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海峰:高考改革中的全局观

更新时间:2016-05-25 20:33:38
作者: 刘海峰  

   高考是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之间的衔接点和关节点,参加高考是中国学生从高中晋升到大学的一个关键步骤,因此高考历来不仅受到中学校长和师生的重视,而且是整个教育界乃至全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作为中国的一项基本教育制度和复杂的系统工程,高考改革具有相当大的难度,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高考实行多年以后利弊得失充分显露,使得近年来改革高考的呼声日渐高涨,高考从内容到形式都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然而,有些改革却不能尽如人意,经常是改了一方面的问题,又出现了另一方面的问题,甚至改来改去又基本上回到了原点。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之一是对高考改革的难度和复杂性认识不足,对高考改革中的两难问题不够了解。而要使高考改革积极稳妥地进行,就必须把握高考改革中的全局观。

   由于高考不仅发挥着选拔大学新生、引导高中教学的作用,而且承负着整合教育系统、维系社会稳定的重任,因此高考往往成为教育竞争和社会竞争的矛盾焦点,高考改革不得不面对一系列的两难选择。笔者曾对统一考试与考查品行的矛盾、统一考试与选拔专才的矛盾、考试公平与区域公平的矛盾、保持难度与减轻负担的矛盾作过分析。实际上,高考改革中还存在其他一些两难问题,本文将探讨高考改革中的另外四对矛盾,并提出高考改革的设想和原则。

一、考测能力与公平客观的矛盾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以考促学的传统。高考制度的建立和恢复极大地调动了广大青少年的学习积极性,有力地促进了民族文化素质和知识水平的提高。近年来,随着素质教育的提出,人们日益要求高考从考知识向考能力方向转变。这样考生不仅应具备宽广的知识面,而且需具有较强的能力,包括理解、综合与分析等能力。考测知识主要采用标准化的客观试题,考测能力偏重于使用主观试题,这在语文科考试中表现得尤为明显。然而,过于强调考测能力往往会与高考的公平客观原则产生矛盾。

   为了公平客观地检测考生的基础知识, 20世纪80年代以后语文高考逐渐引进标准化考试题型,这对促进学生掌握扎实的语文基本知识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年复一年命题之后,为了拉开区— 21 —分度,只好不按常规命题,甚至出一些偏题,出现了部分试题支离破碎的现象,导致1998年前后对语文高考的激烈抨击。于是, 1999年语文高考作文出了《假如记忆可以移植》这么一个十分灵活的题目,而且可以用除了诗歌以外的任何一种文体,这使考生得以充分发挥其个性和想像,受到许多人的好评。不过,也有一些人尤其是中学语文教师认为这样出题“不规范” ,很难掌握评卷标准。命题作文与文学创作是有所不同的,考场中所写作文应有一定的规范性,这是大规模选拔性考试维持可比性和客观评卷的公正性的必然要求。有的人认为,现代化的教育不应该压抑学生的个性, 但是,公正的考试却又不能不压抑考生的个性,这就是为什么具有最自由的教育的发达国家却又普遍采用最无个性的规范化、标准化考试。命题作文考的是实实在在的作文能力,也就是表达、说理的能力,而不是想像力,在考场上一般不能任意发挥“白发三千丈”的奇思异想,而应根据命题来铺叙。语文教育的目的是传授语文的实用技能,而不是培养文学家,写作也不是文学创作,相对应的,作文考试不应该允许文学创作。因为对文学作品的评价是见仁见智的,并无确定的标准,必然会使评卷者无所适从,答卷的个性化必然导致评卷的不确定性,这对考生是不公平的。①

   另外,由于中国存在相当大的城乡差别,农村学生受教育的条件远不如城市学生,在高考竞争中从一开始就处于不同的起跑线上。在过去偏重考察知识面和记忆力的情形下,刻苦攻读记诵不辍也可能取得高分。而当高考日益侧重于考测能力的时候,应该承认勤奋刻苦的因素在高考成绩中所起的作用有所下降,而受教育的条件和环境所起的作用有所上升。加大考测能力的力度,引导高中教育注重培养能力是高考改革坚定不移的正确方向,高考将不断增加应用性和能力型的试题,体现把以知识立意转变为以能力立意为主的命题原则。不过,高考既然是一个公平尺度,是一个维护社会公平和公正的重要手段,我们在加大考测能力比重时就不得不考虑到各种复杂原因,在考测能力与公平客观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命题时应注意客观试题与主观试题的分配比例,在思想自由和客观规范之间把握一个度,在采用测试能力的综合试题时把握推行的速度和程度。

二、灵活多样与简便易行的矛盾

   兼顾统一性与多样性是高考改革的一个原则,但传统的高考是大一统考试模式,不管省市区和高校层次的差别,全国一套题,考试科目也一样。近年来,随着“ 3+ X”高考科目改革的实行,原先大一统的局面开始改变,具有一定的开放性与可选择性。“ 3”是指语文、数学和外语,是每个考生必考的基础科目,“ X”是文科综合或理科综合,也可以是文理的大综合,前两年试点省份的“ X”还可以是1至数门科目,“ X”是敞开的、变化的、灵活的。2001年高考有18个省实行“ 3+ X”科目设置改革,其中广东、河南、上海实行“ 3+ 大综合+ 1” ,其中专科是“ 3+ 大综合” ,黑龙江、福建、海南等15个省市实行“ 3+ 文科综合或理科综合”。科目改革一直是高考改革的重点,它不仅关系到中学教学和备考的范围,而且还影响到某些学科的发展前途及其在中学中的地位,高考科目设置的一个基本原则应是保持一定的学科覆盖面。②现今的“ 3+ X”科目改革已体现出一定的多样性和灵活性,综合科目的开设在一定程度上也有利于学科交叉和考测能力,但同时也出现了操作纷繁复杂和教学无所适从的问题。

   在原来大一统的高考模式下,各省市区之间的高考成绩具有可比性,且管理操作简便易行。省时、省力、省钱、公平、高效是统一高考的突出优点。为了培养和检测学生的能力并增加高考的灵活性和多样性,科目设置和命题变得较为复杂灵活了,有的省市报考科目和选填志愿也纷繁复杂,尤其是那些频繁改革的省份,不仅高中学生、家长、老师心中无数,一般大学教师和社会大众也难以弄清高考科目与大学系科之间的对应关系,管理操作则复杂费事。而且,如果过于强调试题的综合性,还会造成高中组织教学的困难,现在的中学师资原本就是分科培养出来的,当大学生和中学教师都还不宜进行跨学科的学习和讲授的时候,对高中生的跨学科综合分析能力也不能要求过高,否则会加重他们的学习负担和心理负担。在灵活多样与简便易行这对矛盾之间,高考改革的目标应是朝着灵活多样努力,但也应尽量考虑方案的可操作性,不可完全忘记简便易行这一原则。

   此外,在各省市区采用各种科目改革方案的时候,国家的教育主管部门多少还要考虑高考成绩的可比性。假若中国各省市区高考各自为政,就可能出现高考分数可比性更少的情况。矫枉不可过正,实行全国大一统的高考是有统得过死的问题,但如果各省市都强调各自的特殊性而放弃全国统一高考,便可能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

三、扩大自主与公平选才的矛盾

   高考改革的指导思想是三个“有助于” ,即一要有助于高等学校选拔高质量高素质的人才; 二是要有助于中学的素质教育,克服应试教育的倾向; 三是要有利于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的扩大。这是三个很不容易同时兼顾的方面。

   作为全国高等普通学校统一招生考试,高考首先是一种教育考试。然而,高考又不仅是一种教育考试,它还是一种校外考试或社会考试,在报考年龄完全放开之后,其社会考试的性质更加明显。在发挥为高等学校选拔人才功能的同时,高考还承负着维护社会公平、维系社会稳定的重任。公平选才是社会大众对高考最为关注的一个方面,也是高考制度的基本功能和精神之所在。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苦而患不公。自古以来,中国人在考试方面一直强调公平性,不怕竞争,就怕不公。不怨竞争激烈,不怨刻苦学习后考不上,就怕不公平竞争。在公平竞争的情况下,只差一两分没能上大学,考生和家长怨的是自己而不怪别人。如果是因为不公平竞争而落榜,他们怨的则是高等学校和政策制定者,还可能与政府和社会产生对抗心理。在“高考考学生,录取考家长”的风气下,许多老百姓很担心扩大高校招生自主权会给人为因素大开方便之门。③公平选才与全面考核之间往往难以兼顾, 在以分取人与舞弊不公这对矛盾之间,人们往往宁愿选择公平竞争,接受艰苦的考试,而不愿选择接受理论上较能全面考核,实际上容易被走后门者利用的扩大自主权。

   扩大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是中国高等教育的改革方向。《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第32条规定: “高等学校根据社会需求、办学条件和国家核定的办学规模,制定招生方案,自主调节系科招生比例。”从理论上说,各高等学校有权自主决定招生考试的方式,但从中国目前的实际情况看,要由各高校单独举行考试,操作起来会有很大的难度。④因此,现在的办法是采取在统一高考的大格局下,扩大高校的自主权,近年来主要采用了以下几个办法。

   办法之一是多年来实行的按高校录取名额的120%调阅档案录取,使高校在上线考生中有一定的选择余地。但这一办法却出现了上线考生家长千方百计托关系求人,以免自己落在20%不录取的考生中,结果有的高校为避免人情困扰,放弃20%的调档权利,只按录取名额的100%调档录取。

   办法之二是让高校有权选择一些考试科目。在一些省份,“ 3+ X”中的X科目和门数便是由招生学校决定的,不同类型不同层次的大学可以选择不同的科目,高水平的大学、一般的本科院校、高等专科学校就可以选择不同的考试科目,学生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志趣、特长去选择高考科目和高等学校。实行的结果是,多数高等学校的多数专业选择3+ 1,多数考生也只选考1科,许多中学为了提高升学率,从高一起便让学生按所选科目对口学习。为了防止更大范围地造成学生的偏科,克服不同科目难度不同而影响高考公平的问题,现在许多省份采用3+ 文科综合或理科综合的模式。

   办法之三是教育部允许进入“ 211工程”的部分重点大学每年可以有2%的招生比例作为机动指标,以便高校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自主招收部分学生。但录取的结果是,许多高校多将这2% 的机动名额用在了关系户和“条子生”上,真正招收特长生和优秀生的比例并不多。为此, 2001年教育部明令取消了所有高校2% 的机动指标,要求高校在制定招生计划时要充分考虑办学能力,把计划做足,招生时只能按照经过审批的计划进行,如果学校私自做主在已经审批的计划之外增加招生数量,那么对于所增加的学生一不承认学籍,二不追加经费。不过,也有人认为取消机动指标,反倒可能影响一部分考生的利益,带来新的不公,高校根据报考冷热在适当范围调整名额分配计划,这对集中报考同一高校的高分考生是一种保护,当然对指标的使用也应制定明确的规定。⑤

   办法之四是实行保送生制度。高校招收保送生是对统一高考制度的补充,目的在于弥补单一统考制度的缺陷,激励中学生争创“三好” ,扩大高校自主招收优秀中学生的权力。但是,多年来,招收保送生的弊端日趋严重,以至在1998年规定保送生必须参加教育部考试中心统一命题的综合考试,以考试来甄别保送的真假优劣。⑥可是这一措施还是不能解决弄虚作假和走后门的问题。为杜绝不正之风,2001 年3月教育部对保送生工作做出了“压缩规模,严格标准,严格管理”的规定,将2001年保送生压缩控制在5000人,并较大程度上提高了保送的标准和条件,在保送程序上也有更严格的规定。⑦

以上四点只是在统一高考大前提下扩大高校自主权与公平选才原则产生的矛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dengjiaxi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780.html
文章来源:《教育研究》2002年第2期 (总第265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