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少杰:陌生关系熟悉化

——优化市场交易秩序的本土化选择

更新时间:2016-05-27 19:42:00
作者: 刘少杰 (进入专栏)  

   (1)参与市场活动的人是趋利避害的经济人;(2)经济人具有效益最大化追求;(3)经济人具有逻辑推论和数学计算的能力;(4)经济人能够获得充分的商品信息;(5)经济人具有自主的选择能力;(6)经济人有多种备选方案可供选择。

   理性选择理论的这些假定,不是对实际经济行为的反映,而是对经济行为所受限制的超越。虽然这些假定能够保证经济学合逻辑地建立理性模式和理性推论,但却难以保证这些理性模式和理性推论符合事实。其中原因并不复杂,因为理性选择理论最根本的假定是没有道德伦理、惟利是图的经济人,是一种从社会关系中被隔离出来的抽象的人,以这种纯粹的经济人为基础作出的假定和推论,在现实经济生活中很难找到其真实存在。正是因此,米塞斯说:经济学“这门学科不考虑偶然性,只考虑本质。它的目的是理解普遍性,而它的程序是形式化和公理化的。它看待行动和行动发生的条件,不是以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遇到的它们的具体形式,也不是以其实际的情景,就像我们在自然和历史科学中看待它们的那样,而是把它们看作形式的构造物,它能使我们理解纯粹人类行动的形式。”[8]

   米塞斯的这些论述,对于理解经济学的理性推论同实际经济行为之间的矛盾,具有非常明确的启发意义。米塞斯十分清楚地指明,经济学不是依据经验事实作出的理性化推论,而是根据普遍原则作出的先于经验的逻辑推论。经济学追求的不是事实真实性,而是形式合理性。所以,米塞斯又说:经济学“是先验,而不是经验的。正如逻辑学和数学一样,它们不是得自经验,它先于经验。”[9]从这个意义上讲,一些基于经验研究而对经济学的形式分析或逻辑推理提出批评的学者,并没有把握经济学的实质,也难以切中经济学的要害。

   如果经济学是先验科学,那就意味着它的理论原则不是产生于对现实的观察与概括,而是按照先于经验的思想原则推论出来的理性化模式,其根基在于逻辑演绎和形式构建,其意义在于用合逻辑的理想设计引导现实追求经济生活理性化。应当说,经济学的这个学科特点具有很重要的积极作用,对于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市场中设定目标、明确方向和选择方案,具有不可缺失的指导作用。但是,常常出现的问题是,一些以经验事实为基础且旨在描述经验现象的研究,却把先验的经济学原则用作观察事实、说明事实的工具,进而导致用先验描述经验事实的逻辑错误。

   经过在长春汽车配件市场、株洲芦淞服装市场和北京中关村电子市场的市场交易秩序调查研究,我们明确地认识到上述分析是符合实际的。在各地的调查研究发现,单纯用理性选择的原则去观察和解释中国市场经济中的交易行为和交易秩序,难免出现生搬硬套、削足适履的研究结果,得出的结论同实际存在的情况相距甚远。首先,在市场中找不到纯粹的经济人,市场中的交易者,无论是经营者还是消费者,都不是单纯追求效益最大化的经济人,他们都是具有某种道德观念或同文化传统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社会人;其次,市场交易者不仅无法获得充分的商品信息,而且即便获得某些商品信息也未必就能有效地用于市场交易,商品信息在熟悉关系和陌生关系中形成了不同的传递效应;再次,不仅市场交易者是从各种社会关系中走来的社会人,而且市场也是在特定的社会关系中存在的场域,不能脱离社会关系去研究交易行为与交易秩序。

   在长春汽车配件市场中,大部分商铺开展以批发汽车配件为主的销售业务,经营者们非常注意同远在全国各地的用户保持比较紧密的关系。尤其那些经营时间长、效益比较好、规模较大的商铺,更是注意维护他们和用户之间的合作关系。在调查中发现,一些经营者一旦同某些用户发生了交易关系,他们就千方百计地增进同用户的联系,不仅尽可能地让用户了解他们所经销的商品,确信他们的商品质量,而且通过请客吃饭、送土特产和年节走访等办法,加强感情联络,形成熟悉关系。可以将这种经营方式或交易关系称之为陌生关系熟悉化。

   在陌生关系熟悉化的交易关系中,显示了经营者和用户对熟悉关系的依赖。长春汽车配件市场(长春高力汽配城)占地45万平方米,是全国规模最大的汽车配件交易市场。到这里批发汽车配件的用户来自全国各地,主要是各地的汽车配件经销商和汽车维修店铺,川流不息的市场交易者,展现了一个以陌生关系为主的社会场景。按照经济学的理性选择原则,交易者可以别无多虑地以经济人身份在这种场面很大的陌生关系中开展理性交易。然而,不仅经营者积极建立同用户的熟悉关系,而且用户在完成比较满意的初次交易之后,也乐于同经营者保持相对稳定的联系。

   在株洲芦淞服装批发市场,我们发现经营者和用户之间具有更加紧密的熟悉关系。一位姓刘的服装店老板告诉我们,这里的服装店大都是生产和销售一条龙,大部分店主在批发市场都有门市,同时也有自己的服装加工厂。经营方式也是以批发为主,前来批发的用户既有二级批发商,也有河南、湖北、江西、贵州等地的一些服装零售店。经营者一般都拥有比较稳定的批发客户群,有的经营者同用户之间甚至保持了10多年的交易关系,相互间像亲戚朋友一样来往。甚至他们的交易仅用电话沟通,至多寄来一个白条就可以成交。有时对方来个电话就能发过去几千件服装,年末结算,多少年也没有出现差错。这种在熟悉关系基础上的高度信任,虽然不符合现代市场经济的交易规则和管理制度,但却形成了比较稳定的交易秩序。在北京中关村电子市场,我们发现了一种同长春汽车配件市场和株洲芦淞服装批发市场恰似相反的交易行为——熟悉关系陌生化。中关村电子市场是全国规模最大的电子商品交易市场,由海龙、鼎好、E世界等大型卖场组成的电子市场,每天数以万计的来自全国各地的消费者熙熙攘攘、络绎不绝,其陌生面孔快速转换,展开了一个比长春汽车配件市场大得多的陌生空间。到中关村电子市场购物的主要是个人消费者,初次来这里的消费者感到这里不仅面孔陌生,而且琳琅满目的电子商品更是难以辨别真伪优劣,这是一个人和物都十分陌生的世界。

   为了提防在中关村电子市场这个陌生世界中上当受骗,很多消费者在购物之前都作了一些市场考察。有的消费者到苏宁和国美等电子市场考察自己准备买的电子产品的类别、规格、配置和价格。更多的消费者是在互联网中收集更丰富的电子商品信息,在充分比较和细致分析后胸中有数地前往购物。这种事前准备使消费者实现了一种对预购商品的相对熟悉关系,可谓试图用人对物的熟悉关系去抵御在陌生世界中有可能遭遇的不测风险。中关村电子市场管理部门为了保护消费者利益,建立了电子商品信息发布系统,每天公开发布电子商品市场行情,对消费者清楚了解商品价格、熟悉市场行情起到了积极作用。

   消费者的事前准备和市场的信息发布制度,提高了消费者对电子商品的熟悉程度,同时给那些惯于利用电子商品种类繁多、规格不一、配置差别很大和消费者难以做出准确判断等因素来以次充好、以伪乱真的经营者造成了威胁。为了突破消费者对商品信息有了比较清楚了解进而压缩了获利空间的压力,一些计谋多端的经营者创造了一种“转型交易”的销售方式,在中关村电子市场中长期流行。所谓“转型交易”,是指经营者通过干扰消费者掌握的商品信息和购买意向,向消费者推销他们不熟悉的商品,以便以假乱真、以次充好,实现获得高额效益的目的。简言之,经营者通过各种花言巧语,阻挠消费者预先准备买的商品,诱骗消费者购买他们不熟悉的商品。

   “转型交易”实现了一种关系转变,即把消费者对预先要购买的商品的熟悉关系,转变为同实际购买商品的陌生关系。不仅消费者对预购商品的了解,是一种对个别商品的个别性认识,而且“转型交易”实现的也是一种关于个别对象、个别目的的个别关联,都属于关于个别事物的感性认识,因此不具有可以据之推及他物的普遍性。一旦经营者能够把消费者的注意力从他了解的商品中转移开来,消费者就进入了一种陌生关系,原来掌握的商品信息就会失效,经营者就能比较容易地诱导消费者上当。

   进一步说,消费者进入交易之前对商品信息的了解,是对某个商品的品牌、性能、规格、配置和价格等方面的感性认识。尽管一些聪明的消费者进入中关村电子市场之前,能够对要买的商品形成完整的知觉和清晰的表象,但毕竟是与个别对象对应的感性认识。消费者同预备购买的商品被间隔开来后,原来形成的知觉和表象就失去了对应物,基于感性认识的熟悉关系就变成了陌生关系,交易行为的目标和策略便被击溃,经营者主导消费者并实现高额利润的目的就会达到。

   善于熟悉关系陌生化的经营者们还把这种手段用于同消费者的交往关系上。在交易没有达成之前,经营者会使尽全身招数淡化同消费者之间的陌生关系,通过拉家常、认老乡、示诚意等手段,尽可能地使消费者体验到亲切可信,使初次见面的陌生关系熟悉化。而在“转型交易”完成之后,如果消费者发现吃亏上当,回来交涉甚至退货时,促成交易的经营者会“隐居”起来,一些陌生经营者出来抵挡,形成了熟悉关系陌生化的转变,增加了消费者交涉的难度。另外,那些常年搞“转型交易”的店铺,为了躲避受害者事后算账,经常采取改换门庭的做法。做了几个月的亏心经营后,他们注销了原来的店铺,另挂一块牌子,以新面孔出现,甚至干脆迁至其他卖场中,致使吃亏上当的消费者难寻其踪。这种行为也可以看成是熟悉关系陌生化的一种形式。

   总之,无论是在长春汽车配件市场和株洲芦淞服装批发市场,还是在北京中关村电子市场,交易者们都没有脱离社会关系而开展纯粹的理性选择,相反是紧密地依赖着社会关系开展交易行为。在长春汽车配件市场和株洲芦淞服装批发市场中,经营者通过陌生关系熟悉化,培育了同用户间的稳定信任,形成了稳定的市场联系和市场秩序。在中关村电子市场中,虽然熟悉关系陌生化的“转型交易”具有欺骗性,是一种缺德的市场行为,但它也证明了市场行为对社会关系的依赖。并且,消费者对商品的熟悉关系和陌生关系,不仅是人对物的关系,而且其中也表现了人依据感性认识对物的选择,是延续熟悉社会传统、凭借感性认识、依赖感性关系开展交易行为的表现。

  

   三、优化市场交易秩序的新途径

   针对市场交易中出现的各种问题,国内学术界发表了很多优化市场交易秩序的研究成果,虽然有许多不同观点,但主要倾向是主张通过制度安排和法治建设,提高市场交易行为的理性化程度,进而促进市场形成稳定协调的交易秩序。应当肯定这些主张有其合理之处,近些年市场的制度建设和法制管理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根据在长春、株洲和北京等地的市场秩序调查,我们发现,仅靠理性化手段很难有效地促进中国市场交易秩序优化,在开展制度安排和法治监管的同时,还应高度重视社会现实对市场行为和市场秩序的广泛制约,充分考虑市场交易者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深层作用,在文化传统和社会关系对经济行为的紧密影响中探寻市场秩序优化的途径。

   长春等地的市场秩序调查已经证明,熟悉关系是市场交易者可以信赖并能维持稳定秩序的基础,而把熟悉关系转变为陌生关系就可以为不公平交易开辟方便之门。根据这些事实能够推知,可以在中国社会本质上仍然在延续熟悉社会传统这个基础上,探索一条陌生关系熟悉化的优化市场秩序之路。我们认为,在中国市场交易中推进陌生关系熟悉化,既有符合几千年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历史根据,也有符合市场交易者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的现实根据。并且,从市场交易秩序形成的机制上看,陌生关系熟悉化也具有逻辑合理性和现实可行性。

   所谓陌生关系熟悉化,首先是交易者之间建立从陌生到熟悉的关系。在具备一定规模且比较活跃的商品交易市场,交易双方在进行初次交易的时候,大部分交易者之间是陌生关系,交易者特别是经营者,应当努力增进双方之间的了解与沟通,促使陌生关系向熟悉关系转变,并且精心维护其持续存在。

其次,商品交易市场应当营造一种人与物之间的熟悉关系。不仅消费者要努力了解所要购买的商品信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818.html
文章来源:《福建论坛•人文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