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黎安:经济学视角与思维方式:经国之学 济世之道

更新时间:2016-05-08 17:26:07
作者: 周黎安  
也有收获;“恨”是因为考试比较难,想拿高分很不容易。

   我认为考试是教学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不能马虎从事。在考试中,我几乎会重新挑战每一个已学过的概念,学生突然觉得一下了就飘起来了。开始他们觉得一切都学得挺好,都听懂了,结果一到考试就发现所有的题目都无法顺畅地做出来,有一种炼狱般的感觉。我想通过考试给学生所学以真正的检验,也让他们进一步体会到知识的渊深与奥妙,促使他们反思,这对今后的整个学业都有好处。

   记者:您觉得上课听懂了与真正的知识掌握之间差距体现在什么地方,在您的课上想拿“高分”应该怎样努力?

   周老师:知识总是某种理想状态的抽象,而理想状态总是比较容易理解的。把某个理论、概念放在具体的环境下,条件就会发生一定变化,需要你灵活地运用一下,这就要考查你是否真正掌握了。

   学得好的关键就是反复地阅读和研究这些理论。我当年就是反复看,每看一遍都会有新的收获,理解也会更加深刻。一旦真正理解了,不管题目怎么变换,你都知道该怎么运用这个概念。宋代禅宗大师青原行思提出参禅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禅有悟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禅中彻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学习也是一样的,一开始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第二阶段发现山不是山,水不是水;到第三个阶段,看山仍然是山,看水仍然是水,但这个时候已和第一阶段不一样了,你已经领悟了山与水的内在精神。总而言之学习要反复,一定要经历动摇、混淆、迷茫的时期,之后才能真正领悟并运用自如。

   记者:您的大部分学生会到经济部门去解决实际问题,少部分会做学术研究。从教学来讲,您觉得这两种去向是统一的吗?

   周老师:对本科生来讲是一样的。对研究生,尤其是对博士生来讲,就不一样了。你要去经济部门工作,还要看是去政府部门还是企业部门。对于政府部门而言,研究生的训练是必要的,因为涉及的是一些宏观、综合性的问题;但要去企业做实业的话,博士研究的东西就显得过多了。我希望我的学生有学术的追求,但如果是要找一个业界工作的话,读到硕士就差不多了,没必要读博士。

  

   3

  

   经济学:经世致用的智慧

  

   记者:您还经常给企业家上课,比较高深的经济学理论对他们有什么样的帮助?

   周老师:他们比普通的学生更加功利,很少有纯粹知识上的好奇心。企业家是非常实用的,更关心知识的用途。坦率地讲,我们都是学者,没有参与到企业具体的经营管理中去,给他们讲课的挑战比本科生、研究生更大,需要更好地挖掘经济学分析方法的实用性。

   一个具体的经营问题可能比较难回答,但对于一个问题他们也需要在更高的层面上去认识,而不是简单“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地解决问题,这样我所做的分析对他们来说就很“有用”了。再从更高层面上讲,我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出发,描述中国经济的结构以及在这种结构下产生的一系列政治经济现象,对他们也是很大的收获。我们作为经济学家更多的是给出框架性的、分析性的、思路性的东西,去与他们过去积累的经验、感受互动,可能更多地起到梳理、提升的作用。我们不会像咨询公司那样,马上给出一个能立即操作的方案,但还是能给他们很多有意义的启发。

   记者:作为经济学者与企业界互动方面您能举个例子吗?

   周老师:比如我研究地方官员的激励和行为,2008年就此出了一本书,书名是《转型中的地方政府:官员激励与治理》,这本书不仅在学术界,在业界也很有一些影响,不少证券公司把书中内容作为他们行业分析报告的术语和框架。有一次,中信证券在西安为它的客户开一个大会,邀请我去给他们讲这本书。我说你们做的是股票和行业分析,这不是我研究的内容,但他们说没关系,就让我讲那本书的框架和思路,希望我现身说法,告诉他们怎么去理解中国的政经结构。去年微软在西班牙开会时也请过我去,让我讲的也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学以及对企业的启示。

   虽然我不经营企业,不能给一个具体的投资、经营建议,但我有独特的分析方法、研究框架,这对他们来说也是有启发意义的。企业家无论在什么行业,都要了解中国整体经济的运行是怎样的,有哪些特征,尤其是中国政府和官员与经济的互动,这都是可以深入研究的经济学理论问题。

   知识只要是能抓住事情本质的逻辑,只要研究有特色、有深度,就自然有了应用上的价值。我原来做研究、写论文,专注学术界,后来才意识到,在企业界也有人感兴趣,我给EMBA、给企业经理上课,他们也喜欢听政经结构和政商关系这些内容。

   记者:现在是经济社会,不光是学者、政府、企业家,经济问题、经济现象实际已渗透进每一个人的生活。但一般人,包括某些管理者,也只是凭直觉理解经济现象,处理经济问题。了解一些经济学原理,明白一些经济现象背后的本质原因,应该对所有的人都是有益的。您能否举个例子给我们科普一下什么是经济学的思维方式?

   周老师:用经验和感觉代替理论,一些问题的处理会偏离正确的方向,因为经济学对一些现象的解释可能有违我们的直觉与常识。比如非洲的大象、北美洲的野牛这些珍稀的动物都濒临灭绝,原因是什么?你可能会说是因为有太多贪婪的人去猎杀这些动物。把问题归咎于市场化和人性的贪婪是很自然的,因为这是大家都看得到的直接原因。从经济学角度讲,这并非问题的本质与关键,按照这种思路也给不出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同样有很高的商业价值,请问牛羊为什么不濒临灭绝呢?核心原因是产权问题,因为这些珍稀动物没有很好的产权保护。猪牛羊鸡等,我们能圈养,因此能很好地保护他们,让他们不断繁殖;而珍稀动物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因此一定有很多人想去猎杀而获得暴利。这就是一个例子,通过学习经济学,你会发现自己的一些认识,包括看似与经济无关的概念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再举一个例子。今年7.21北京遭到六十年不遇的暴雨,很多行人被困在路上,当时有许多出租车司机趁机坐地涨价,还有旅馆、酒店也趁机涨价。人们就谴责这些人,说他们发黑心财。从经济学角度看,假如政府规定出租车不能涨价,还是按以前的标准计费,对社会的整体效益是好还是不好?肯定是不好。在限价的情况下很多出租车肯定会停运,因为司机要冒很大的经营风险,拉一个客人可能只赚10几块钱,却要困在路上好几个小时。这样一来出租车供应大幅度减少,很多付得起钱的人得不到这个服务。相比之下如果你让出租车涨价,就会鼓励出租车司机拉乘客,这对大家的福利肯定是一个改善。这就是面对稀缺资源,要靠价格信号来有效配置。因此如果你从稀缺资源配置的角度考虑,就会对涨价问题有一颗平常心,或者一种更理性的认识。能提高出租车司机的道德水平当然好,但对于解决问题来说恐怕是一条死胡同,至少短期内是实现不了的。

   人们通常喜欢用常识和情感思考问题,尤其喜欢从道德角度判断对和不对。但“经济学思维”不是这样,经济学抛开价值判断,先给定一个“稀缺资源”,然后问有没有办法使资源得到有效的配置,不同的配置机制会导致不同的结果。“通往地狱的路上铺满了善良的愿望”,因为善良的愿望往往将人引入歧途。如果满足于从常识、情感、良好的愿望出发去思考问题并制定政策,最后会通向灾难的地狱。愿望是良好的,这句话最后成了推卸责任的借口。

   实际问题当然很复杂,因为政府有很多偏好,社会也有很多偏好,所谓“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经济学的知识是非常必要的,给定一个政策目标,经济学至少可以分析实现目标的各种手段有何利弊,至于政治家或大众是否选择去做那是另外的问题。经济学只是让我们更有效地分析我们所处的社会,经济学者也只能给出一个专业角度的选择,但这种选择的存在就足以使人们决策时更理性,这也是经济学的一大意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4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