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一兵:反鲍德里亚

———个后现代学术神话的祛魅

更新时间:2016-05-30 00:07:01
作者: 张一兵 (进入专栏)  
第113页,张新木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其代表性论著有:《物体系》(1968);《消费社会》(1970);《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1972);《生产之镜》(1973);《象征交换与死亡》(1976);《论诱惑》(1979);《拟真与拟像》(1981);《美国》(1986);《他者自述》(1987);《冷记忆》(五卷,1986-2004);《终结的幻想》(1991);《罪恶的透明》(1993);《完美的罪行》(1996);《不可能的交换》(1999)等。

   〔编者注:此文原为作者新著《反鲍德里亚》(即将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序言“的核心内容,应《学术月刊》之邀,重新修改后先行发表;此文也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重大项目的阶段性成果〕

  

   注释:

   ①2007年3月6日,鲍德里亚因病去世。同年8月,中国沈阳召开了第一个鲍德里亚学术思想专题研讨会;10月,国际上著名的鲍德里亚研究专家凯尔纳教授访问南京大学,并参加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社会理论研究中心主办的鲍德里亚国际学术研讨会。

   ②[美]凯尔纳等:《后现代理论》,第143页,张志斌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1999。

   ③张一兵:《西方马克思主义、后马克思思潮和晚期马克思主义》,载《福建论坛》,2000(4)。

   ④后现代是不能“主义”的,他们拒斥一切理论逻辑构架。所以,“postmodernism”只可以译成“后现代思潮”或“后现代论”。

   ⑤我注意到,甘恩(Mike Gane)也持相近观点。不过,凯尔纳对甘恩的批评其实是有问题的,因为描述“后现代”状况的学者并不一定就是“后现代主义者”。凯尔纳的观点参见[美]凯尔纳:《千年末的让•鲍德里亚》,载《鲍德里亚:批判性的读本》,第14页,陈维振等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5。

   ⑥Mark Poster,Jean Baudrillard,Selected Writings,A Introduction,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1988.

   ⑦[美]凯尔纳:《千年末的让•鲍德里亚》,见《鲍德里亚:批判性的读本》,第7页。凯尔纳竟然说,鲍德里亚的早期作品是用符号学对马克思主义作补充。贝斯特的观点可参见此书第58页。2007年10月,我曾当面与凯尔纳教授就此交换过意见,他并没有直接反驳我的观点。

   ⑧鲍德里亚在1968年出版的Le systéme des obiets一书,其实并非是在讨论人之外的物体或自然物质,而是意在探究已经落入人的工具性“环顾”(海德格尔语)世界之中的非自然客观对象。用我们的话来讲,即社会存在中的人工物质系统——客体。这种特定意义上的客观对象群的出现,实际上是工业性之后才发生的事情。所以,关于这部书的书名,窃以为应译作《客体的系统》为当(在《鲍德里亚:批判性读本》一书的中译本中,译者就准确地使用了这一译名)。基于引述应有的规范,我在本书中保留中译本译者使用的书名。

   ⑨1968年5月,一场著名的反对现代资本主义文化的学生—工人运动在法国巴黎爆发,即著名的“红色五月风暴”。至此,西方马克思主义在现实中走上了自己的下坡路。

   ⑩列斐伏尔在写于1967年的《现代世界中日常生活》一书中就已经开始批评马克思的生产主义了,而德波也在同期完成的《景观社会》里,以景观生产来取代商品生产的后马克思思潮的基始性文本。故此,我有理由作出这样的判断,青年鲍德里亚的思考逻辑之始就已不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逻辑构架之内了。

   (11)张一兵:《后马克思思潮不是马克思主义》,载《南京大学学报》,2003(2)。

   (12)此书中译本在2009年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译者为夏莹博士。

   (13)波斯特认为,在《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中,鲍德里亚还保留着马克思主义的框架,并“以符号学分析的一般原理检验马克思分析商品的普遍原理”,一直到《生产之镜》的阶段,他才开始反对马克思。我认为,这是一个误判。鲍德里亚对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的否定,恰恰是从《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开始的。波斯特的观点参见[美]波斯特:《第二媒介时代》,第147页,范静华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0;[美]凯尔纳编:《鲍德里亚:批判性的读本》,第107-108页。

   (14)[法]鲍德里亚:《物体系》“译序”,第9页,林志明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1。

   (15)张一兵:《回到列宁——“哲学笔记”的一种后文本学解读》“导言”,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8。

   (16)托斯丹•邦德•凡勃伦(Thorstein B Veblen,1857-1929)美国经济学家,制度主义学派的创始人。1857年7月30日,出生于康斯威辛州,为挪威移民后裔。1874年进入卡尔顿学院,师从老克拉克,后转至霍布金斯大学读哲学,因没有获得奖学金又转至耶鲁大学。1884年,获哲学博士学位。1891年,进入康奈尔大学任教。1906年,转任斯坦福大学副教授。1911年,转任苏里大学。1918年,进入美国政府食品局工作。1924年,拒绝接受美国经济学会会长一职。1929年初退休并定居加州,不久逝世,享年72岁。凡勃伦的主要著作有《有闲阶级论》(1899)、《营利企业论》(1904)、《现代文明中科学的地位》(1919)、《近代所有制与营利企业》(1923)等。从鲍德里亚的文本中我们能够看到,凡勃伦对他的影响主要集中在《符号政治经济学批判》一书中。

   (17)参见仰海峰:《走向后马克思:从生产之镜到符号之镜》,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4。

   (18)[美]凯尔纳编:《鲍德里亚:批判性的读本》,第2页。

   (19)2007年,我分别与来访的齐泽克和雅索普详细谈到过自己正在进行的对鲍德里亚的批判性研究,他们对此显示了浓厚的兴趣,在了解我的基本立场和主要观点之后,他们都表示十分赞成我的这种努力。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885.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