一键通2015年6月18日开通,当日该室就收到网络举报1033件,其中通过手机客户端举报的就有691件,约占总数的66.89%。手机客户端举报专区上线前,党风政风监督室网络举报数据处理后台日均接件约250至300件。[21]一线后,举报数量出现了显著的提高。中纪委的微信公众账号也成为重要的举报平台,自2016年1月1日开通“四风”举报后,到2016年2月4日,已收到举报近1.6万件,仅开通当天,就收到群众举报1748件。(如表二)

  

表二:中纪委网站改版成效一览表

  

这些数据表明,中纪委网站作为一个反腐直通车,已经被许多百姓熟知和运用,它已经成为百姓表达自己的政治意志、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举报身边不法官员的绿色通道。这有效地弥补了传统信访制度的不足。信访制度也是党和政府发现决策瑕疵或漏洞的自下而上的机制。[22]但长期以来,受制于政府科层体制的阻挠,访民的信息难以上达高层。即便在互联网出现之后也是如此。刘怡和谢耘耕在《网络反腐舆情事件的形成与演变机制研究》一文中指出:“腐败本身是对于公共权利的侵犯,广大的网民是腐败行为的最终利益受损者,所以普通网民具备反腐的主动性。”[23]但在以往的网络反腐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98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