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平原:八十年代的精神文化

更新时间:2016-04-29 15:22:08
作者: 曹柠  
所以文章来源基本就是编委自己写的、朋友的、朋友老师的。什么是好文章呢?甘阳有句名言"朋友的文章就是好文章",类似于民国同人刊物,志同道合的人凑在一起互相取暖,而同人刊物的崩溃在于不发朋友的稿子而搞帮派了。

  

   再就是1988年春夏之交朱伟承包了一份濒临关门的纪实文学杂志《东方记事》,移师北京,另起炉灶,首创用"栏目"的方式来办杂志,很多栏目主持人身兼数职:组稿、写稿、编辑。顾问是汪曾祺,专栏主持人有李陀、戴晴、苏炜、刘再复、钱钢、史铁生等人,而陈平原负责"读书俱乐部"栏目,自嘲道"多么不重要的角色啊",故而又能轻松旁述。

  

八十年代的风气一去不返

  

   第三个关键词是开会议。

  

   硕士二年级,他想带着自己的论文《论乡土文学》参加全国会议,导师的意见是"文章写得不错,但我不同意参加",可最后他还是去开会了。他后来的老师王瑶先生评论:这就是西南联大的风格。老师是有立场的,但却能赞赏学生立场不同又自成一说的,无疑是那一代学人的胸襟。

  

   最重要的一次会议是1985年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创新座谈会,为打开八十文学研究新局面。他和钱理群、黄子平发表《论二十世纪文学》,有趣的是,三人谈中的核心钱理群,可参加会议却推举当年最年轻的陈平原上阵。他们催生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这一概念。如今陈平原的评价是:30年前的谬误很多,但概念基本被接受,到九十年代 很多大学开设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课程。

*陈老师在讲座中展示了他与黄子平、钱理群在北大再聚首的照片

  

   从《读书》到《文学理论》,关于此事的讨论最终集结出了本《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三人谈》,这书重印好几版,三个人的名字排序不一样,先是把陈平原放在前面,后来为了尊重事实又把钱理群放回最前。从中可以看出时代的风格:八十年代是尊重年轻人的时代。这是八十年代特有的气象与风度,在其他的领域中也是如此,若干志同道合的年轻人聚在一起,酝酿出一场场日后影响深远的变革。而九十年代之后,这样的故事就越来越罕见了。

  

   另一个有力的例子是1988年在镜泊湖的中国文学史讨论会,会议期间人民文学出版社召集了一个征求作者意见的座谈会,大家不好意思开口,陈平原打破沉默,对该社偏重编纂老一代文化名人的文集,而忽视学界新生力量的做法提出批评,提到浙江文艺出版社"新人文论"丛书很有冲击力。而出版社的领导也很有雅量,接受了批评。

  

   陈平原不无感慨地说道"今日这个时代,很难想象年轻学者在会上对着出版社老总批评说不给青年人机会"八十年代的风气一去不返了。同时他感到自己那一代学人的迅速成长得益于长辈支持,今天要出来呼吁尊重年轻人,要给年轻人出路。

  

情怀与傲慢

  

   第四个关键词是组社团。

  

   首先要提及的是1986年在北京成立的"文化:中国与世界系列丛书"编委会,主要以介绍当代西方人文主义思潮为己任,主力是北大和中国社科院当代西方哲学专业的的研究生发起,创办了"现代西方学术文库""新知文库",对八十年代中国思想界广泛影响。除了作为"领袖"人物的甘阳、苏国勋、刘小枫,"霸气和匪气结合起来,干一番大事业",他还特地提到了已经去世、当年打点台前幕后诸项事务的王炜,虽八十年代后不再从事学术创作,但保障工作功不可没。

*文化:中国与世界系列丛书

  

   1986年12月10日《光明日报》刊登三联书店的丛书广告,受到高度关注,这个过程既是壮志凌云也是跑马圈地,因为没有版权,只要有书就开始翻译,广告一登,别的出版社就不再翻译了。这一批书的盛况前无古人,后也难有来者,三联出版社独立后,急切得需要书稿,撞上一批渴望施展拳脚的年轻人,一拍即合。现代西方学术文库49本,大都系第一次翻译的著作,如尼采、胡塞尔、海德格尔、伽达默尔、阿多诺、马尔库塞、哈贝马斯、萨特等。《悲剧的诞生》《存在与虚无》《存在与时间》印行20万册,中外学术界、出版界都看呆了。策划的书目大部分(46本)都翻译出来,而且不断重印,这是第一批认真学习西方二十世纪学术成果的作品,现在看来大部分是好书。

  

   编委会后来解体的原因很复杂,有政治问题,很多人流亡海外,有经济利益上的冲突,有学术趣味的分疏,还有文人相轻,做事情往往是这样,还没起来时大家往往能齐心合力,有人牵头就有人不服气,稍有成就谁也不服谁,相互闹矛盾。总之各种各样的矛盾都出现了,"这批人89年就散了"。如今反思,那批人年轻气盛、才华横溢,带着诗人的趣味与情怀,但也带着哲学家的傲慢与偏见。

  

   陈平原认为甘阳在《八十年代访谈录》和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中的一些说法对两个团体的评价有失公允。一个是中国文化书院,由冯友兰、张岱年、朱伯崑、汤一介发起,主要汇集老一辈学人,引进西方的儒学研究,1984年10月成立,其工作并且一直延续,对中国文化的贡献与传播值得尊重。另一个是走向未来丛书,丛书出版时间始于1984年,终于1988年,共出书74种。由金观涛主编,编委构成最为复杂,涵盖多个领域的学者。内容涉及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多个方面,包括外文译作和原创著作,因为走向未来丛书是编译,陈平原笑称这套书是"译得动就译,译不动就编"。所以翻译水平一般。但贴近现实生活,影响极大。

  

   徐友渔在总结八十年代中期学术文化活动时往往依照当时有影响力的山头分成三派:国学、科学、人文。陈平原提到此外还应注意两股力量:一个是以王元化为首围绕《新启蒙》杂志的一批思想家,他们讨论更多的是马克思主义向人性的复归,这股思潮中还应该算上王若水和周扬。二是以邓小平大公子邓朴方为领导,出的一套《二十世纪文库》,主要引介社会科学新思潮和观点。但不管叫什么派,所有社团都没有登记,也没有档案,只是自由结社。

  

盛况空前的丛书热

  

   第五个关键词是出丛书。

  

   这次的核心在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核心力量是"新人文论"丛书,专门给年轻学者出书,比如许子东《郁达夫论》、赵园《论小说十家》,李庆西在回忆文章中提到"后来这套丛书出了十六七种,像吴亮、黄子平、陈平原、南帆、王晓明那些学者当时还初出茅庐,后来都成了学界中坚。"近三十年后再回首那段经历,黄子平说"生逢其时",王富仁城"朝花夕拾",许子东则称"赶上了文学评论的黄金年代"。这套地方出版社囊括南北方青年学者出的书,"真的很有眼光"。

  

   浙江文艺出版社后来乘胜追击,又做了一套"学术小品"丛书,参与编这套书的时候,陈平原只写过一篇短文,但总编一口咬定他能写随笔,就逐渐敢写了起来。从《书里书外》 开始,陈平原写专著也写小文章,也告诉学生从事学术研究,也要和公众对话,在现实生活中进行经验表达,两种笔墨同时经营。

  

   再后来就是上海人民出版社1988年刊行的"人文研究"丛书。第一辑6种,西学为主,中国研究的声音出现,日后则是研究中学或比较的更有市场,陈平原自己的《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不断重印,而苏国勋、杜小真介绍西学的著作则没那么幸运了。

*《中国小说叙事模式的转变》书影

  

   该丛书第二辑1988年交给出版社,但因政治风云变化推迟到1991年方才出版,基本上讨论的都是中国问题,例如钱理群《周作人论》、赵园《北京:城与人》、汪晖《反抗绝望》等。可见,随着编委会的着眼点从翻译向研究转移,所谓"全盘西化"自然站不住脚了。他说钱理群是判断是对的:第一步先引进西学,然后转向中国的研究。发展过程是引进西学,消化,然后自己创造。

  

   反思编丛书的经历,陈平原得出了更加中肯、理性的评价:这个编委会留在学术史上的意义确实是以"西学引进"为主,还有就是书生气十足的"学问崇拜"--前者使得编委会不认同中国文化书院的价值立场;后者则让编委会成员普遍看不起"走向未来"丛书的兼及官府与学问。带来的副作用就是轻视中国学问、轻视和现实结合的社会科学。

  

   八十年代文学意气风发的年代不存在了。八十年代最聪明的人去学人文,北大中文系哲学系的很多都是各省第一名,到了九十年代,学生要考虑出路问题,读中文的很多就是第二志愿,考不上去商学院就去念中文,然后是历史,最后是哲学。那一代的青年学人年少轻狂,不拿老长辈当旗帜或顾问,甘阳说"谁来当主编?他懂吗?!",希望自己杀出一条血路来,这种姿态让后来年轻人羡慕不已。

  

八十年代的幸运儿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123.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