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鹏程:《剑桥中国文学史》“1841—1949”部分疵议

更新时间:2016-03-27 19:30:54
作者: 王鹏程  

  

   孙康宜和宇文所安主编的《剑桥中国文学史》中文版(北京三联书店,2013年12月,以下该书简称《剑桥史》,本文只讨论下卷,引文凡出自本卷,只标注页码)问世以来,在学术界引起广泛关注和强烈反响。赞誉者掎裳连袂,商兑者亦不乏其人,就其贡献和遗憾均有肯定和检讨。遗憾的是都集中在古代文学部分,近现代部分(《剑桥史》将1841—1949年划为现代)几无涉及。限于也止于本人所学,仅就《剑桥史》“1841—1949”部分存在的错误、疵漏以及问题胪列并作讨论。

  

   一、史实上的错误和疏漏

  

   无论著何种史,史实的准确可谓基础。错误成堆、纰漏百出,首先会给读者传递错误的知识,贻害于人;其次,往往使观点、推断等受到很大的影响,牵涉到所著史书的质量。再次,这也是学术态度的问题。就《剑桥史》“1841—1949”而言,错误和疏漏确实不少,且就主要举例如下(反复出现或相近的问题归为一条,楷体字为原文,宋体字为笔者愚见):

  

   (一)1841年仲夏,学者、诗人龚自珍暴卒于江苏当阳书院。(465)

  

   龚自珍卒于1841年9月26日,农历8月12,时维仲秋,而不是“仲夏”。卒地是江苏丹阳云阳书院(亦称“丹阳书院”)①,而不是当阳书院,当阳书院在湖北,亦名玉阳书院。

  

   (二) 梁启超(1873—1929),二十世纪之初文学革命的领军人物,曾经形容自己一度被龚自珍的诗作震撼,初读若“受电然”;然而,再读则“厌其浅薄”。......龚自珍或许预料到梁启超日后对他的批判,辩称自己的诗歌简单易读,甚至在思如泉涌、不可抑制之时,依然保持这一特点。(466)

  

   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说:“自珍性詄宕,不检细行,颇似法之卢骚;喜为要眇之思,其文辞俶诡连犿,当时之人弗善也。……晚清思想之解放,自珍确与有功焉。光绪间所谓新学家者,大率人人皆经过崇拜龚氏之一时期。初读《定庵文集》,若受电然,稍进乃厌其浅薄。然今文学派之开拓,实自龚氏。”②梁启超此处主要论“今文学派”,而非龚定庵之诗作。至于“龚自珍或许预料到梁启超日后对他的批判”的后见之明,纯属臆测。后文提到龚自珍的《赋忧患》一诗,又误之为“文”。(486)在征引龚自珍的“九州生气恃风雷”的时候,又误写为“九州风气恃风雷”(618)。

  

   (三)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他已经作诗宣扬末世论调:“秋心如海复如潮,惟有秋魂不可招。”(467)

  

   “秋心如海复如潮,惟有秋魂不可招”出自龚自珍《秋心三首·其一》,这三首诗作于道光六年(1826),谓之“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夕”亦无不可,但谓其“宣扬末世论调”却不妥当。此年三月,龚自珍第五次参加会试,名落孙山。次年龚好友谢阶树、陈沆、程同文等相继离世,其心情之坏,甚于三年前写《夜坐》时。《秋心三首》伤己悼友,凄凉落寞,既有痛苦与执着,亦有希望和幻灭。云其“宣扬末世论调”,未必也。再则,原句为“但有秋魂不可招”,而非“惟有秋魂不可招”。③

  

   (四) 1877年,黄遵宪的一次重要职务变动对他后来的诗学观念造成了直接影响。他不再从传统仕途中谋求升迁,而是接受了一个外交官职位的礼聘。在此后的二十余年时间,他遍游美洲、欧洲和亚洲多国。

  

   他提出,“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这恰恰阐释了他为自己的主要诗集取名《人境庐诗草》(1911)之个中缘由。(471)

  

   据黄遵宪年谱,“八月,先生中式顺天乡试第一百四十一名举人。旋入貲为知府,以五品衔拣选知县用。”④同年十二月,列入派往日本使馆的成员名单中,为参赞官。其做外交官,走的是传统的仕途,而且是“入貲”,即纳钱财获得功名,而非“礼聘”。黄遵宪海外使节时期为1877—1894年,非“二十余年”。

  

   “诗外有事,诗中有人”是黄遵宪1902年《致梁启超书》中提出的诗学理想,非“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人境庐诗草》至1902年始定稿,终未刊印。1905年黄遵宪逝世,其侄伯叔将《人境庐诗草》稿本并印费交与黄的知交粱启超代为付印。梁于1911年付印于日本,凡11卷,分装4册,共收诗641首,为黄的最后手定本。⑤《剑桥史》所叙,让人误以为黄遵宪自己在1911年印行了《人境庐诗草》。

  

   (五)“桐城三祖”戴名世(1653—1713)、方苞(1668—1749)、刘大櫆(1697—1780),都是安徽桐城人,自幼即被目为神童。(472)

  

   “桐城三祖”为方苞、刘大櫆、姚鼐,学界已为惯常。方苞以“义法说”、刘大櫆以“神气说”、姚鼐以阳刚阴柔与神理气味格律声色说,共同奠定了桐城派散文的理论基础。三祖之说,盖源于方东树《昭昧詹言》:“愚尝论方刘姚三家,各得才学识之一,望溪之学,海峰之才,惜翁之识,使能合之,则直与韩欧并辔矣。”⑥另,对于戴名世是否为桐城派创始人,学界一直存在争论。窃以为,戴名世与方苞同为桐城籍,两人有密切往来,文学、学术观念相近,戴对方也有深刻影响。但不可忽略的有两点:一、戴名世死后,桐城派方形成;二、戴名世有强烈的反清意识,与桐城派对比鲜明。⑦

  

   (六)然而实际原因应该是,这部著作(《海上花列传》)在过去从未被视为狭邪小说。(480)

  

   《海上花列传》被归为狭邪小说,是从鲁迅的《中国小说史略》开始的。其二十六章“清之狭邪小说”对有专论。

  

   (七)晚清侠义公案小说发端于俞万春(1794—1849)的《荡寇志》(1853)。(482)

  

   在《荡寇志》(1853)之前,尚有《儿女英雄传》。《儿女英雄传》初名《金玉缘》,又名《日下新书》,后改名《正眼法藏五十三参》。后经东海吾了翁重订,题曰《儿女英雄传评话》,共40回,成书于道光二十九年(1849年)。

  

   (八) 1906 年,启蒙戏剧社成立,著名作家吴趼人的历史小说被改编为京剧脚本。(495)

  

   中国近代第一个话剧社为春柳社,1906年底由在日本学习的李叔同(息霜)、曾孝谷组建,先后加入者有欧阳予倩、吴我尊、陆镜若等人。启蒙戏剧社查无其名,或《剑桥史》另有所据。

  

   (九)其中四种最为出名:《新小说》(1902-1906),《绣像小说》(1903-1906),《小说月报》(1906-1908)和《小说林》(1907-1908)。(497)

  

   上文说的是晚清四种最出名的小说杂志。晚清最著名的四种小说杂志,学术界一般认为是《新小说》、《绣像小说》、《月月小说》和《小说林》。《小说月报》晚出,也非最著名者。另,《小说月报》的创刊和停刊日期均错误。《小说月报》1910年7月创刊,上海小说月报社(创刊时是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印行,1931年12月停刊,共出版22卷。

  

   (十)他最负盛名的作品《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自1903年在梁启超的《新小说》上甫一连载,立即受到读者欢迎。连载至1910年全书完成,共计一百零八回,是当时最受瞩目与称道的小说。(500)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并非在《新小说》杂志连载完。其初连载于1903年至1906年的《新小说》杂志,刊至四十五回《新小说》杂志停刊,后广智书局出版单行本,分八册,至1910年出齐,共一百零八回。

  

   (十一)刘鹗的《老残游记》(1906)是晚清最为著名的小说之一。(501)

  

   《老残游记》的连载出版比较复杂,并非1906年完成。其1903年始刊于《绣像小说》,至十三回中断。后重刊于《天津日日新闻》,并续至二十回,1907年该报又发表二集九回。1906年初集单行本出版。1935年《二集》六回本印行。

  

   (十二)曾朴的《孽海花》(1907)取材于赛金花(小说中称为傅彩云)。(502)

  

   《孽海花》的成书比较复杂,非1907年完成。小说的前六回由金松岑完成,1903年《江苏》杂志第八期刊出前两回。金松岑“以小说非余所喜”,请曾朴续写。曾朴在前六回的基础上续写,1905年完成并出版前二十回,1907年在《小说林》杂志发表二十一至二十五回。迟至1927年曾朴又完成了后十回。1931年,三十回本由真善美出版。1959年,中华书局出版三十五回本。《剑桥史》既然要标明时间,就要对成书过程予以介绍。否则,误导读者。

  

   (十三)民国初年,文坛突然出现一股以骈文写作小说的热潮。

  

   《玉梨魂》的极度流行不仅是因为上述爱情故事复杂的主旨。小说用优美的骈体文写就,让爱情以既熟悉又陌生的面貌打动读者。(511)

  

   如《玉梨魂》,《断鸿零雁记》也以辞藻华丽的骈文写成。或许只有通过古典叙述模式,这名孤独的僧人方得以传达他的深切悲伤,确认自我存在的真实意义。古文因其紧凑质朴,寓意深远,显然是漫无方向的一代文人传达情绪的合适媒介。(512)

  

   骈文实际上是民国初年的官方文体。1915年,孙中山发起讨伐袁世凯的二次革命时,其宣言就是用优雅的古文写成的。(515)

  

   民国初年出现了旧派言情小说热,其写到婚恋悲情,都是“骈四俪六,刻翠雕红”,但叙述也用散文,很难说其是骈文写成,而是骈散结合的文体,在旧体诗文中融入新东西,让读者感到既熟悉又新奇。《剑桥史》中一会说其是骈文,一会说其是古文,令人不知所云。骈文因其字句皆成对偶而得名,以四字六字与四字六字相对为基本句法者,又称四六文。古文常指除赋、骈文等有韵之文外的古代散文,不讲究押运、对偶,句法灵活,长短不一。至于说骈文是民国初年的官方文体,更是无稽之言。民国初年的官方文体是文言文,即一般意义上的古文。《剑桥史》将骈文和古文混为一谈,全书多处滥用。

  

(十四)桐城派呼吁信、达、雅,促进了“古文体”,中和了繁琐复杂的“时文”,因此为新写作方式的兴起开辟了道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16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