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凤武:历史动力与无产阶级专政

——当代思潮系列评说之三十八

更新时间:2016-04-29 18:09:13
作者: 孙凤武 (进入专栏)  
部分社会成员(虽然是少数)的权利(如选举权)被剥夺,一些知识技能人力资源(包括专家这种资源)被浪费.从原苏联和中国的几十年无产阶级专政的实践看,在原来的剥削阶级成员中,有许多是社会需要的有用之才,愿意为新政权服务,这不但会为社会做出贡献,而且是为自已找到出路.还有些是剥削阶级或旧政权掌权者的子女,在新政权的教育下,决心"走历史必由之路",在为人民服务中,使自己同别人一样获得自由和幸福.但他们多未能受到公正对待,在频繁的政治清洗中遭到这样那样的打击或排斥,其中许多人在大量的冤假错案中受到迫害.这种专政还培养和增大了一些"成分好"的人及其子女的天生优越感,人为地将他们中的一些人的恶劣情欲调动出来,以在向"阶级敌人"的专政中,镇压无辜和异己,获得权力,谋取私利,并为形成新的不平等,新的权贵,提供发酵素.看来,考茨基的"及时地用民主代替专政"的告诫,是合理的.在世界进入以和平、发展、合作为主潮的新时代,奉行无产阶级专政原则的列宁主义――共产主义政党,遭到了严重的挫折,不是偶然的.在苏东剧变前后没有垮台的列宁主义――共产主义政党,如法国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希腊共产党都在自己的党的纲领中,放弃了无产阶级专政这一原则.连东山再起的俄罗斯共产党,也在自己的纲领中放弃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原则.中国共产党不再把无产阶级专政说成是人民民主专政的实质了,并在解释的过程中突出了民主与法制这两个方面,是一种重大的进步.但在建国后六十余年的今天,那篇谈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称“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避口不谈是那个阶级向那个阶级实行专政这一实质性的问题。这里,不管作者的主观意图如何,在客观上蕴含着混淆是非,把与主流政治言说有所不同的政治言说攻击为“资产阶级”,并进而实行“专政”的动因或可能.十四世纪欧洲的先进分子曾用"奥卡姆剃刀"剃除"基督教经院哲学中的那些关于“共相”、“本质”等无用的废话,倡导“如无必要,勿增实体”的方法,二十世纪爱因斯坦关于“简单性”的著名原理,哲学家兼物理学家石里克(维也纳学派的首领)关于“迫切地要求持续不断地增进自然的统一”的主张,都会给今人以重要启迪。现在,仍被主流话语当作原则来信奉的“无产阶级专政"及其衍生物――"人民民主专政",尽管曾经有过历史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但已明显地过时了,在强调依法治国的今天,可以考虑用"人民民主的法制国家"来取而代之.而事实上,在现实生活中,领导机关中几乎无人再用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这样的提法,来解释政权机关那些政治的或行政的举措了,例如在用强制手段惩罚违法犯罪分子王守信、赖昌星或周永康、薄熙来等人时,有谁会认为这是在实行对阶级敌人的专政呢?几乎没有!人们想的和做的,只是在执行法律。一个理论工作者不顾这种现实,还在那里硬说我国正在实行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专政,或曰人民民主专政,是很不相宜的。对这种做法,有必要用“奥卡姆剃刀”加以剃除,并由此在思维方式上,改变那种多年流行的用空话来混淆是非,甚至遮掩问题实质的话语方式的不良习惯,并用爱因斯坦的“简单性”原理和石里克的“自然的统一”的主张来提高自己的思维能力和水平。进而言之,有必要消除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特别是在中国共产党人的实践活动中广泛存在的用一些流行的、过时的教条来回避现实矛盾的思维习惯,勇于直面和回答干部、民众中经常迂到的种种实际问题!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129.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