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要以和平统一新观念面对两岸的和平统一

更新时间:2003-11-19 21:32:00
作者: 马淑明  

  真正转变到促、引、化式的策略,促其自觉走出统独挣扎期是完全可能的。

  

  四、跳出为统一而统一的思维取向,置和平统一事业于现代化伟业中。

  

  在近年激烈的统独斗争中,一直涌动着两种情绪性冲动。一是先解决台湾问题,再来搞现代化建设;二是既然台湾问题解决无期,困扰诸多,不如先搁置一边,集中力量于现代化建设。两种态度貌似不同,实质都属机械、主观性思维之果,遗患后世之方,结局也必以毁掉两岸和平统一事业乃至毁掉现代化大业为代价。

  

  从思维逻辑上观,两种观点均置统一与现代化为鱼与熊掌不能兼得之地,要现代化就不能要统一,要统一就不能要现代化。世界上的事情如果真那么简单就好办多了,但事实上,联系才是世界的本来特征,不要统一并不意味着会换来现代化,不要现代化并不能换来统一,两者不能置换。从实践的价值层面观,假如统一必须以中华民族的现代化为代价,那统一真正的意义与价值又何在呢?假如现代化必须以丢弃统一使命、失去台湾为代价,这样的现代化又有何自豪呢?

  

  不做赔本的买卖,不打无把握之仗。这是作为战略家的毛泽东始终强调的原则之原则,也是他留给后任者的思维基点。中国共产党是建立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道义基石上的党。它的任何重大决策与追求从不是为情绪所左右。和平统一的选择,本质上属于着眼主权安全、着远长远、着眼全局、着眼互利双赢的伟大选择,是跳出统一促统一的辩证思维之果。

  

  在新的和平统一观念中,统一事业就是现代化事业。两个过程是一体的,互为动力、互为因果的。现代化进行中所要遭遇的挫折曲折,必然要反映为和平统一进程中的挫折与曲折。明识了这一点,我们就不会为和平统一进程中的风雨大惊小怪,悲观落魄。历史地看台湾问题,它的存在对中华民族的进步并非全是坏事。就民族素质的现代化而言,它是历史对我们致命弱点的逞罚、报应、考验,也是促激我们新生的磨难石、机会、动力;就大陆的政治民主化、经济现代化而言,它正在发挥、并将更好地发挥其正反两方面的助导力。

  

   既然我们有决心实现经济现代化、政治民主化,那么有何理由不对和平统一信心百倍呢?反之,如果我们没有雄心主导中华民族全面复兴的伟业,那么又何必苦苦追求什么统一,既使统一实现又靠什么来稳固呢?我们必须这样看、这样运作现代化事业,它是两岸人民共同追求、共同创造的事业,是正融汇两岸人民情感、理想、利益、命脉为一体的事业。它的持续、健康、胜利的推进,是最大的政治,最大的和平统一推进器。我们要用它涤荡掉所有阻碍和平统一的主客观障碍,撞碎隔绝两岸的地理天堑、人为天堑、历史天堑,铺出和平统一的大道。在这个强大推进器的滚动中,什么样的挣扎呼号、什么样的错位思维都可能出现,什么样的杂石都可能落下,这是可以预料,也是必须要有思想准备与策略准备的。因为我们是伟大的实践者,不是伟大的幻想家。

  

  这里,两岸中国人都放不下的一个问题是,和平统一有没有时间表?有。台湾问题不能无限期拖下去,也不可能无限期拖下去,未来是统独赛跑的里程。但是,和平统一时间表绝不同于武力统一时间表,在某年某月某时,一蹴而就。 “马克思主义者不是算命先生,未来的发展和变化,只应该也只能说出个大的方向,不应该也不可能机械地规定时日。”任何事物都有自已的内在运行规律,胜利者胜在对规律的尊重与把握上。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可以自信地预估和平统一需要的时间与大致形态。如果说当年毛泽东进军台湾是要扫掉解放战争的尾巴,得一个小胜的话,那么今天和平统一大业追求赢取的是一个大胜。现代化基本实现之日就是两岸和平统一最终完成之时。一个心向祖国的现代化台湾与现代化的祖国大陆将交相辉映。

  

  五、和平统一并非完全排斥武力因素,只是必须理解“武”应该对着谁,有什么作用,怎么运用。这是我们必须进一步明确、探讨的问题。

  

  近代以来,中国土地上发生的任何重大事情,好事、坏事,都具有了国际性。这决定了众强踩踏下中国复兴旅程的漫长、艰难、复杂、残酷。中国崛起的每一步都逃不过内外两股力量的挤压。对于那些不愿面对中国崛起而又无力控制这种趋势的集团而言,似乎没有什么武器能胜过中国人的“内讧”;对我们自己而言,似乎没有什么痛苦能胜过同室操戈之创。

  

  时空造就了两岸关系的错综复杂,它是问题中的问题、关系中的关系。走过苍桑五十多年,我们该如何反思面对这样的台湾问题呢?一个香港学者说得好“在现代化的进程中,中华民族反省的是如何不重演中国人打中国人再让外人渔利的丑剧。”难道我们没有这个智慧与能力吗?没有这个自信与责任吗?今天,真正威胁我们的因素很多,真正在蚕食中华民族利益的因素很多,比如南中国海的岛屿之争,中日间的钓鱼岛之争、历史问题之争、……等等,如果我们对此能搁置、隐忍,甚至有人提出所谓“新思维”下的“外交革命”,那么我们又如何不能宽怀地面对自己同胞的顽固、迷茫,不能以真诚、平等、尊重,化解其敌视、仇恨,给其自我觉悟一个过程呢?

  

  在两岸和平统一进程中,必须将国防现代化合作的内容纳入其中。中国的独立是用枪打出来的,中国的复兴没有国防的现代化是不合格的。富不等于强,这是历史与现实都在警示的真理。中国绝不能作蹩脚的强国。这一点是两岸中国人必须明识的。今年上半年席卷两岸四地的SARS之灾以特殊的形式警示各方命脉与共、生死相联,建构以两岸合作为中心的南中国海经济合作体制、突发性危机应对机制等已提上日程。在两岸安全网的思索与建构中,军事不能也不可能排除其外。在“一个中国”新的原则内涵下,两岸是有军事合作的动力与共同目的的。实现海峡和平,最大的难是双方能不能真正落实这个原则,调整错位已久的军事现代化出发点,让其回归到保家(一个中国)卫国的真正本位。

  

  观念的革命下必然是政策策略的改变,如何落实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如何面对岛内风云难定的选举及选后势情,如何面对两岸三通,面对民进党当局,面对两岸必须进行的政治接触,……等等,都需要在一中原则新表述所体现的和平统一新观念下重新思考定位。回顾历史,可以肯定地说,没有祖国大陆几代领导集体谋势顺势的战略策略经营,两岸关系不会走至今天的和平统一新境。同时我们也应当承认受主客观诸多因素左右,曾错失了一些历史机会。现在,站在新的历史挑战与历史机遇面前,我们该交出什么答案呢?(完)

  2003/11/13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2.html
文章来源:燕园评论首发(www.yypl.net)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