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丁莉丽:“微时代”文化批评何为

更新时间:2016-04-21 11:29:19
作者: 丁莉丽  
批评家也应该从“微时代”特有的语境入手去理解、考察,分析其背后的动因及可能造成的影响。唯有这样,才能真正获得有价值的研究成果。

   日新月异的现状,对于从事当前文化批评的学院派批评家提出了新的挑战。批评家要善于利用新媒体,因为对于批评家而言,如果没有进入微博、微信的领域,也就失去了和“微时代”的文化体验者所处共同语境的机会。试想,如果自己不身处其中,又怎能对此发言呢?有些批评家带着固有的思维定式,先将“微平台”上的流行文化打入“浅薄”行列,然后推出一系列带有很强武断性和主观性的“陈词滥调”。而当前“微平台”的草根化,其实也和很多文化批评家对其的疏远和隔膜有极大的关系。很多批评家表现出对于新媒体的冷漠和抗拒,既不愿意面对,也不愿意尝试使用新媒体,这样既失去了近距离把握和体验研究对象的机会,同时也失去了一个重要的文化批评传播平台。

   当然,使用新媒体平台对于很多文化批评者而言有些勉为其难,因为这涉及年龄、心态以及环境等问题,因此,我们也不能要求所有的批评者必须亲力亲为,利用“微平台”直接开展批评活动。在充分利用“微平台”方面,批评机构应该承担更多的工作。批评机构不应将“微平台”视为一块“飞地”而自动放弃,让文化批评的传播范畴仅仅局限在学院派内部。尤其是一些隶属于学院派的文化批评机构,诸如批评中心、评论期刊等应该积极参与到微文化平台的建设中,比如通过建微博、微信批评平台,将前沿性的批评信息及时推送出去,以扩大批评的影响力。在这些方面,传媒界显然更为前沿,一些传媒界的文化批评者经过几年的精耕细作,基本已经成为微博上的著名大V,一些批评机构也早已在微博和微信上占有一席之地。但其他文艺领域则显得相对滞后,大多数文学评论期刊基本和“微平台”绝缘,即使拥有平台也疏于打理。同时,拥有微博账号的纯文学评论家相对偏少,其中影响力较大的要数北京大学的张颐武教授。他较早在网上开博客、建微博,经过几年的历练已经成为网上的著名大V,粉丝已经达到780余万。随着微信的兴起,也有相当一批文化批评家拥有了个人微信公众号,如朱大可、金元浦等前沿批评家。2014年5月,财经记者吴晓波推出了自己的个人频道,每日将自己的文章和在爱奇艺上播出的视频上线,短短50天,订户达到50万。虽然吴晓波的评论隶属于财经领域,但是他的做法对于学院派批评机构和批评家也具有参照价值。因为对于文化批评界而言,不但要努力在“微平台”上发出自己独立的声音,还应该探究如何让这些声音在纷繁芜杂的文化场中凸显出来、响亮起来。唯有这样,才能更好地承担时代赋予的责任,实现文艺批评价值的最大化。

   2.关注微话题,努力担当“意见领袖”

   “微平台”上形成的文化热点和沸点,呈现出“八卦化”、琐碎化、微小化、草根化的特征,而且这种草根化和“八卦化”的信息越来越呈现出主流化的趋势,尤其是在消费主义逻辑的引导下,文化生态的失衡已经越来越明显。因此,文化批评的介入,尤其是独立文化批评的介入,显得非常必要。正如亨利•杰罗所说:“在一个社会缺少能够批判地分析它的矛盾的知识分子的情况下,主流文化会更为有效地传播它的坏影响。而且,如果没有一个文化批评的领域,抵抗的知识分子在公众事务中就不会有自己的声音。”⑩文化批评界不但要努力建设“微平台”,而且要努力经营好这一平台,及时关注微文化的热点话题,发出学院派独立的声音。

   比如陶东风教授对《甄嬛传》的批评,就是针对大众将《甄嬛传》奉为“职场启示录”“职场宝典”的网络狂欢所发出的一个独立而清醒的声音。陶东风教授认为,“比坏哲学”是《甄嬛传》所传播和宣扬的价值观。他说:“近几年流行的官场小说、宫斗剧就是这种社会风气投射到文艺创作中的一个结果。这些作品的一个共同主题是权谋:谁的权术高明谁就能在社会或职场的残酷竞争中胜出;好人斗不过坏人,好人只有变坏、变得比坏人更坏才能战胜坏人。”(11)其实,这一观点最初见于他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重建我们的生活理想》,但是该文当时并没有引起很大的反响。后来《人民日报》向他约稿,他从这篇文章中截取了一部分交给了《人民日报》,并将涉及大学生抄袭的案例替换为电视剧《甄嬛传》的案例。没有想到的是,《人民日报》发表的这篇文章经由微博和微信的传播,他的观点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12)除此之外,朱大可对于电影《金陵十三钗》“情色爱国主义”大片的批判,周志强认为当下青春电影所呈现出来的“青春文化”不是“青年文化”的观点,都曾经在网络上引起很大的反响。

   当然,这些专家的观点也不见得完全获得网民的赞同,但是,文化批评家面对热门话题,将一种独特的、理性的声音植入习惯于网络狂欢的“微平台”,而且部分担当了“意见领袖”的作用,值得我们称道。从网络平台来看,群体从众心理、非理性追捧行为比较普遍,即桑坦斯所谓的“群体极化效应”非常明显。桑坦斯认为:“如果一个团体在一开始就有某些偏向,那么其成员就会在这个方向上提供更多的论点,只有极少部分会转移到另一方向,所以结果往往是朝着偏移的方向继续前行,最终形成极端化的观点。”(13)“意见领袖”的介入与引导,正是纠正网络江湖“部落化”“群体极化”的重要力量。从这一角度而言,“微平台”给学院派文化批评家们预留出了生存、发展的空间,因为学院派批评的介入,对于“微平台”自身的平衡发展有着不可替代的积极意义。

   3.调整写作风格,建构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互动的平台和桥梁

   微时代的文化格局,使得学院派的批评更加难以发挥影响力。如何来破解这一困局?评论家除了深度介入、努力去建构自己的批评平台,还应该面对这一环境适当调整自己的写作笔法,探究如何让自己的文章化艰涩为直白、化深奥为浅显,努力建构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互动的平台和桥梁。

   首先,应大力提倡“微评论”的写作。如今的微评论,已经不限于微博140个字的微评,也不完全局限于“短小精悍”,因为“长微博”的嵌入、微信转发的不限字数,“微评论”的概念已经完全不同。事实上,目前“微平台”上转发量非常大的评论文章,除了一些原创的短评,还有一大部分是在传统媒体上发表的两三千字左右的评论文章。随着新媒体的快速发展,这些微评论的转发量在快速增长,影响力也在日渐扩大。因此,应鼓励学院派批评家针对当前文化现象,及时写作短平快的评论文章,在“微平台”的大众文化潮流中传播理性、独立的声音。

   其次,在个人写作风格上,应该倡导具有鲜明个性化的文字。正如大卫•波德维尔所说:“区别数以千计的评论凭借的更多是写作风格,而非才智、深度或者专业性。”(14)那些个性鲜明、文风别具一格的评论者往往更能脱颖而出,为读者所关注,他们也更易于在“微平台”上构建起自己的粉丝群。如在当前网络上享有盛名的草根剧评人“押沙龙在1966”和“北小京看话剧”,分别凭借其犀利的言辞、辛辣的文风和凝练大气的剧评风格,在微博上引起巨大的反响。尽管到目前为止,这两位剧评人选择匿名,但并不妨碍他们在网络江湖中的巨大影响力,并引起了学院派和民间的广泛关注。同样,“鹦鹉史航”“大旗虎皮”“周黎明”等,这些隶属于学院派的批评家,凭着专业、理性的见解和幽默独到的文风,成为网络上颇具声势的“知名影评人”。他们在“微平台”上发出的影评声音,在很大程度上引导了“口碑”的走向,很多时候已经让电影出品方不敢轻视。

   我们可以乐观地预测,随着更多学院派“意见领袖”的成长,独立、具有严肃性的文化批评也会在商业氛围浓重的“微平台”上占有自己的一块领地,从而让“微平台”上的评论变得更为理性、专业,以更好的姿态引领大众从消费主义意识形态掌控下的“身份”中突围出来,并促进“微平台”中大众审美素养的提升和健康文化氛围的营造。

  

  

   注释:

   ①林群:《理性面对传播的“微时代”》,《青年记者》2010年第2期。

   ②[加]马歇尔•麦克卢汉:《媒介——论人的延伸》,何道宽译,商务印书馆,2000年,第23页。

   ③[英]迈克•费瑟斯通:《消解文化:全球化、后现代文化与认同》,杨渝东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105页。

   ④[英]迈克•费瑟斯通:《消解文化与后现代主义》,刘精明译,译林出版社,2000年,第165页。

   ⑤[美]克里斯托弗•贝里:《奢侈的概念:概念及历史的探究》,江红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第12-14页。

   ⑥“信息茧房”这一概念由凯斯•R•桑坦斯在《信息乌托邦》一书中提出,他认为:信息传播中,因公众自身的信息需求并非全方位的,公众只注意自己选择的东西和使自己愉悦的通讯领域,久而久之,会将自身桎梏于像蚕茧一般的“茧房”中。参见[美]凯斯•R•桑坦斯:《信息乌托邦》,毕竞悦译,法律出版社,2008年,第83页。

   ⑦⑧⑨[美]刘易斯:《让我们严肃一点:青年文化授课笔记》,[美]托比•米勒编:《文化研究指南》,王晓路等译,南京大学出版社,2009年,第265、263、264页。

   ⑩[美]亨利•吉罗、戴维•季维、保罗•史密斯、詹姆斯•索斯诺斯基:《文化研究的必要性:抵抗的知识分子和对立的公众领域》,罗钢、刘象愚主编:《文化研究读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年,第78页。

   (11)陶东风:《〈大长今〉比〈甄嬛传〉价值观更正确》,《人民日报》2013年9月19日。

   (12)这一事例来自于笔者参加2014年5月在北京举办的“微时代的文化与艺术”学术会议,由陶东风本人在会议上讲述。

   (13)[美]凯斯•R•桑坦斯:《网络共和国:网络社会的民主问题》,黄维明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第47页。

   (14)[美]大卫•波德维尔、克里斯汀•汤普森:《观照电影——艺术、评论和产业观察》,何超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4年,第83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868.html
文章来源:《中州学刊》(郑州)2015年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