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孟立联:医疗旅游研究综述

更新时间:2016-04-02 20:55:36
作者: 孟立联  

  

   一、医疗旅游的起源

  

   医疗旅游是医疗卫生服务与旅游业融合发展的产物。医疗旅游起源有两条基本线索。一种观点认为,医疗旅游的渊源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六世纪的古希腊的皮达鲁斯。由于阿斯克勒庇俄斯医药神的祭仪名声远播,且是宗教、医疗中心和矿泉区,有供信徒治疗疾病使用的庙宇与柱廊建筑,还有供从事医生职务的僧侣用房、病人医院、慢性病疗养院,以及可供健康人居住与活动的旅馆与娱乐。另一种观点认为,医疗旅游可追溯到SPA(思芭),即早期流行于西方国家的传统温泉旅游度假地。对“SPA”的起源可追溯到1326年比利时南部与德国的交界处一个靠近莱哥(Liege)的小镇上的一处温泉,一位铁匠发现了它并建立了一个名为Espa的疗养地来治愈病痛,于是Espa在欧洲渐渐地流行起来,并最终为英语中统一的spa来取代命名世界上同类的疗养度假地。[1]显然,无论是哪种观点,医疗旅游都与温泉疗养有关。

  

   其实,在中国的医疗旅游中,最早的发现也是温泉疗养。作为一个温泉大国,从黄帝开始中国就有对温泉医疗方面使用的记载。[2]安徽有处黄山温泉,古称“灵泉”、“汤泉”、“朱砂泉”,由紫云峰下喷涌而出,与桃花峰隔溪相望,传说轩辕黄帝就是在此沐浴七七四十九日羽化升天的。据传,轩辕黄帝在黄山温泉洗过澡,头发由白变黑,返老还童,便称黄山温泉为“灵泉”。温泉较大规模利用起源于秦汉而盛于唐。“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随着玄宗的频繁巡幸,华清宫周围商贾云集,闾里纵横,形成了京城东侧的新型城市。“汤泉泉水沸且清,仙源遥自丹砂生,沐日浴月泛灵液,微波细浪流踪峥”。在这水汽蒸腾氤氲中,水温缓缓地渗入肌肤,全身心都能在这温水中得到最大的放松。乾隆皇帝一边泡温泉,一边批奏折,“工作”、“休闲”两不误。

  

   需要指出的是,早期的医疗旅游并不成气候。现代意义上的医疗旅游则是在20世纪70年代以后发展起来的,利用医学人才、器材集中和医疗费用低廉等优势,吸引某些患有疾病的旅游者前往医疗的旅游吸引物,成为许多国家增加旅游吸引力的手段。到20世纪80年代,医疗旅游在一些国家得到了较快发展。1989年,意大利、英国、西班牙有2.5-3万出于治疗疾病的目的到法规旅游。[3]

  

   二、医疗旅游的内涵

  

   医疗旅游(medical outsourcing)是世界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衍生出来的一类新兴旅游产品。正是如此,有关医疗旅游的概念并不统一。世界旅游组织将其定义为以医疗护理、康复修养为主题的旅游;srivastava则指出医疗旅游就是将实惠的私人医疗服务旅游业相结合为病人提供其所需要的任何特殊的医疗程序、手术或其他形式的专门治疗;Bookman等将医疗旅游简单的总结为一切以提高健康为目的的旅游。中国学者则在总结相关研究的基础上,提出医疗旅游是人们由于常住地的医疗服务不够完善或太昂贵,在异地包括异国实惠、特色的医疗、保健、旅游等服务活动的吸引下,到异地接受医疗护理、疾病治疗、保健等医疗服务与度假、娱乐等旅游服务全过程[4]。

  

   显然,医疗旅游和健康旅游以及养生旅游等概念高度重合,甚至在许多情况下都把他们作为具有同一内涵的概念使用。厘清医疗旅游的概念及其内涵不是本课题研究的重点,也不是本文的任务。本文只是为本课题的研究提供一个医疗旅游的概念框架,并以此为基础展开本课题的研究。医学界认为,第一医学或称临床医学在于消除患者的病痛,第二医学也称预防医学在于保护未患病的人群,第三医学也称康复医学在于帮助精神或肉体有残疾的病人进行训练及必要的诊治,第四医学也称亚健康主要解决在人体健康状况有所下降、自身出现患病倾向时及时遏止该倾向并恢复健康。因此,本文认同的医疗旅游,是包括治疗旅游、养生旅游、保健旅游、运动休闲旅游等一切促进健康的旅游活动。目前,国际医疗旅游包括“治”、“疗”两类活动。一是以“治”为主的医疗旅游,包括无生命危险系数小的项目(如牙科手术、整容手术、美容、皮肤病、生育疾病等),生命危险系数高并且医疗资源较为稀缺的项目(如器官移植手术),客源国尚未开发或被法律禁止的医疗项目(如堕胎、干细胞技术治疗瘫痪、安乐死等);二是以“疗”为主的医疗旅游,包括康复理疗类项目(如医疗检查、美容、Spa及其他疗法等)和养生保健类旅游项目(药物养生、温泉、海滨、森林疗养等。

  

易观智库的医疗旅游类型



   (一)以健康为主题。不管是“医+旅”还是“疗+旅”,医疗与旅游的双重动机,满足人们对治疗、疗养、康复、养生与娱乐、休闲的双重需求。健康是医疗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的征求,而医疗旅游目的地所提供的产品和服务也是与健康这个目的一致。

  

   (二)专业性强。医疗旅游依托一定的医学知识、医疗设施与医疗技术服务人员,与医学紧密相关,需要医疗旅游的组织与管理有值得可信赖的医学技术人员及相关法律法规支持,其专业性的认可程度直接影响医疗旅游的可持续发展。

  

   (三)综合性(依赖性)。许多旅游资源都具有疾病治疗、康体养生的功能。因此,医疗旅游与其他旅游形式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温泉旅游、森林旅游、海滨旅游和山地旅游。这些有利于旅游者身心健康的旅游资源都可成为医疗旅游的载体,医疗旅游也离不开这些旅游资源的支持。

  

   (四)逗留时间长。医疗旅游包括治病、休闲疗养及观光游览的时间,旅游者在目的地逗留时间相对较长,如养老式的医疗旅游可能在目的地逗留长达几个月之久。因此,相比其他旅游者,医疗旅游者逗留的时间要长得多。

  

   三、医疗旅游的动力机制

  

   医疗旅游仅仅算是“健康旅游”中的一种旅游产品,但是规模与体量十分惊人。世界旅游组织(WTO)在《旅游业21世纪议程》中提出,应重视旅游构建健康生活的命题,倡导通过健康旅游来减少旅游发展的负面影响、保护环境、使旅游可持续发展、让人们健康生活。随着《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带薪年休假制度基本得到落实,中长期的休闲旅游持续升温。2014年中国人均GDP达到8000美元,旅游消费已从观光经济进入度假休闲消费阶段,休闲旅游将成为旅游市场的主流,加上在线旅游的移动变革,散客化、自由行出游趋势明显,散客将成争夺焦点。事实上,随着体验性、休闲性等现代元素渗入传统的旅游方式,私人定制旅游这种全新的旅游消费方式也正在日益兴起。《群邑智库?2013胡润财富报告》显示,相比爱情、时间、他人认可、学习机会和物质需求,富豪最想拥有的是健康,最担心的也是个人健康问题。超过1/4的富豪不满意自己的健康状况,另有超过1/3的富豪认为自己运动不够。女性和年轻富豪更在意自己的身材。近3成富豪认为自己的工作生活不平衡,年轻富豪这方面困扰更多。近2成女性富豪有睡眠问题。《2014-2015中国超高净值人群需求调研报告》指出,将近六成表示需要固定的私人医生团队和国际医院就医通道。

  

   医疗旅游的迅猛发展,除了全球化、网络等通信技术和航空等交通方式的外在条件提供了方便之外,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更具决定性意义。

  

   ——质量。亚洲医疗旅游异军突起的关键因素,包括医疗质量和旅游质量,印度、新加坡的不少专科医疗服务已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印度度埃斯科特医院完成4200例心脏手术,死亡率0.8%,感染率0.3%,在发达国家同样的手术平均死亡率是1.2%,感染率则为1%[5]。阿波罗医院5万例的心脏外科手术中成功率达98.5%,138例的骨髓移植手术成功率已达到87%,6 000例的肾脏移植手术成功率达到95%。

  

   ——价格。发达国家前往发展中国家就医的一个重要原因。在印度高科技医疗旅游医院看病,即使算上交通旅费,所需的全部费用不到美国和加拿大的一半。在纽约做股骨复位手术所需的费用多达319万美元,而在印度做同样手术标价为3千美元。估计在美国做一个心脏外科手术需要花费3万美元,而在印度只需要6千美元。同样,在美国做一个骨髓移植手术要25万美元,而在印度只要2.6万美元。一个心脏置换手术,在美国有、无医疗保险者要支付的最低费用分别是印度的7.5倍和1617倍,是泰国的6.8倍和15.2倍,是新加坡的5.5倍和12.3倍。

  

   ——时间。长时间的等待也是国际病人前往别的国家进行医疗旅游的重要原因。在英国,一位需要膝盖移植的病人要想得到英国国家卫生服务体制(National Health System,简称NHS)的治疗需要等18个月,而在印度只需5天。

  

   ——服务。亚洲一些医疗旅游机构不但为病人量身定做专门的治疗方案、选择合适的权威医生、预订店、办理签证、安排特色旅游而且还聘请秘书、专门厨师。泰国Phuket医院聘请了英语、汉语、日语等15种语言的口译者,Bumrun2grad医院所有职员都讲英语,还聘请了70名翻译人员。Bumrungrad医院还和泰国航空结盟,提供更便宜的“套餐”服务。

  

   ——政府支持。欧盟大力投资国际医疗旅游,在用于发展旅游业的近200亿福林(约合7800万欧元)中,很大部分用于医疗保健旅游,欧盟成员国的很多社会保障机构还为国民支付匈牙利温泉医疗的费用。印度政府从2002年起便开始采取一系列的政策和措施,以吸引更多的医疗旅游者,例如印度政府主动削减医疗设备进口税以降低医疗基础设施费用,使得私立医院进口医疗设备和仪器日益便利,并能够购买昂贵的世界一流医疗设备,保证硬件设备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印度卫生部门还与NHS磋商,将需要长时间等候手术的英国病人转到印度治疗,既能缓解英国国家卫生服务组织的医疗压力,又能增加客源,不失为共赢之举。马来西亚总理兼财政部长巴达维建议包括:鼓励医院与酒店业者互相协调,提供医疗旅游配套,以及建立国际信息网络;鼓励医院争取国际认可,并与世界著名医药中心组成策略联盟;鼓励设立跨国保健公司、放宽外国医药专家、医疗师及病人的移民条件等。这些建议都旨在扩大发展和加强该国现有的医疗旅游服务,吸引更多相关游客。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4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