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何哲:网络社会兴起对传统国家安全的冲击及其对策

更新时间:2016-06-04 00:14:33
作者: 何哲  
网络社会的本质属性体现在两个层面:一是从整体宏观的社会结构来看,网络社会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强连接结构,是新的人类社会组织结构;二是从纵向历史来看,网络社会是人类社会演化与发展的新的存在阶段。

  

   1.网络社会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强连接结构

  

   人类社会其本质,就在于形成了人与人之间各种复杂的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就是一种连接模式。而从人类历史的发展来看,人类历史的发展也就是一种不断改进其连接模式的历程。如最早的结绳记事,信件、驿站,到近代以来的现代化的通讯与交通工具,汽车、飞机、电话电报等等。整个人类社会从原先微弱的连接逐步演化了整体越来越强的连接状态。最终到了网络社会,真正提供了一种面向社会中每个节点,可以形成任何两个节点直接连接的模式。任何两个网络社会中的个体,都可以通过有效的网络工具实现跨时间跨地域即时准确低成本的连接。并以此模式,整个社会被前所未有的整合在一起。因此,网络社会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强连接结构。

  

   2.网络社会是人类社会新的存在形式

  

   传统时代,人类社会的存在是依存在客观的物质世界中的,因此,所有的政治、经济、社会活动都在物质世界中展开,而在网络社会中,网络社会提供了新的公共与社会空间,从而使得原有依托于现实社会的经济、政治、社会、文化等活动都可以依赖网络而存在。这就改变了人类的存在形式,可以预见,人类在网络的存在将在人类整体的存在状态中起到越来越大的比重。

  

   无论从网络社会的强连接属性,还是新的存在形式属性,都意味着人类社会在网络时代,即将整体迈入新的历史阶段,所以曼纽尔在《网络社会崛起》一书的结语中意味深长的说,“有人认为网络社会是人类历史的终结,但是我认为,网络社会是人类新的历史的开始。”[4]

  

   (二)网络社会的核心结构特点及与传统社会的区别

  

   网络社会具有很多新的特性,集中体现在三个层面:首先是网络技术本身所带来的特性,如超时空性、超流动性、匿名性、跨国界性等;其次是网络社会成为一种复杂社会系统形成的特性如非中心性、协同性、突变性等;第三个层面是具体国家网络社会所具有的特殊性,如中国网络社会呈现出典型的冲击性、对抗性、政治性等[5]。正由于这些特性,使得网络社会的兴起产生了对传统社会各层面的影响和冲击。就国家安全层面而言,其对国家安全关联密切的网络社会的特性主要有:

  

   1.跨时空性:网络社会是典型的跨时空特征。由于网络社会可以迅捷低成本的建立遥远个体之间的直接联系,并能够提供长时间的在线存在感和保持连接。使得网络社会的中的行为与活动可以超越传统现实社会时间、空间的物理约束发生。相应对国家安全产生危害的活动也很容易的可以在整个网络任何一个节点进行组织。

  

   2.超流动性:超流动性是指网络社会由于其交互行为不受时空物理条件的约束。从而使得网络社会中的关注、内容、活动等行为可以在网络中快速的流动,如信息的快速扩散,关注点的快速形成等。超流动性使得对国家安全的网络威胁可以迅速的从不同的区域发起并集中在某些局部从而实现对国家安全的威胁。

  

   3.匿名性:网络社会一方面由于其超时空的远程性,另一方面由于其技术特性,使得网络社会中很容易实现个体的自身匿名。尽管通过一些努力可以降低网络的匿名程度,但是同样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反制对行为主体的定位追踪。而网络社会的匿名性直接导致了对国家安全威胁个体和行为的监控和反制困难。

  

   4.跨国性:跨国性是网络社会的重要属性。网络设备是有明确的国界属性的,然而在网络社会中形成的虚拟公共空间以及所开展的活动是没有明确的国界属性的。一个网站可以同时在多个国家备份。或者以一种国家公民为主要对象的网络社区可以由其他国家网络设施提供。这就产生了明显的跨国性。而这种跨国性直接危害了传统以地域和国界为疆域的国家安全治理体系。

  

   5.非中心性:非中心性来自于两方面,一方面从网络社会的静态结构而言,网络社会是非中心性的,也就是说不存在一个单独的控制中心控制整个网络;网络个体之间可以形成自发的相互连接;而另一方面,从当台特性而言,网络社会也是非中心的,也就是说网络中任何节点的行为是受自身决定和受相连其他个体的影响的,而不是来自于统一的控制中心。由于非中心性,也演变出了网络社会个体行为上的协同性。

  

   6.协同性:协同性是指由于网络社会不存在单一的运动控制中心,因此,网络社会中的个体行为是受相互个体的影响的,而在互动中,形成一致的社会行为。而这种一致的社会行为,并不是来自于统一的控制中心而是来自于相互大量个体的互动中。

  

   7.不确定性与突变性:由于网络社会中的数量个体众多,而且个体行为不受统一的控制中心控制,因此,在大量个体行为交互中存在大量的演化趋势,因此,网络社会中运动的发展呈现高度的不确定性,网络社会中的状态也可能呈现出高度的突然改变的特征,这可以称之为突变性。

  

   以上的这些特征体现了网络社会与传统社会高度的不同,而这些不同,直接导致网络社会的出现对传统社会行为的改变。一切在传统社会中产生的社会结构和组织乃至相关的行为,都会被网络社会这一新的社会结构所影响和改变。而对于国家安全而言,也产生了直接的影响。

  

  

   三、网络社会对传统国家安全的影响及冲击

  

   尽管在传统社会内部的演化中,国家安全的概念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如更加关注个体的安全,更加侧重于消除非传统安全。然而,已有的对国家安全的影响远远没有网络社会的到来所引发的冲击大,这一点是往往被忽视和缺乏预料的。具体而言,网络社会的兴起对传统国家安全的影响集中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网络社会中国家安全的主体被裂解

  

   传统社会中国家安全的主体是国家,或者说更为抽象的是国家主权。所谓国家主权,对内指国家在其辖区内所拥有的至高无上的政治权力,而对外是指国与国之间平等的关系。国家主权这一概念形成于十五、十六世纪,让·博丹被认为是现代主权概念的创始者,他在1576年所著的论《共和六书》里形容主权是一种超越了法律和国民的统治权,这种权力由神授或自然法而来。而在国际政治实践中确立于1648年的威斯特伐利亚合约的签订,在欧洲大陆正式确立了国家主权平等、相互尊重的国际关系实践原则[6]。

  

   以后,所有的国际关系实践和国家安全的建构,都是围绕着这一体系进行的,如中国1953年提出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平共处)也是对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另一种阐述。

  

   然而,围绕主权完整而构建的国家安全体系,在网络社会中遭遇了严重的障碍,首先就是主权这一概念在网络中遭遇严重裂解和实现障碍[7]:与现实社会中的主权独立是建立在地理疆域与疆域内的实际人与财产资源等不同,网络社会中并未有明显的地理疆域的划分和实际的财产与之相对应(仅有的实际财产是指信息设备及其软件系统,然而网络社会中更多的作为活动主体的网络个体及其创造出来的网络内容,页面等等,并未有明显的国家属性)。在互联网时代,很难根据网页的内容、网站注册地、或者网络中活跃的主体身份,来判断某个网页的国家属性。因为,网页的内容可能来自于各种渠道;同一网站的不同界面,也可能分布储存在世界的不同服务器上;活跃在某网站的网络主体,也来自世界的不同角落。因此,在对网络世界更为重要的主体层与内容层,很难判断其国籍属性。

  

   也就是说,传统社会中国家行使主权的首要条件是判断某一实体(人和物)的国家归属,根据国家归属来实现管辖权的确立。而这一首要条件就在网络上遭遇了严重障碍。

  

   如果更进一步而言,网络社会最大的问题,就是网络社会在其创立伊始和其运行实践中,在内容层和主体层,并不是以国家为划分而割裂开来的,其从一开始,就形成了互联互通的一张网,而不是若干不同割裂开来的国家网络的合作。因此,传统社会中基于国家划分的主权概念,很难在网络上得以确立。

  

   如果勉强说网络上也有大的区域划分的话,那么更多的区分是以语言作为天然的屏障,也就是说,语言是网络社会中类似于现实社会中的自然屏障,然而现实社会中从未形成以使用同样语言作为统一的权力主体,这就导致了唯一可以作为自然屏障基础的语言也很难成为网络主权的行使依据。

  

   综上所述,国家主权这一国家安全的核心概念在网络社会中遭遇了严重的裂解和行使障碍,其根本在于网络的主体层和内容层的跨国家属性,而如果非要说国家主权在网络上也有所体现的化,那么仅能对应于某一国家所属的网络信息的硬件设备层。而对于内容与主体层,则体现的较为模糊。

  

   (二)网络社会中国家安全的范围被扩大

  

   与其上相关,由于网络社会中国家疆域的虚化,因此国家安全的范围也被相应的扩大了。对于网络社会而言,很难分清哪里是某一国家网络社会的内部和外部,同样也很难分清某一国家网络社会的安全威胁是来自于国家网络的内部与外部。

  

由于网络的透明性与无国籍性,以及技术的隐匿性和超时空性,对来自于国家安全的危害行为在很大程度上无法明确其所属地域,来自于现实敌对国家的网络攻击可能表现为来自于其他中立国家或者来自于国家网络内部。这就为传统社会中围绕国境线展开的安全防控体系面临着严重的冲击。在网络社会中,国家安全的防控范围不得不扩大到整个网络,既包括作为使用同样母语的所有网络内容和平台,也包括使用其他语言的网络内容与平台。因此,其防控的范围是极大的。准确而言,没有任何一个现实国家有能力对整张全球互联网进行控制,而这就成为网络时代国家安全的短板。所以网络时代的国家安全由于防控范围的扩大而使得安全力量极为分散,(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985.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