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鲍威尔访华与中美关系的改善

更新时间:2001-07-29 15:11:00
作者: 叶自成 (进入专栏)  

  

  2001年7月28日,美国国务卿鲍威尔对北京进行了正式访问,这是自从4月初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美国出访中国的最高级政府官员。江主席接见了他并与他就中美两国关系再次交换意见。这是自2001年4月3日的中美撞机事件以来,中美两国最高级别的会晤,具有重要意义。

  

  它可以说是中美自撞机事件以来低潮时期的结束,是中美关系向着改善的方向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正如鲍威尔在谈到中美撞机事件时说的那样,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有时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有让人恼火的时。“这就像中美撞机事件以及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一样,事情就这样突然发生了,并且哪一方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事情的确发生了,并且给双方都造成了伤害,我们都为此感到非常痛心。问题是,两国应该面对它们,坐下来,通过谈判解决它们,而不能让这个不幸的事件长久地危害到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鲍威尔访华可以说为撞机事件划了一个句号。

  

  鲍威尔访华取得的成果是:

  

  1都重申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在会晤中,中国方面向美国表明的立场是,当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重要时刻。两国关系前一段遇到困难,经过双方努力,近来取得一些改善和发展。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中美关系,始终认为中美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美关系现在既面临着机遇,也存在着挑战。中方希望双方恪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妥善处理存在的分歧,使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维护亚太和世界和平与稳定是中美两国共同利益所在,也是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谋和平、求发展、促合作仍然是本地区形势的主流。 正如江泽民对鲍威尔所说,中美关系良好发展不仅使两国人民从中受益,而且也使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民也从中受益。 鲍威尔对此表示赞同,表示美方注意到中国领导人强调和平与发展的重要性,美国和中国同样面临着维护和平和促进发展的任务。美方愿同中方加强合作,共同创造和平的国际环境。

  

  2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双方就两国元首在今年10月在上海亚太经合组织第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的会晤具有重要意义达成了共识,都表示要为这次重要的会晤创造良好的条件。鲍威尔表示,他对北京进行的访问,就是为布什总统访华作准备。他还说,布什总统也一直期待着今秋对北京的访问,抱着寻求对话与合作的目的来中国访问。布什对即将来华访问感到“激动不已”,期望与江主席建立良好的个人友谊。可以预见,布什的访问将进一步改善中美关系。

    

  3澄清了双方在台湾问题的立场。江泽民向鲍威尔指出,在台湾问题上,我们将继续坚持邓小平先生制定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海峡两岸人民同为中国人,没有人会比中国政府更希望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只要台湾当局接受一个中国原则,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处理两国关系和台湾问题的基本框架。坚持三个公报的原则,中美关系就能健康发展。鲍威尔虽然没有强调三个联合公报,但表示,在台湾问题上,布什政府会象近30年来历届美国政府一样,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这比布什总统前一段时间表示的要协防台湾的论调是不同的。

  

  此外2001年7月25日,中国外交部长唐家璇在河内与出席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的美国国务卿鲍威尔举行会晤,双方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地区问题交换了意见。7月28日,鲍威尔又对北京进行了正式访问,这是自从4月初中美撞机事件发生后美国出访中国的最高级政府官员。江主席接见了他并与他就中美两国关系再次交换意见。这是自2001年4月3日的中美撞机事件以来,中美两国最高级别的会晤,具有重要意义。

  

  它可以说是中美自撞机事件以来低潮时期的结束,是中美关系向着改善的方向转变的一个重要标志。正如鲍威尔在谈到中美撞机事件时说的那样,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有时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有让人恼火的时候。“这就像中美撞机事件以及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一样,事情就这样突然发生了,并且哪一方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事情的确发生了,并且给双方都造成了伤害,我们都为此感到非常痛心。问题是,两国应该面对它们,坐下来,通过谈判解决它们,而不能让这个不幸的事件长久地危害到两国关系的正常发展。”鲍威尔访华可以说为撞机事件划了一个句号。

  

  鲍威尔访华取得的成果是:

  

  1都重申了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在会晤中,中国方面向美国表明的立场是,当前中美关系处在一个重要时刻。两国关系前一段遇到困难,经过双方努力,近来取得一些改善和发展。中国政府高度重视中美关系,始终认为中美发展建设性合作关系符合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中美关系现在既面临着机遇,也存在着挑战。中方希望双方恪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的原则,妥善处理存在的分歧,使两国关系健康稳定地向前发展。维护亚太和世界和平与稳定是中美两国共同利益所在,也是两国人民的共同愿望。谋和平、求发展、促合作仍然是本地区形势的主流。 正如江泽民对鲍威尔所说,中美关系良好发展不仅使两国人民从中受益,而且也使世界其它国家的人民也从中受益。 鲍威尔对此表示赞同,表示美方注意到中国领导人强调和平与发展的重要性,美国和中国同样面临着维护和平和促进发展的任务。美方愿同中方加强合作,共同创造和平的国际环境。

  

  2这两次会晤的另一个重要成果是,双方就两国元首在今年10月在上海亚太经合组织第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举行的会晤具有重要意义达成了共识,都表示要为这次重要的会晤创造良好的条件。鲍威尔表示,他对北京进行的访问,就是为布什总统访华作准备。他还说,布什总统也一直期待着今秋对北京的访问,抱着寻求对话与合作的目的来中国访问。布什对即将来华访问感到“激动不已”,期望与江主席建立良好的个人友谊。

    

  3澄清了双方在台湾问题的立场。江泽民向鲍威尔指出,在台湾问题上,我们将继续坚持邓小平先生制定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基本方针。海峡两岸人民同为中国人,没有人会比中国政府更希望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只要台湾当局接受一个中国原则,什么问题都可以谈。中美三个联合公报是处理两国关系和台湾问题的基本框架。坚持三个公报的原则,中美关系就能健康发展。鲍威尔虽然没有强调三个联合公报,但表示,在台湾问题上,布什政府会象近30年来历届美国政府一样,奉行一个中国的政策。这比布什总统前一段时间表示的要协防台湾的论调是不同的。

  

  此外,还有两点值得特别注意:

  

  1鲍威尔向中国领导人表达了一些善意,改变了前一段时间美国方面对华政策强硬的倾向。鲍威尔在访问中国时说,中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文化,目前正在深化改革开放。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将对世界经济发展发挥更大作用。鲍威尔在谈到中国的经济建设时说,他在1983年曾来到中国访问,中国从1983年到2001年期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还衷心地向中国领导人和中国人民表示祝贺。鲍威尔还称赞中国领导人勇于改革、不畏风险,领导全体中国人民向着21世纪的更美好的生活前进。他还称,美国将保持同中国合作,促进中国的伟大变革得以持续下去。鲍威尔还说,中国的改革开放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利益。美国希望看到中国继续发展和进步。 鲍威尔还主动表示,“加强美中高层往来是十分重要的,我邀请唐家璇外长出席今年九月纽约联合国大会之后去华盛顿进行访问。”

   

  2尤其值得注意的,鲍威尔访华期间再次重申他来华前向美国报界谈话时提出的美国希望同中国建立建设性关系、美国愿意同中国发展友好合作关系,而不是对抗关系、美国无意与中国对抗的观点。他说,美国并不认为中国是敌人,美国需要同中国发展友好合作,美国希望面向未来,对于两国之间存在的不同看法或分歧,双方完全可以以坦率和开诚布公的方式寻求妥善解决。鲍威尔于7月28日上午在美国驻华大使馆接受了中央电视台的独家采访,期间他反复表示美国无意对抗中国,并希望中美关系从撞机事件的阴影中走出来,朝着友好的方向发展。他认为,美中两国应该是朋友关系,而不是敌对关系,两国的关系是有理由向好的方向发展。

  

  如何理解鲍威尔所说的中美关系是建设性的关系?有一些学者分析指出,所谓的“建设性关系”至少包含三层意思:一是中国不是前苏联,美不希望中国发展成为与美全面对抗的全球性大国。中国正在崛起,“有潜力挑战”美的全球地位,但并不是美“不可避免的敌人”;二是“建设性”的原则在于“不对抗”。强调中美竞争关系不是对抗关系,竞争对手不等于敌手。中美作为两个大国,竞争虽难避免,但应坦诚面对分歧,中美需要一种相互尊重的竞争关系;三是中美关系很复杂,双方有共同利益,也有冲突和矛盾。在大多数问题上,中美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这些看法是很中肯的。

  

  除此而外,我还想特别指出,鲍威尔所说的建设性关系与过去克林顿时期的中美建设战略性伙伴关系是有所不同的。

  

  1那时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虽然是一种对话机制,但它是一种全面的关系,政治内涵具有重要意义,而鲍威尔所说的建设性关系,侧重于强调两国在经济利益上的共同点,正如鲍威尔说,中国对于美国来说相当重要,美国的广大消费者受惠于从中国进口的价格低廉的商品,同时,中美贸易不断发展也有利于美国抵御国内通货膨胀的压力。另外,美国企业界在中国有巨大的投资,所有这些都让人相信,美中关系应该向积极的方面发展。

  

  2克林顿时期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虽然也承认两国有矛盾,但更强调两国利益的共同的一意。而鲍威尔所说的建设性的中美关系,则既强调中美共同的一面,又突出矛盾性,具有不确定性。正如鲍威尔所说,美中关系是很复杂的,很难用一个单词,比如合作伙伴或敌人(partners or enemies),来概括两国间的关系。他认为美中关系应该是战略竞争关系。美中两国在处理存在的分歧时应该坦白直率,共同努力,促进两国关系的发展和地区和平的实现。

  

  3鲍威尔访华时表达的观点能否代表布什政府对华政策的重大转变还有待观察,认为布什政府将回归克林顿政府的对华政策还较早。六十三岁的鲍威尔被视为美国政坛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但他毕竟只是布什政府中的温和派的代表,在布什政府强硬派占多数的政府中有多大的影响力还难下结论。

  

  最后,不能同意这样一种评论,似乎鲍威尔访华已经“使中美关系的发展驶入了平稳的航道”。正如笔者多次强调指出的那样,要有一种平和心和复杂心态来观察中美关系。

  

  中美关系如何发展,既取决于美国如何对待中国,也取决于中国如何处理中美关系;美国对华政策虽然有反华势力的背景,但美国也有主张两国发展关系的力量。考虑到美国国内政治的复杂性、社会舆论的多元化和变化性,我们就没有必要因某人、某报、某议员发表了某种反华的观点就认定它已经是美国既定的对华政策。同样,我们也没有理由因为某人,某报,某领导人发表了改善中美关系的言论就认定中美关系已经驶入了平稳发展的航道。

  

  撞机事件后一部分人对中美关系过于悲观,认为中美冲突不可避免;鲍威尔访华和中美关系的改善表明,这种观点是不对的,中美关系是有可能向前发展的,但现在我们也不能因此而过于乐观。还是要看到两国关系的复杂性和可变性。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6.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bbs.beida-online.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