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敬琏:中国股市监管体系存在路线上的极大缺陷

更新时间:2016-05-31 23:56:57
作者: 吴敬琏 (进入专栏)  
也是这样,要用新办法。

   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讲的,就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市场怎么才能够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呢?就是要建立一个制度的基础,这个制度基础,就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所说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要建立,我刚才说的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的目标,其实这个目标不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是93年十四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当时说在二十世纪末期要把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建立起来,不过后来没有达到。

  

   去产能不能靠政府下指标,降成本要靠市场竞争

   我们现在要做好这件事,我想一定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比如我们现在当前的重点任务,三去一降一补,实现资源的有效再配置,原先有错配,结构变得不好了,结构扭曲了,现在转回来,转回来就是实现再配置,使它资源配置变得有效,靠什么呢?靠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

   另外一件事,降成本,降成本可以用降指标的办法,要求企业降成本,但是更重要的恐怕是要靠市场激励,市场的优胜劣汰,市场竞争使企业和创业者都能发挥创业的积极性和主动性。现在实际上,已经有一些好的例子了,比如说,湖南的装备制造业不是用降指标来限定去多少产能,而是通过市场,比较平稳的实现了去过剩产能,和实现人员的有效流通。像这样的实例,已经发生,我们要推动这种办法,进行的改革。最后一点,我想讲金融,要建立一个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这个金融体系就是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所以金融体系的改革,会是我们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重要的内容。应该说,我们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我们金融方面的改革,在有些方面,进行得不错,比如说核心的改革,就是资本价格的改革,一个叫利率市场化,一个叫汇率市场化,比原来预料还要进行得快一些,还要顺利一些。但是,虽然是一个非常核心的改革,可是单项突进,不可能发挥整体的系统性的效果。其他的方面的改革,也亟待的推进。

   比如有一些市场发现价格,在对冲风险上,这个期货市场就变得非常的重要,而期货市场似乎这方面的进展不大,所以怎么能够支持各种金融创新,这还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跟整个金融体系的现代化来考察,中间有些很重要的环节虽然也许在总体中是一个很小的部分,但是进展如果不能够达到要求的话,光是有核心的要把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还是不能够把这个利率和汇率,真正的反应资本资源的稀缺程度。比如说,征信体系的建立,想当年,吴晓灵在当副行长的时候,讨论过这个问题,征信体系怎么建立,到现在来说,虽然最近有一点动作,但是总体来看,这是一个市场金融体系建立一个非常基础性的建设,像这些方面如果不能进展的话,会拖累整个体系的建设化。这是一个问题。

  

   信息不对称导致损害股民利益的行为非常猖獗

   第二个问题,监管的问题,金融市场有一个很大的特点,是一个信息高度不对称的市场,所以,监管问题,还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问题,我们监管体系长时期就存在着争论,就存在着缺点,比如说,我们的股票市场,在90年代到二十世纪初,有一场大的争论,对股票市场监管体系,应该怎么完善,当时的证监会的高教授曾经提出一个很重要的观点,中国股票市场的监管体系,存在着路线上的极大的风险,不是把监管主要放在强制性的信息披露制度上,而是放在了实施审批上,这样就使得整个证券市场变成了一个研究场。后来,在21世纪初期的证监会曾经有两三年的时间,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近作为百日新政,好象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看来这方面到现在并没有得到解决。因为这个信息的高度不对称,使得一些违规的行为,损害投资者利益的行为非常的猖獗。

   是什么导致了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 

   十八届三中全会对于这个问题,做了一个很正确的原则性的决定,就是要从事前的监管,转向事中事后监管,要靠审批来监管,转向合规性监管,有明确的规则规范,那么就加强流通。这方面还有很多业界的有见解的人士发言。最后提出一点,我们金融改革,怎么跟宏观经济政策相配合,这是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主要是要供给方的提高,不能靠扩需求,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这个短期政策为了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短期政策的还是要用的。在用短期政策在某些时点上,用增加需求的方式,抑制系统性风险的爆发,是这样用的。但是这个时候,和我们的改革怎么配合,我想我们应该从发达国家发生金融危机中取得教训,西方国家在08年,发生了金融危机,如今到全球,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在很长的时间中,采取了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采取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的情况下,往往对于金融市场的监管就会放松,就会放任一些违规的行为,高风险的行为蔓延开来。所以当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有一个争论,说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是因为马克思主义还是因为凯恩斯主义,这两者都不能持续,为什么会发生两防的问题,那是需要执行一个扩张性的政策,所以对于有一些行为,对于延伸工具的一些非理性的投资行为,那就往往会放任不管。我讲这些,提供给各位参考,谢谢!

  

   来源:原子智库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93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