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杨天石:蒋介石父子招抚台独“大统领”廖文毅始末

更新时间:2016-04-25 17:36:46
作者: 杨天石 (进入专栏)  
[20]

   他说:

   台湾人的血统并不像中国人所想的那么纯粹、那么[1] 简单,事实上在自福建与广东的

   移民中,混合了原住民、1590年首先发现台湾、称这里为“美丽岛”的葡萄牙人,1624

   年占领台湾南部的荷兰人、1626年占领台湾北部的西班牙人、1895年征服全岛统治直

   到1945年的日本人的血统。[21]

   众所周知,除原住民外,台湾地区居民的大部分来自福建、广东等地。其间,虽有人和外国人通婚,但属于个例。廖文毅夸大事实,将“台湾人”视为多国、多民族的“混血”种,完全是荒唐的虚构。

   廖文毅在虚构出混血的“台湾人种”之后,将“台湾人”和“中国人”区别,逐一攻击“中国人”的所谓“劣根性”,例如“无能”、“懒惰”、“专制”、“贪污”、“欺骗”等等,企图以此煽动“台湾人”对“中国人”的仇恨。该小册子说:“台湾人当然痛恨中国人,当成可恨的仇敌。他们一直把外省人叫成‘阿山’,或者‘猪’,全部巴不得把所有外省人都从这个海岛赶出去,也留心这种机会的到来。”[22]小册子中,廖文毅甚至否认中国人民英勇的抗日战争和战后光复台湾之间的关系,声称“将台湾自日本帝国分离,中国在直接方面,一点功劳都没有。如果不是美国军力的支援,中国打赤脚,想要用阳伞当降落伞的兵,怎么能平平安安占领台湾这个海岛?”

   在小册子的“引言”中,廖文毅称:“西太平洋显然变成了西方民主的前线,如果这一线要固守,就必须防卫台湾。”他要求创造一个“台湾人的民主共和国”,成立包括菲律宾、澳大利亚、印尼、南韩在内的“西太平洋联盟”,防止“赤色帝国主义”入侵台湾。他甚至要求,由联合国派出一支“治安武力”占领台湾,将台湾人从中国人的秕政及压迫下解放出来。[23]

   在小册子中,廖文毅吹嘘,在台湾和海外,台湾再解放联盟已有会员30万人,而实际上,连200人都不到。

   廖文毅将该小册子寄给美国人,本意是借美方之力,在美国境内出版。但美国只将之收入中央档案机密文件(Confidential U.S.State Department Central Files),储存起来。一直到1957年夏,廖文毅在日本,才将之修改,由杨逸舟翻译为日文,定名为《台湾民本主义》,由台湾民报社出版。

  

三、廖文毅在日成立“台湾共和国”,台湾当局一再要求日方禁止

   侨居香港的台湾人较少,加之香港当局多次通令,禁止侨民从事政治活动。1948年底,台湾再解放联盟只剩下可怜的5个成员,而当时在日本的台籍侨民则约在2万5千人以上。1950年2月,廖文毅将“联盟”由香港偷偷地迁往日本,谋求更大发展。同月28日,廖文毅在东京成立“台湾民主独立党”,廖当选主席,拟于3月18日公开演讲。但是,廖以假名非法入境,3月16日,当时中国驻日代表团团长朱世明访问盟军总部,要求取缔。17日,盟军总部逮捕廖文毅,处刑6个月,关押于东京巢鸭监狱。[24]4月11日,蒋介石致电朱世明,要求相机与美方交涉,“该逆将来期满遣返手续,应归我驻日代表团侨务处办理”。[25]不过,美国正设法接触在未来可能成为台湾领袖的本土人士,因此,拒绝中国政府要求,在将廖文毅关了差不多7个月之后,于10月12日以“政治亡命者”的身份将其释放。经日本政府特许,廖文毅遂居留日本。

   1952年,“世界联邦”在日本广岛召开所谓“第一次亚细亚会议”。1954年11月1日,又在东京召开第二次会议。两次会议,廖文毅均率团参加,要求联合国早日讨论台湾问题。1955年4月18日,亚非会议在印尼万隆开会,廖文毅致函大会,指责蒋政权“非法”占领台湾,实行独裁统治,认为只有台湾独立,亚洲才能和平。该函曾在大会上由印尼首相宣读。7月18日,艾森豪威尔、布尔加宁、艾登和富尔等四巨头在日内瓦举行“最高级”会议,台湾民主独立党向会议提出台湾永久中立的主张。[26]

   1955年9月1日,廖文毅在东京散发传单,宣布成立“台湾临时国民议会”。议员24人。以廖文毅为名誉主席,郭泰成为议长,郑万福为副议长,林澄水为事务总长,陈哲民为外交委员长、蔡锦霞为财务委员长。事前,台湾当局曾饬令其驻日“大使馆”向日本外务省提出《节略》,要求设法阻止。《节略》内称:“此辈分子不但对中国政府所持宽容之立场未加理会,抑且以日本作为基地,进行其推翻中华民国政府之非法活动,倘再任其演变,不但妨害中华民国政府之威信,抑亦有害于中日两国之友好关系。”9月1日,台湾当局“外交部”召见日本公使宫崎章,除要求设法制止外,并要求日方“监视伪党集会活动,向我提供情报”。[27]日本外务省答称:“根据日本现行法令,除非发生暴力行为而直接有碍治安者外,无法禁止室内集会”。[28]

   同年11月,“临时国民议会”通过“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组织条例”。12月,廖文毅被选为“大统领”,吴振南为“副大统领”,简文介为秘书长。下设“外务省”、“内政省”、“财政省”、“文教省”、“侨务省”、秘密情报部、铨衡委员会等部门。

   1956年1月,台湾当局驻日“大使馆”奉命数次派人向日本外务省交涉,外务省仅应允口头劝阻。日本警视厅则托词“格于法令”,不采取行动。1月26日,台湾当局“外交部”召见日本“公使”宫崎,告以廖文毅将在日成立“临时政府”,“我方对此极为重视”,“如日方再予纵容,对我殊欠友好”,要求宫崎致电外务省“协助制止”。

   2月7日,台湾当局“总统府”秘书长张群奉蒋介石指示,致函台湾当局“外交部”称:

   此事应切实与日方交涉,可告以若放任此种具体之叛乱组织在日本活动,则无异证实外间谣传日本对台湾仍具野心,望其切实予以取缔,禁止此辈活动。[29]

   2月10日,台湾当局“外交部”长叶公超约见日本“驻华大使”堀内谦介,要求禁止廖文毅在日本从事政治活动。叶称:

   廖在日本并无正当职业,其居留在日显纯为推行以中国政府为目标之叛乱组织,日政府如继续准其在日居留,似应以其不作任何政治活动为条件。

   叶并称:“台湾过去曾受日本统治,现日政府倘不能制止此种活动,不明真相者或竟因而揣测造谣,中伤中日两国感情。”叶要求堀内转报日本政府,对廖文毅“在日从事本反中国活动,予以有效的制止”。

   2月21日,台湾当局新任“驻日大使”拜会日本外务省次官门胁,递交备忘录,重申台湾当局立场,要求日本政府采取与香港政府同样的办法,勒令台湾民主独立党停止活动。2月27日,台湾驻日“使馆”再次派员会晤日本外务省主管,敦促日本政府依照入国管理令及刑法有关妨害国交罪的有关条款,严予取缔。

   尽管台湾当局一再向日本外交当局交涉,但都没有产生效果。1956年2月28日,廖文毅在东京举行二二八事件第九周年纪念会,同时举行“台湾共和国临时政府”成立酒会。参加者约120人,其中,有日本人约10名,有三、四个日美记者。会上,宣读“脱离异民族”的所谓《独立宣言》,内称:

   我们台湾民族为爱好和平自由的民族,求自由,祈愿和平,谋繁荣之路,以自由、独立为基础。根据此认识,基于必然之要求,我民族代代为脱离异民族之支配而奋斗。台湾历史就是台湾民族对异民族支配势力斗争的斗争史。

   该宣言声称:“我们对内实行台湾民本主义,对外协调国联,以贡献人类文化,增进世界和平,为我们台湾共和国之权利、义务、使命。”[30]

   《宣言》所称“台湾民本主义”系廖文毅同年所著书名,被台独成员称为“建国蓝图”,其中声称台湾人是所谓的“混血的民族”最早见于“台湾再解放联盟”的英文刊物《台湾论坛报》,而被廖文毅所著英文小册子《台湾的声音》(Formosa Speaks)所大肆宣扬。

   会后,廖文毅照会日本外务省和各国驻日大使馆,重弹由联合国举行公民投票的旧调。不久,原“临时国民议会”改称“台湾共和国临时国民议会”。9月1日,公布14章、101条的《临时宪法》,决定以“青地白色日月之和平旗”为“国旗”。自此,廖文毅领导的台湾独立运动就政党、议会、政府、宪法、国旗五者齐备,像模像样了。

   “临时政府”的机关刊物是《台湾民报》(旬刊),发行的其他刊物、小册子则有《台湾公平报》(月报)、《台湾公论》(月刊)、《自由台湾》《台湾青年》,并以“台湾通讯社”名义发布英文《新闻简报》等,投寄日本外务省、各国驻日使馆、各报馆、通讯社等处。

   廖文毅的“台湾共和国”成立于日本,因此,台湾当局继续与日本政府交涉,表明强烈反对的立场。1957年1月14日台湾当局“外交部”次长沈昌焕邀晤日本堀内大使,郑重表明:

   日本放任伪党在日活动,充分反映日本对中华民国之不友好与欠缺诚意。中国方面并不要求日方将廖文毅等逮捕送台,亦未请日方将彼等驱逐出境,中国政府仅要求日政府制止此辈在日本领土内之颠覆中华民国政府之活动,而日本政府始终藉口依法无从取缔,未采取任何行动。日方人士每表示感激我总统与政府对日宽大,而事实上竟对诽谤中国总统,企图颠覆中国政府之廖逆组织,坐视不问,宁非日本对华外交上之一大讽刺!

   面对沈昌焕的质问,堀内默然无语,只称:将转报政府。

   同年9月初,台湾当局获悉台湾民主独立党在日本发行债券,当即饬令驻日“使馆”向日方交涉制止。日方答称:在日募集公债违反日本法律,如属实,自当依法处理,但不久,日本大藏省表示,台湾驻日使馆提供的“债券”写明“借用”二字,并非公债,不能治罪。驻日“使馆”虽据理反驳,日方则坚持无法治罪,仅允加以警告。关于廖文毅等在日发行不定期刊物一事,台湾驻日“使馆”也屡次交涉,日方均称:战后日本言论、思想、出版极端自由,无法取缔。

   1958年,台湾当局“外交部”获悉:有台籍侨民贩毒,资助民主独立党,其“临时政府”的政务委员、财政部长曾炳南本人则因贩毒被捕。台湾当局“外交部”再次饬令驻日“使馆”严重交涉。日方仅表示,正在审理中,尚不能确定有罪与否,将严重警告该党“自行约束”。

同年1958年9月5日,台湾民主独立党在东京新桥举办讲演会。台湾驻日“使馆”向日方致送《节略》,声称室内集会,法律无法阻止;现在公然在室外集会,理应迅予取缔,但日方迄无书面答复。1959年2月27日,民主独立党在东京新桥车站广场举行“二二八革命十二周年暨台湾临时政府成立三周年纪念大会”。次日,又在东京举行酒会。同时,廖文毅等在名古屋、神户、大阪等地举行纪念会,台湾驻日“使馆”派员分别向日本外务省及警视厅要求阻止。日方仍仅答应劝告及监视,不肯出面禁止。(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90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