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一兵:马克思主义哲学新视界的初始地平

更新时间:2016-05-27 20:49:46
作者: 张一兵 (进入专栏)  

   正是这个人的活动中形成的生产方式历史地制约着人,制约着人的生产活动之外的全部生活和各种社会交往关系(含思想关系),而这个由一定生产方式制约的全部特定社会关系的总和,就构成了人的具体的现实的历史的本质。这是马克思从人的社会质的规定向社会本质的过渡,因而,生产方式也是社会存在的具体本质。依我的观点,马克思主义哲学新视界的核心正是这个作为生产实践内在结构的生产方式。(12)于是,“个人怎样表现自己的生活,他自己也就怎样。因此,他们是什么样的,这同他们的生产是一致的--既和他们生产什么一致,又和他们怎样生产一致。”(13)

   请注意,马克思恩格斯的没有编序号的五页纸的第四手稿到这里突然中止了。这个中断有几种可能。一是从这一思路出发的概述已基本完成,由此可直接过渡到第一手稿中以批判费尔巴哈为起步的系统表述;二是觉得第四手稿的概述还需要作些补充;三是感到从这一思路出发进行概要与后面的系统表述在逻辑上并不完全一致,因此需要重新再写一个“开头”。从手稿的具体研究中,我倾向于第三种可能。让我们再来具体分析一下。第五手稿的16页手稿被恩格斯编上了1-5序号。引言部分共写了4页半。前两页与第四手稿基本相同,但是从第二张(大约是第三页开始)马克思和恩格斯加写了作为引言的三页多新的内容。小标题换成了“A、一般意识形态,特别是德意志意识形态”。接下去是关于“德意志意识形态”一大段具体说明。请注意,这里不仅仅只是(或者“主要”)针对费尔巴哈,而是批判整个“德意志意识形态”。(14)引言中新增的这一段文字的最后是一个理论过渡段:“这些哲学家没有一个想到要提出关于德国哲学和德国现实之间的联系问题。”(15)这一段显然使引言更加完整了。但是,手稿至此(第五页)却中断了(第五页下半部分为空白,第六页是从另一张纸上重新开始的)。

   下一页重新开始的一段文字(第五手稿的第3张-第4张)。是一段独立的理论表述。这一表述是从历史进程的具体发展来说新世界观的,这与上述第四手稿紧接引言的那段论述正好是从两个不同视角出发的。前者是从社会的结构性(共时性)视角入手,依现象逐步深入本质的逻辑分析思路;而后者则是从社会历史的过程性(历时性)视角出发,用部落、古代和封建所有制三种社会形态的具体发展过程来进行理论说明的。这段文字的地位显然容易引起争议。从我们的新编译本看,编者假设了马克思恩格斯在第五手稿引言之后应加入原第四手稿中未删除的那段表述,在结构论述之后,再从过程入手进行历史分析。最后,由第五手稿的小结收尾。

   可是,从这段文字的具体分析来看,这种假设是难以站住的。因为,马克思恩格斯在这段表述中不是在进行理论概括,而是一种十分具体的关于社会形态的实际分析。从全章的内容来看,与这一表述相接的应该是从第三章移来的第三手稿的开始。现在第三手稿正好缺少了编号为第36-39张的手稿,有没有可能是恩格斯誊抄了这一段表述打算放到前面去的呢?恩格斯将第五手稿编号为第1-5号,并与第一手稿直接连接起来,他把第一手稿29页编为6-11号。可是马克思又划掉了恩格斯的编号,将第一手稿重编为第1-29号,并由此经过第二手稿一直编到第三手稿的最后--第72号。我发现,日本学者广松涉1974年编译的《费尔巴哈》日文版将这一段文字直接移到了第三手稿的开始处,很可能也是出于上述我的新假设。

   按照我的新假设,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第五手稿是总体概述的另一种历史性思路,即从历史运演中得出新世界观的结论。需要注意的是,这第五手稿的概述不再是驳论性(即解决问题式)的阐发,而直接是自己正面的总括了,在这一点上,第五手稿的思路更接近后面(第一至三手稿)的哲学新视界的具体阐发(关于这一点,文本的显性意向十分清楚,这里恕不赘述)。

   从文稿的修改意见看,马克思恩格斯十分重视这个作为第一章正面观点制定后的总体表述,虽然第四、五手稿都是未完成的,但从两个手稿已经表述出来的基本观点,我们可以获得马克思主义哲学新视界最重要的一般原则:第一,社会历史的主体是“从事着实际活动的人”;第二,人不过是他们自己以生产活动为基点的实际社会生活(存在);第三,在人的客观社会存在中,无论是从结构性的角度还是从过程性的动态方面生产方式都是决定性的因素;第四,人基于生产交往的社会关系是一切社会关系的基础;第五,人的意识不过是他们意识到了的实际生活。同时,在全部总体表述中,马克思恩格斯关于哲学新视界的制定的阐发都遵循一个全新的理论特征:即历史性、现实性和具体性的原则。而这个本质特征群的唯一来源就是历史地、现实地、具体地运动着的人类社会实践。实践,是马克思恩格斯超越费尔巴哈(及一切旧哲学),创立马克思主义新世界观的根本理论质点。

  

   (二)

   第一手稿(现新编译本的第二部分)是马克思恩格斯全面制定自己新世界观的主要内容,这也是第一章手稿中关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基本构架最先完成和最系统完整的“正面表述”。如前所述,在这一部分手稿中,原来马克思恩格斯是要完成两个理论任务,一是全面批判费尔巴哈,以清算自己“以前的哲学信仰”;二是全面说明自己创立的哲学新视界。第一项任务明显未能完成,当然这不是讲在这部分手稿中没有批判费尔巴哈,而是说没有象第二、三章那样,对费尔巴哈的学说本身进行具体的批判。(16)这显然是一个需要另泼大量笔墨才能完成的理论任务。

   现在留下的第一手稿,从内容上可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第1-10页)是从解决问题的角度,针对德国哲学,特别是费尔巴哈的自然唯物主义,马克思恩格斯所进一步确证了新世界观的逻辑基石--实践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理论起点。第二部分内容(第11-29页),是马克思恩格斯将自己的哲学新视界从“提纲”的一般逻辑表述,实现为历史的现实的具体的系统理论表述,全面建构了新世界观的初始形态。

   十分可惜的是,第一部分手稿的十页竟然遗失了五页半,而这些手稿的内容却恰恰是十分关键的。从目前遗稿的总体情况来看,这一部分虽然批判了费尔巴哈哲学的错误实质,但不是对费尔巴哈整个学说的专门批判,而是马克思恩格斯站在新世界观的立场上,以驳论的形式(针对费尔巴哈)奠定了新世界观的重要前提,在这一点上,正好与第四手稿的思路是一致和互补的。我们知道,费尔巴哈哲学的核心有三个:一是“自然”对象;二是“人”;三是人的直观(意识)。这也正是马克思的“提纲”所抓住的三个主要理论质点。我们发现,第一手稿的这一部分内容几乎就是“提纲”的具体展开!

   “提纲”的第一条就是从批判费尔巴哈的自然对象和感性世界的观点开始的。不难看到,正是这个“提纲”的第一条受到了后来不少自称是“马克思的子弟”的偏爱。这倒并不是1880年恩格斯发表“提纲”时出现的情况,而是1932年以后,特别是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发表后,突现在某些西方马克思主义者那里的特定情况。我已指出过,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也反对西方“马克思学”的“两个马克思”的论点,但他们坚持用“人本学的马克思主义”来注释全部马克思主义文献。因此在“提纲”的研究上,他们采用了一种回溯的逻辑,即通过从“提纲”向《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理论倒退,以后者的逻辑构架来诠释前者。所以,“提纲”的第一条成了他们否定“自然辩证法”,批判恩格斯的主要依据(参见拙著:《折断的理性翅膀》,南京出版社,1990年版。第5章)。这是一条带有人本主义色彩的哲学逻辑。我不得不说,在今天我们的一些热衷于“实践唯物主义”和“实践人道主义”的同志那里,也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按照我的理解,“提纲”是《德意志意识形态》的思想提纲。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新的入口,自然也就是第一手稿正面表述的前提了。我们发现,第一手稿的第一部分的表述正好与“提纲”的思路是吻合的,我们不妨将这二者融合起来讨论。

   “提纲”的第一条在这里被扩展了,费尔巴哈对“感性世界”(自然对象)的错误理解得到了更加具体的分析。在马克思和恩格斯看来,费尔巴哈关于外部世界的理解有两点局限性:“一方面仅仅局限于对这一世界单纯的直观,另一方面仅仅局限于单纯的感觉。”(这显然是原来“提纲”中第1条和第5条的共同指涉)。因为,费尔巴哈没有把客观自然界面向人的感性现象(注意,不是西方马克思主义所说的自然物质存在),“当作感性的人的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他不是把感性看作实践的、人类感性的活动。”马克思的用词是十分科学和精当的,他不是说自然物质存在本身是人的产物,而是说人所面对的(直观中的)感性自然界或者他周围的感性世界。马克思从来没有这样一种意思,即全部自然物质存在是人的实践产物,这实际上是一个非科学的命题。马克思恩格斯批评费尔巴哈把人周围经过人的实践作用过的周围自然环境,或经过实践的“眼睛”(更准确地说,是实践的历史棱镜)中介过的自然界感性图景,理想化地变成某种天然物质存在。也因此,马克思恩格斯说他总是“求助于外部自然界,而且是那个尚未置于人的统治之下的自然界。”(17)这是一个需要认真界定的命题,因为这个命题后来被某些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和人本学家用来反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唯物主义本质,成为他们滑向人本主义逻辑误区的第一个阶石。

   马克思指出,费尔巴哈的这种局限必然导致这样一个结果,即用非历史的观点去观察外部世界。“当费尔巴哈是一个唯物主义者的时候,历史在他的视界之外;当他去探讨历史的时候,他不是一个唯物主义者,”(18)(请注意,这里的“历史”不是指狭义的社会历史观,而是思想理论逻辑上的历史规定)。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看到,他周围的感性世界决不是某种开天辟地以来就已存在的、始终如一的东西,而是工业和社会状况的产物,是历史的产物,是世世代代活动的结果。”(19)这显然是马克思在“提纲”第1、5条对费尔巴哈批评的具体说明。

   但是,就是这一段表述本身也必须进一步地加以确证。实际上,马克思这里所称的周围的自然界有两个规定,一是“以地球为中心的”(恩格斯语)的人的自然环境,不是泛指全部自然物质存在;二是说现在作为在社会历史中现实存在的,人所面对的周围的自然环境,即构成社会存在物质基础的那部分自然。这是马克思所说的人的感性世界的内涵。关键在于,马克思指出,这一部分“外部自然界的优先地位仍然保持着,”并且,上述“感性世界”是实践的结果一命题“当然不适合于原始的、通过genertio aeguivoca[自然发生]的途径的人们。”(20)因为对于早期刚刚从自然界脱胎而来的人类的生存,“自然界几乎还没有被历史的进程所改变,”(21)当然就无法说人面对的自然环境是人的实践的结果了。

我们继续读到:“先于人类历史而存在的那个自然界,不是费尔巴哈生活其中的自然界,这是除去在澳洲新出现的一些珊瑚岛以外今天在任何地方都不再存在的、因而对于费尔巴哈来说也是不存在的自然界。”(22)这里所说的“不存在”,并不是说没有经过实践作用的自然是不存在的,而是说费尔巴哈把已经作为历史结果的、人们周围的自然环境视为是自在的天然存在物是理想化的,这种虚假的天然自然是不存在的。就象马克思恩格斯在后面章节中批评施蒂纳那种“人对自然的幻想关系,”马克思恩格斯是说这种主观的幻想关系本身不存在,但他们当然承认“由工艺和科学所决定的人对自然的现实关系。”(23)很显然,这是一个特设说明,这绝没有任何其它外延上的扩展,也绝推不出人的实践范围之外的自然物质是不存在的结论。这里的意思十分清楚,自在性的自然界,在人类历史进程中是一个不断缩小的部分,“每当有了一项新的发明,每当工业前进一步,就有一块新的地盘从这个领域划分出去,而能用来说明费尔巴哈这类论点的事例借以产生的基地,也就越来越小了。”(24)而对今天在社会存在中活动的现实的人来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825.html
文章来源:南京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科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