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一兵:青年马克思经济学研究中的哲学转变

更新时间:2016-05-24 09:51:05
作者: 张一兵 (进入专栏)  
在此,他赞同了恩格斯,而拒绝承认劳动价值论。从哲学认识逻辑上看,这是用一种自然唯物主义现象论否定比较深刻的“社会唯物主义”本质论;而从经济学上看,马克思在当时失去了从劳动价值论翻转过来现实地否定资本主义的科学方向。

   也由于这时马克思的主导性思路是人本主义的哲学反思,所以当他第一次面对经济学“科学研究”(这是马克思在以后对李嘉图研究的称谓),马克思只是简单地颠倒过来理解,即以人性的尺度来坚决地反对和否定私有制。不过在这里,马克思的这种批判还是不系统的,超越于普鲁东和赫斯之上的劳动异化逻辑尚没有形成。这一新的哲学理论建构是在最后的《穆勒笔记》中实现的。《穆勒笔记》是《巴黎笔记》中一次重大认识飞跃,其实质就是人本主义哲学话语在政治经济学研究中的确立。马克思在这里实现了一种话语的转换,即从经济学学习的跟读语境转换到哲学话语的统摄性运作。于是就发生了一个《巴黎笔记》中最重要的事件:马克思突然摆脱了前面的失语状态,立刻重新获得了对经济学文本的批判性支配权。这一次,马克思不再跟着斯密、李嘉图被动地向前走,而是真正找到了一个逻辑入口。表面上看,这似乎是从恩格斯的思路向赫斯思路的转换,即以人本学的异化批判代替了客观的经济对立和分裂!但是,马克思由此得到了第一个从整体上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构架,这就是经过赫斯改造过的人本主义哲学的经济异化批判逻辑。我们看到,马克思这里的理论评述与《巴黎笔记》前面的评议有了很大的异质性。马克思开始变得自由和自信起来。

   以MEGA2编译者的考证, 《穆勒笔记》写在《巴黎笔记》七个笔记本(MEGA1误认为9本,其中有两本在MEGA2 中被确认为《布鲁塞尔笔记》)的第四笔记本的第18—34页,共17页。还有一个结尾部分(6 页)补记在另一本笔记本(第五笔记本)上,中文版《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版发表的主要是前一部分,这也是主体和最重要的内容。 我在《马克思历史辩证法的主体向度》一书中,已经对这一笔记作了初步的研究,但由于这种研究仍然停留在单纯以哲学观念来直接提取马克思的理论质点的解读方法中,所以虽然拙著判定该笔记是马克思经济异化逻辑的真正发源地,并标注出青年马克思最早的经济异化构架,但却失落了马克思此时与经济学研究相联系的许多极其重要的内容。以我现在的思路,青年马克思第一个经济异化逻辑构架的建构,是通过三次重要的理论提升实现的:这就是经济学的哲学评判、人的真正的社会关系颠倒与劳动异化这三层哲学建构达到的。这也是三个逻辑递升层面,第一层是经济学分析,马克思从交换开始,进一步意识到货币的媒介作用,再从货币到信用,否定性地揭露了资本主义经济运作的拜物教本质。第二层是经济学—哲学语境,马克思揭示出资本主义的交换、货币实质上是人的类活动——真正的人的社会关系的颠倒。最后是人本主义哲学—经济学逻辑,马克思在这里第一次从赫斯的交换经济异化论直接走到了以生产为基础的劳动异化论。只是在这里马克思才意识到,他已经完全可以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批判资产阶级国民经济学。这也就是《44年手稿》得以发生的内在理论动因与机制。

  

   对于《44年手稿》的哲学研究,国内外的讨论已经取得了显著的成果,研究结论主要可以归纳为两种观点:一是认为《44年手稿》已经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论著,所以人本主义被视为当然的理论旗帜(西方马克思主义人本学派和国内的实践人道主义);二是断然否定《44年手稿》的理论价值,判定人本主义异化劳动理论仍然是资产阶级“意识形态”(阿尔都塞)。这两种理解实际上是一种线性思路的正反两面。我的老师孙伯鍨先生首先提出《44年手稿》中存在着两条逻辑:除去占主导地位人本主义的异化劳动逻辑,他还指认了一条正在发生的从现实描述出发的客观唯物主义线索。(孙伯鍨:《探索者道路的探索》,安徽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但这后一条线索是从哪里来的,他并没有明确地指认。从以往研究背景分析上看,似乎人们倾向于将《44年手稿》中的唯物主义观点只是与费尔巴哈联结起来。而依我之见,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关键还在于,这是在离开马克思此时经济学研究的具体内容来进行单纯哲学解读的!由此,我们不得不怀疑《44年手稿》传统研究模式的合理性。

   我理解,《44年手稿》只是青年马克思最初批判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一个思想实验的过程。这一文本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矛盾思想体。马克思首先按恩格斯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以下简称《大纲》)思路写第一笔记本的前半部分(以下简称1—1),这是一种对国民经济学指认的“事实”的直接批判,这种批判实际上也很接近普鲁东的社会主义。然后他进一步否定这一思路,转而写成第一笔记本的第二部分(以下简称1—2),即异化劳动的四个层面,这是青年马克思重新确立的推翻国民经济学基本构架的哲学人本主义批判大纲。接下去,是这一批判的理论认证,即第二、三笔记本中的具体经济哲学分析。这是《44年手稿》的主体部分。

   《44年手稿》的第一笔记本的语境是十分复杂的。依我之见,它实际展现为三种不同的话语:一是处于被告席上的资本主义制度及国民经济学(直接被反驳的对象);二是普鲁东—恩格斯思路(实际上是李嘉图式社会主义的再表述)的审视与指认;三是马克思超越这种在国民经济学范围内的哲学人本主义批判(里面又暗含着自然唯物主义的前提)。这是一种很深的极复杂的理论对话。而如果离开了马克思当时经济学研究的具体语境,也就根本无法理解马克思在这里的极具针对性的精彩的深层批判逻辑。

   如前所述,在《巴黎笔记》中,马克思的读书逻辑开始是被动的外在经济学摘录,只是在《穆勒笔记》中才凸现出人本主义批判逻辑。值得注意的是,马克思在《穆勒笔记》之后对青年恩格斯《大纲》的摘录(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2页)。马克思在1843年11月就阅读了恩格斯这一文本,但当时,马克思对恩格斯批评的那些经济学家及其论著还并不了解,所以他没有立刻做摘录。可是恩格斯的无产阶级立场却已经深深影响了马克思。而在《穆勒笔记》之后,马克思已经形成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一种新的基本看法,他觉得必须重新阅读和摘录恩格斯的《大纲》,并且我认为,马克思此时恰恰发现不能按照青年恩格斯的思路批判政治经济学。因为这种思路仍然没有走出马克思在《44年手稿》1—1所指认的那种“国民经济学的立场”。在1—1中,马克思先是以恩格斯的《大纲》为原则,按照国民经济学的思路,梳理资本主义分配关系的三大部分。显然,这种思路仅仅是国民经济学(第一种话语)的直接颠倒,这是恩格斯《大纲》和普鲁东《什么是所有制》一书的共同前提。这一思路(第二种话语)的原发性基础是李嘉图式的社会主义,即站在既定的经济学观点上翻转资产阶级劳动价值论,根本否定资本主义私有制。在这里,实际上是透过了普鲁东《什么是所有制》的棱镜,而由恩格斯的《大纲》完整地表现出来。马克思虽然在1—1中采用了这种做法,但很快就否定了这一思路,因为他觉得这是“站在政治经济学的观点上反对政治经济学”。这也是他在《穆勒笔记》中已经发现的问题。但必须指出,1—1的思路是更加接近从社会历史现实出发的古典经济学的“社会唯物主义”逻辑的。

   1—2的具体内容就是我们传统研究中普遍注意的异化劳动理论。 1—2的思路是以哲学人本主义异化史观为原则, 超越一切已有的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批判。这是马克思自己指认的一种新的批判思路(第三种话语),一种思路转换中出现的新的人本主义逻辑。这也是马克思在《巴黎笔记》中从前期的客观描述与批判到《穆勒笔记》中人本主义批判飞跃的真实反映。并且,马克思的这种思想转换实际上是对1—1中青年恩格斯—普鲁东思路的批评与超越。他直接指认的是以费尔巴哈的哲学立场、黑格尔的辩证法构架和社会主义的观点来面对国民经济学。这实际上是肯定了赫斯的人本主义经济异化批判思路。但马克思的批判又是远远超越和优化于赫斯的。马克思觉得赫斯的东西实际上是不到位的,因为他没有真正的哲学基础,特别是对费尔巴哈和黑格尔的深刻了解。更主要的是,赫斯的交换(金钱)异化论已经被马克思从劳动生产(对象化)异化出发的更深一层的完整经济异化理论所取代了。我有一个不一定准确的观点,即相对于古典经济学现实的客观思路,马克思的这种人本主义逻辑——理想化的悬设的劳动类本质恰恰是隐性唯心史观的!马克思不得不为了革命结论而伦理地批判现实。当然,在古典经济学的“社会唯物主义”背后,仍然是更深一层的唯心史观,即资产阶级经济学家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非历史性和永恒性的认证。这是无法根除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本质。这一点,马克思是在真正创立了唯物史观和历史辩证法之后才解决的。

  

   第一笔记本的中断,是以1—2的人本主义异化劳动逻辑构架的系统指认为终点的。这预示着马克思在确认自己的经济学研究方法论的批判前提后,将对资产阶级“国民经济学”进行具体的批判(这种状况很像后来《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导言”与正文的关系)。依我之见,马克思突然中断第一笔记本的写作,实际上是意识到了仅仅像1 —2那样的哲学认证, 是无法深入对资产阶级“国民经济学”的批判的。所以,他在第二笔记本的主体部分中,是以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这两个主要范畴为理论中轴,系统分析作为私有财产表现形式的“商业、竞争、资本、货币”。根据马克思在这一笔记本的最后所写下的提纲,在这一手稿中主要是具体说明私有财产的关系即劳动、资本以及二者的关系。这是一种统一、对立到二者自身对立的运动(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2卷,第110—111页)。再根据第三笔记本第18页(ⅩⅤⅢ)上马克思所作的总结来看,这一手稿第一部分(劳动与资本的统一)曾经讨论了国民经济学提出的七个问题:(1)资本是积累劳动;(2)资本在生产中的使命;(3)工人是资本;(4)工资属于资本的费用; (5)对工人来说,劳动是他的生命资本的再生产;(6)对资本家来说, 劳动是他的资本的能动的要素;(7 )国民经济学家把劳动与资本的统一假定为资本家和工人的统一,“这是一种天堂般的原始状态”。(同上书,第138页)非常遗憾的是,这一部分内容手稿只留下了4页,以及第三笔记本对正文手稿的补充部分。实际上《44年手稿》的三个笔记本只有一个理论主体部分,这就是第二笔记本。第一笔记本是一种方法论和批判尺度的确认,第三笔记本不过是第二笔记本的补充整理与修改。可是第二笔记本的绝大部分内容被遗失了。这就注定对这一文本的解读是不完整的。

   相比较而言,如果说在1—1中马克思展现的是经济学社会主义, 1—2则是哲学人本主义批判, 而在马克思的写作主体(即第二笔记本和第三笔记本)运作的话语是异质于前二者的经济哲学,不是经济学中的哲学,而是从哲学人本主义逻辑对经济学的价值批判。甚至马克思在不少地方是有意弱化哲学人本主义的构架,如第二笔记本留存的四页中只有一处使用了异化概念,并且,这四张残页中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演说史的分析,已经开始明显地具有了历史分析的内在倾向。与第一笔记本相比,这是一种新的写作话语——经济哲学话语。

第三笔记本不是一个完整的理论文本,它似乎更像是一种思想实验的记录。也因此,这一文本离马克思此时的真实思考更近。马克思第三笔记本的主体是以对第二笔记本的补充和思考札记构成。主体是三个“补入”。这三个“补入”基本是哲学论述,其中包含了需要、分工和货币经济哲学讨论的插入。第一“补入”是马克思在第二笔记本结束时的一种理论思考与拓展。第二“补入”是一个简短的补充要点。第三个“补入”是第三笔记本的文本主体,内容是马克思对共产主义的基本看法。马克思用阿拉伯数字(1—7)分小节详尽说明这一问题。后来在第六小节马克思突然对黑格尔进行了全面批判,而第七小节再一次回到关于分工需要等问题的论述上来。在第三笔记本的第39页,马克思觉得可以写一下序言。(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733.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1998 年 02 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