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郑睿:论英国海上保险合同告知义务之演进与立法启示

——“修正意味着成长,它是法律的生命之所在。”——布兰代斯大法官[1]

更新时间:2016-05-09 10:41:14
作者: 郑睿  

一、问题之提出

   早在18世纪,现代海上保险法的奠基人英国曼斯菲尔德大法官就认为,判断海上风险是否可能发生的相关估算标准,被保险人比保险人更加清楚[2]。也就是说,在风险发生概率这个问题上,被保险人和保险人之间存在信息不对称,而被保险人甚至可能会利用这种信息不对称去欺诈保险人,以骗取不应该得到的保险赔偿。所以,为纠正信息不对称现象,使保险人能够正确地估算保费额度,减少和防止被保险人欺诈行为的发生,法律为被保险人施加了一个义务,即被保险人在海上保险合同成立前,应当把与海上风险有关的可能会导致保险人以不同方式估算风险发生概率的重要情况都告知保险人。以上所述,即是法律在海上保险合同中为被保险人设定合同成立前告知义务的正当性基础。{1}65

   经过一个半世纪的判例法的完善,海上保险合同被保险人告知义务在《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The Marine Insurance Act 1906)中得以法典化。该法第18条第1款明确:“除本条另有规定外,在签订合同之前,被保险人必须向保险人告知其所知道的一切重要情况。被保险人视为知道在通常业务过程中所应知道的每一情况,如果被保险人未履行该项告知义务,保险人即可宣布合同无效。”《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简称《海商法》)第222条对被保险人告知义务的履行问题也做出了类似规范。

   如今,距离《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生效适用已经过去了100多年。第18条在保险实务和司法实践中,都出现大量问题。不合时宜已经成为了形容这一法律规范较为贴切的词语。2015年2月12日,英国议会通过了《2015年英国保险法》(The In-surance Act 2015),该法将适用于包括海上保险合同在内的一切商业保险合同。其中,第2条至第8条中对海上保险合同被保险人告知义务进行了新的界定,将该义务命名为被保险人合理陈述义务(the du-ty to make a fair presentation)。该法在2016年8月正式生效后,《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第18条至第20条及相关的普通法规则都将被废除[3]。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英国海上保险市场一直处于全球主导地位[4],英国海上保险成文法和判例法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航运国家海上保险立法和司法实践都提供了极其重要的参考。考虑到海上保险法高度的国际统一化程度,{2}对英国最新立法进行研究,对其立法经验做出总结,对其立法内容进行分析,在此基础上提出批判性评价,对《海商法》第十二章修改之研究可以提供比较法意义上的启示。

   依上述思路,笔者将试图通过对《2015年英国保险法》的立法资料(如立法听证会书面记录、立法说明等)和法律条文本身的详细分析,对该法中涉及告知义务的规范做一个制度上的梳理和评论,并在以下部分完成三个问题的讨论:第一,为什么英国要对其现行的海上保险合同告知义务进行修改?第二,《2015年英国保险法》对告知义务做出了怎样的新规定,这些规定的含义是什么,规定的适用可能存在哪些问题?第三,《2015年英国保险法》的新规则,有什么立法理念或价值观值得学习和借鉴?

  

二、《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告知义务修改之背景

   (一)《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告知义务的现行规定

   根据《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第18条至第20条以及解释这些条文的重要判例法[5],被保险人告知义务法律规则的主要方面可被总结如下。{3}26

   第一,在订立合同前,对于保险人提出的任何问题,被保险人都应该如实作答。

   第二,被保险人同时也需要将会影响谨慎的保险人评估风险的重要情况主动告知保险人。

   第三,只要相关情况会被保险人在决定是否承保或以何种条款承保时纳入考量范围,那么该情况就是重要情况。

   第四,被保险人没有履行重要情况或者对保险人提出的问题作出了虚假陈述,必须构成实际涉案保险人签订保险合同的诱因。

   第五,保险人能够拥有的唯一法律救济是解除保险合同,解除效力溯及既往。

   第六,被保险人需要告知的事实包括被保险人在通常业务中应当知道的事实。

   第七,在四种情况下,被保险人将无需履行告知义务:其一,相关情况是会减少风险的情况;其二,相关情况是保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的情况;其三,保险人放弃了要求被保险人履行告知义务的权利;第四,相关情况将由合同中的保证条款调整。

   (二)《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告知义务的修改历程概述

   早在1980年,英格兰负责法律修改研究工作的法律委员会(the Law Commission)就已经发布了一篇题为《保险法:未告知和违反保证》( InsuranceLaw : Non-disclosure and Breach of Warranty)的研究报告。该报告的结论提出:“关于未告知和违反保证的现行立法毫无疑问亟待改革,这一进程已经被耽搁太久了。”但是,由于保险人和被保险人对于报告内容和结论存在巨大的意见分歧,该报告最终并未能获得政府和立法机关的青睐。{4}

   不过,这份报告却受到了法学家和法官们的持续关注。2001年3月5日,英国最知名的保险法学家之一,上诉法院的郎默大法官(Lord Justice Long-more)在一场学术讲座中明确对政府未能对法律委员会1980年的研究报告及时进行回应提出了严厉批评,并号召法律委员开始新一轮的法律修改研究。{5}同年1月英国保险法协会(British InsuranceLaw Association)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致力于对现行法律可能需要修改的地方进行分析研究。2002年9月,委员会完成了一篇研究报告并将其提交给法律委员会。另一位英国知名的保险法学家,上诉法院的曼斯大法官(Lord Justice Mance,现在已经是英国最高法院的法律勋爵)在这份研究报告的前言中写到,告知义务之履行是“很多杰出的法学家长久以来就认为存在严重不公平的一个领域,值得引起立法者的关注”。{3}28

   终于,在2006年1月,英格兰法律委员会和苏格兰法律委员会联合重新启动了英国保险法改革研究项目,告知义务毫无疑问成为了重点研究对象。截至2015年7月,他们已经发表了十篇专题报告(Issues Paper)、四篇咨询意见书(Consultation Pa-per)和两篇终期研究报告(Report)。{6}其中,发布于2014年7月的第二篇终期研究报告(英格兰法律委员会研究报告第353号/苏格兰法律委员会研究报告第238号)对商业保险合同中被保险人告知义务问题进行了详尽分析。和这篇研究报告一起发布的,还有一份保险法草案。草案的第二部分使用了7个条文对《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被保险人告知义务的法律规则进行了修改。{7}经过7个月的辩论,这份法律草案最终通过了英国议会的非争议性法律草案审读程序,在2015年2月12日获得女王签署,名为《2015年英国保险法》,并将于2016年8月正式生效。

   (三)《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告知义务的现行规定存在的问题

   1.存在的问题

   在2014年7月发布的这篇终期研究报告中,法律委员会对《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的现行规定提出了五个批评意见。{8}

   第一,告知义务的法律内涵难以被理解。这不仅仅因为《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的条文措辞难以理解,而且因为被保险人告知义务这个法律概念本身就是反直觉的。几乎没有被保险人相信法律真正需要他们去做的是猜测保险人想要知道什么并给出答案。即使他们有这个概念,他们也不知道怎样去完成这个任务。研究数据显示,87%的被保险人往往意识不到《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施加给他们的义务,65%的被保险人在保险交易中都或多或少存在没有完全告知相关重要情况的问题。

   第二,《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第18条没有明确,在公司作为被保险人的情况下,公司内部什么人员对相关情况的知情才和告知义务的履行有关。第18条也没有明确,负责为公司安排保险的人应当如何收集信息才能确保告知义务得以适当履行。《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生效适用的时候,被保险人多是自然人或小型公司。但是,100多年后,公司治理结构复杂的大型跨国公司作为被保险人的情况比比皆是。这些公司中会有成千上万的雇员,而这些雇员中哪些人知道的情况是相关的重要情况,什么情况可以视为公司应该知道的情况,都是难以判定的。而且,要求大型跨国公司在投保时告知保险人“每一重要情况”,这几乎是一个不可能也不现实的要求。

   第三,《《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没有任何条文对被保险人告知义务的履行方式进行规定,加上被保险人对应当告知的情况也颇感困惑,所以实务中,被保险人就会通过向保险人提供大量未经整理的信息的方式来履行告知义务,例如,将所有相关的信息都刻录到一张光盘上,把这张光盘交给保险人,而让保险人自己去整理和决定哪些是和风险相关的重要情况。法律委员会将上述情形定义为“信息倾倒”现象。严格意义上讲,《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并未禁止“信息倾倒”,但是,保险人在没有或者只有很少提示的情况下处理大量不熟悉的信息,势必不利于承保工作的进行。而且,在一些案件中,被保险人可能会借助“信息倾倒”,一方面隐藏本需要告知的重要信息,另一访面却仍然可以争辩自己已经履行了告知义务。

   第四,保险人在承保时缺乏足够的动机去主动提出其关心的与风险有关的问题。《1906年英国海上保险法》的现行规定给人带来的印象是保险人在承保过程中有权扮演纯粹被动的角色,不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与该风险有关的重要情况是否被足够告知,都有权去承保风险,而仅在索赔发生时才提出问题,并会以被保险人没有在订立合同时履行告知义务为由解除合同、拒绝赔偿。法律委员会称这种情况为“在索赔阶段承保”。虽然,法院可以通过适用弃权和禁止反言的法律规则去限制保险人解除合同的权利,以此保护被保险人,但是这种做法并不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道。

   第五,被保险人违反告知义务的法律后果过于严厉。被保险人没有告知一个很细微的情况就可能使其失去保单下所有利益,而如果保险人在知道该情况后,会做的可能仅仅是收取少量额外保费。

   2.对问题的反思

   但是,理论界和实务界并没有对法律委员会总结的上述五个批评意见表示完全认同。法律研究和法律草案审议过程中,出现了以下一些对上述批评意见的反思。

第一,保险经纪人的作用被忽视。伦敦保险市场著名的凯特琳保险集团[Catlin Underwriting Agen-cies Ltd and Catlin Insurance Company(UK)Ltd],以及劳合社市场协会和伦敦国际承保人协会(Lloyd’ sMarket Association and International Underwriting As-sociation of London)在2014年11月向议会提交的两份备忘录中,就指出法律委员会对现行法的批评意见没有考虑保险经纪人在承保过程中的作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425.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