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文莉:戏·梦初选——特朗普和桑德斯的够崛起

更新时间:2016-04-23 22:47:07
作者: 朱文莉  

  


   朱文莉,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导言

   美国2016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民主党方面希拉里和桑德斯尚未决出最终的胜负,而共和党方面特朗普则异军突起、占尽上风。桑德斯和特朗普均非传统的政客型总统候选人,在今年的大选初选中显得格外耀眼。

   本文节选自朱文莉老师的“戏·梦初选”讲座,并添加了小标题以方便阅读。朱文莉教授将特朗普和桑德斯二人分别用“戏”和“梦”来指称,深入分析了特朗普和桑德斯能够崛起的原因,并以此为契机对接下来的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做了预测。

  

*朱文莉老师在讲座结束后与同学们互

  

   主持人:非常感谢各位同学能够来到通识教育的讲座,大家都知道,美国大选最近非常热闹,出现很多新的现象,也可能是决定性的一场大选,虽然很热闹,但是有的时候这些程序性的以及它背后的逻辑,我们可能不是特别清楚。今天非常高兴请到了国际关系学院的朱老师,如果关心美国问题应该都很熟悉,朱老师是这方面的专家,最近写了一些文章,我就不多介绍了,请朱老师带来讲座,大家掌声欢迎。

  

   朱老师:好,谢谢各位,其实开场白做得很好,把我今天两个主要的要点给点出来了,其实美国每四年一次的大选,大家一般关注的时间要晚得多,到8月份,两党举行全国代表大会正式推出自己的总统候选人之后,一般那个时候海外的媒体,特别是中国的媒体才开始追踪报道,真正热闹起来可能要到今年的10月份。但是2016年这个大选非常奇怪,甚至不是从今年开始,从去年的秋天、冬天就开始成为媒体追踪报道的焦点,到今年初选正式开始投票那就更是了,大家关注追踪的热情特别高,而且戏剧性场面不断,于是在中国我也看到网上有人说,比看《纸牌屋》还来劲儿,一集一集追到现在,于是有各方面的邀请要来谈一谈,怎么理解今年美国大选?会不会出现一些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变化?会不会是一个历史性的选举?会不会带来一些重大的转折?包括对中国的外交处境也好、对整个世界政治潮流的影响,会不会是非常戏剧性的?

  

*《纸牌屋》风靡一时,人们用剧中安德伍德总统戏仿了美国2016年总统大选的海报

  

   所以今天这个讲座等于提前了半年来做,一般春季学期还不会跟大家谈美国的大选,今天这个题目确切地讲,应该谈的是他们的初选,两党党内首先要进行一个竞争,筛选出自己的总统候选人来,而今年的初选我给它概括了一个题目,所谓戏·梦,中间应该加一个点,分别指两个人,“戏”的一面可能是左手这位共和党方面呼风唤雨的唐纳德·特朗普,他来代表,“梦”的一面是右手这位,是民主党方面伯尼·桑德斯,他来代表,一位戏剧人士,一位梦想家,搅动了美国两党的初选。简单地说,这可能是到现在媒体,包括原来并不钻研美国政治的各方专家,这么早开始密切追踪美国初选的两个引子。

  

1.“特朗普旋风”的兴起

  

   下面是我们先从左边这位戏剧性的人士谈起,这也是现在有时候被命名为“川普旋风”、“川普飓风”,就看你对他是一个积极的态度还是一个否定的态度来谈论这个人。他绝对是一个政坛新人,在去年以前并没有正式从政,没有任何的行政经验、立法经验、司法经验,是一个商界人士,反而是在中国有一些知名度甚至有一些粉丝看了他当初在美国电视台,著名的真人秀节目《学徒》,那里面有点像实战商学院似的,帮助想创业、想投资的人进行比较筛选,指点他们进行一个商业规划,他以一个是自己房地产大亨亿万富翁的身份,靠那个节目被全美的电视观众所知,后来开始有了世界知名度。

  

*特朗普的公共形象向来颇受争议,图为当地时间3月4日特朗普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参加竞选集会

  

   他本来以这么一个成功商业人士兼电视名嘴的形象在美国社会中间活跃,但是去年很意外的,他宣布要加入总统候选提名人的共和党方面的竞争,在去年夏天的时候,大家都把他当成一场闹剧看待,把这个人当成一个小丑看待,这么一个没有任何政治资历没有任何的政界人脉资本,突然卷入政治竞争,第一次顶多试试水,让大家熟悉一下,不可能是一个真正严肃的政治竞争者,但是没想到去年他加入战团开始一路领先至今,我们接下来做一些具体的分析,大家可以看,如果按照现在这个选举进程,如果共和党没有进行重大的规则修改的话,他很有可能拿到共和党候选人的提名,概率来讲他有50%的可能,是下一届美国的总统。

  

   这么一个意外,确实使美国的共和党措手不及,当然也使美国整体的政界闹翻了天,现在也变成一个世界性的话题,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虽然没点名,但是肯定是指特朗普,从3月开始他会见一些国外政要的时候,人家就开始主动地在问,美国政治到底出了什么事儿?美国政治搞出这么多意外人物,让我们怎么应付?怎么理解未来的国际秩序,会不会因此受到动摇和影响等等,奥巴马说这个话,其实是对川普崛起迟到的回应,为什么一个新人,在大家不看好的情况下,在短短半年多的时间里面,就把美国甚至整个世界开始搅得天翻地覆,吸引了大家的眼球,现在被迫要严肃认真地对待他,我们一步一步来追述一下他崛起的这个过程。

  

   我给他总结到现在可以说四个回合,第一个回合在初选投票之前,大概去年夏天开始宣布竞选,一直到去年年底,没有进行任何投票呢,但是共和党内凡是宣布竞选的人开始组织起来,美国几大电视台开始组织电视辩论。那个时候共和党方面,特别是共和党的我用了这个词,叫“建制派”,也可以叫既得利益者,也可以叫党内大咖,那批共和党高层,一开始出来竞争,其实是很高兴的,偷着乐的,川普一下子提高了共和党初选的关注度和影响力。川普作为一个电视名嘴,他在电视镜头面前的感觉,甚至超过很多资深的政客,比那些人更能演,更能做及时反应,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开始川普采取的策略就是挑战美国著名的政治正确标准,政治正确标准不是美国任何一部分官方文件规定的,比如,美国两个党派,美国的国会、哪个委员会、政治组织给过一个明确的定义,差不多是一个约定俗成,但是非常强有力的潜规则。

  

   从1960年代后期开始酝酿到七八十年代基本形成一个大家约定俗成的这么一套语言规范,到了80年代,1980年代后期,90年代的时候美国很多著名媒体公开认证过,我们的报刊、我们的电视台认为,什么样的词是符合这个标准的,什么样的词不符合这个标准的,什么样表达严重违反标准的时候我们做那个处理,大家看美剧,美国电视节目的时候,时不时听到哔的一声,把那个词去掉,你们不要以为那个都是骂人的话,有些是所谓政治不正确的话,前排同学可能已经看到这个定义了,凡是你的用词被认为可能对少数弱势社会群体构成冒犯的时候,这个就是政治不正确。

  

*特朗普以犀利、乃至于极端的言辞吸引了大量的眼球,但也因此受到许多美国人的反对和抗议

  

   举简单的例子,比如说我们上学的时候,那时候黑人还有一个词,现在可能都没听说过,黑奴(英文),那个时候是可以公开用的,在公共场合你可以用这个词称呼黑人的。后来逐渐演变说这个词是绝对不可以出现的,一般在中国人中间翻译成黑奴,绝对不能叫现在的黑人。但是正式的政治标准出来以后黑人也是不正确的,非常正式地叫非洲裔美国人,于是就变成随口说一个黑人人家会不会把你毙掉,那也未必,有一些偏左的、自由派的、政治正确标准比较严格的电视台有可能,有些偏右的可能睁只眼闭只眼,像这个用肤色可能构成冲击的词,这个被删掉。

  

   比如,还有一些习惯的叫法,比如说盲人,这个确切地说,在正式表达中间是不能直接叫人家盲人的,叫视力有障碍者。以前我们可能说瘸子,这个绝对不行的,叫腿脚行动不便的人士,反正要把所有带有冒犯色彩,使受众群体或者其他社会人士感到不正确的词,这中间都列出来了,包括种族、性别、年龄、残障,当然包括后来的一些家庭伦理、性向歧视,这个范围会越来越广。违反了这个标准的话、政治不正确的话不能进入美国主流的表达被主流社会边缘化。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966.html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平台:通识讲座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