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翟振明:虚拟实在与自然实在的本体论对等性

更新时间:2016-03-25 10:11:17
作者: 翟振明 (进入专栏)  

   【专题名称】科学技术哲学

   【专 题 号】B2

   【复印期号】2001年10期

   【原文出处】《《哲学研究》》(京)2001年06期第62~71页

   【作者简介】翟振明 中山大学哲学系、中山大学逻辑与认知研究所

  

      1.何为虚拟实在

      虚拟实在(virtual reality)常在电子技术领域被称作“虚拟现实”。从技术实践的角度看,这是一个由电脑作为中央协调处理器、把人工产生出来的对各感官的刺激综合起来从而使人进入浸蕴体验的系统。所谓浸蕴体验,就是一种与自然空间绝缘、在人造三维视场里被各种人造物体影像包围而把自己的身体也看作此人造现场中的存在物的体验。需要提醒的是,现在有人扩充“虚拟现实”这个概念,把互联网上某些约定性的观念构造也包括进去。本文讨论的本体论问题与这个被扩充了的概念没有特殊的关联。

      一个完整的人工感官刺激系统与遥距操作技术配合,以巨型计算机作为综合信息处理器,就能让我们随意调整空间距离,并像原先那样操纵物理过程,和维持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交往。在这里,我们还可以在浸蕴环境中不断地重新创造自己的浸蕴环境。举个例子来说,假设我正住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小城里。如果成熟的虚拟实在技术已在全球网络化,我就可以在这个小城里进入某个终端,这个终端的设施一方面检测我身体发出的信号,另一方面给我的身体感官施加恰到好处的刺激,从而让我进入赛博空间(Cyberspace)。在中国的参与者也可以用同样的方式进入同一赛博空间。于是,你我就可以在赛博空间里相遇了。这样,开国际会议也就不必越洋远行了。我们在虚拟的会议厅里台上发言台下交流,与我们现在开会的情景没有多大差别。但是,我们可以随意设计自己的形像,高矮胖瘦,可以通过软件编程的不同而不同。不仅如此,如果有必要的话,通过遥距操作技术,我们在虚拟世界里的活动还可以在自然界里引起相应的物理运动,完成我们想要完成的任务。这里,与遥距操作相联系的那部分,我们称为虚拟实在的基础部分,不与遥距操作相连的那一部分,我们称为虚拟实在的扩展部分。

      但是有人会问,这种完整的人造世界,是一种臆想,还是能真正被创造出来的世界?我的答复是,就当前而言,原始状态的虚拟实在技术刚刚进入应用阶段,不足为证。最早的是美国军方借用此种技术训练飞行员。最近的报告,是美国丹佛市的某大学医学院用虚拟实在技术训练学生做外科手术,极为逼真的三维立体人体形像和学生的手的形像同处一个浸蕴环境中,学生的动作被计算机检测到后即在浸蕴环境中实时显现,与此同时学生手指上的触觉装置根据计算机发出的信号给手指施加相应的触觉刺激,使学生能感觉到手术刀切割皮肤不同深度的细微区别。此外,遥距操作技术已被试验用来让医生做遥距外科手术。医生浸蕴在三维环境里,面对一个虚拟的器官和自己拿着手术刀的手,进行手术操作,操作时远方的精密机械手同步在病人身上施行手术。这些应用技术,听起来也许新奇,但还只处在虚拟实在技术的原始阶段,作为哲学讨论的根据,意义不大。只有这种技术的极端状态,也即其潜在可能,对我们这里讨论的问题,才有意义。为了描述的方便,我曾向美国听众给出一个假想的从无到有的过程的年份时间表。但在这里,限于篇幅,我只能给个梗概,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从感觉的复制或合成到赛博空间中的浸蕴体验。

      2001年:眼镜式三维图像荧光屏再加上立体声耳机被装在头盔上,用无线电波与计算机接通。

      2008年:人们戴上传感手套后手臂、手掌、手指的动态形像在眼镜式荧光屏上出现,代替触盘和光标。

      2015年:传感手套获得双向功能,根据计算机的指令给手掌及手指提供刺激产生触觉;视觉触觉协调再加立体声效果配合,赛博空间初步形成:当你看到自己的手与视场中的物体相接触时,你的手将获得相应的触觉;击打同一物体时,能听到从物体方向传来的声音。

      2035年:压力传感手套扩展至压力传感紧身服,人的身体的视界内部分的自我动态形像在赛博空间中重现。人们感觉到自身进入了赛博空间,此空间以自己的视界原点为中心。

      2037年:传感行走履带或类似的设施与人的两腿相接从而给计算机传送人的行走信号,从而给“不出门而走遍天下”创造了一个必要的条件。

      2040年:整个人体的动态立体形像与环境中的其他物体形像相互作用,由此产生相应的五官感觉输入。这样,我们身体的动作导致视觉听觉等的相应变化使我们感受到一个独立自存的物理环境:往前看是汹涌澎湃的大海,一转身是巍峨耸立的群山,回过头来一看还是大海,只是远方刚驶来一只让人痴迷的帆船……

      2050年:录触机进入实用阶段,利用压力传感服等装备人们可以录制、重放触觉。

      2060年:赛博空间与互联网结合,上网即进入赛博空间,与其他上网的人进行感觉、感情的交流,远方的恋人可以相互拥抱。

      2070年:通过编程控制,人们可以在一定范围内选择自己的形像及环境的氛围,改变感觉的强度。

      2080年:通过感觉放大或重整,人际交往的内容、感情交流的方式得到巨大的充实、改善。

      2090年:在赛博空间中的交往成为人们日常交往的主要方式。

      第二阶段:从感觉传递的交往过程到遥距操作的物理过程。

      2100年:遥距通讯技术与机器人技术相结合,浸蕴在赛博空间的人的视觉、听觉、触觉等由远方机器人提供刺激源;一方面,机器人由计算机和马达驱动,重复远方浸蕴者的动作;另一方面,机器人通过与人的器官一一对应的传感器官与周围环境中的物体或生命体交往而得到远方浸蕴者所需的刺激信号。这样,浸蕴者就产生遥距临境体验,也就是说,我将可以即刻到达任何有机器人替身的地方,而无需知道机器人的存在,因为在我的氛围里,我自己的身体形像代替了机器人的形像。

      2150年:机器人不但给远方的浸蕴者提供感官刺激界面,而且重复浸蕴者的动作主动向遇到的物体或生命体施加动作,完成浸蕴者想要完成的任务,也即我们常说的“干活”。浸蕴者的行走动作是经过行走履带给计算机输送信号然后发射给机器人的,遥距操作初步实现。

      2180年:遥距操作发展到集体合作的阶段:由不同的浸蕴者控制的机器人替身一起完成复杂的室内或户外作业。

      2200年:遍布全球的机器人替身可与任何浸蕴操作者一一接通。人们毋需物理上的旅行就可到达各个地方,完成各种工、农、商业的任务。

      2250年:机器人分成不同大小和马力的等级,浸蕴者可在这些不同等级的替身之间自动换档连接,根据需要而达到功率或动作的放大或缩小。在浸蕴者的视场里,物体的形像可以放大和缩小。于是,我要穿针引线时,针孔可放到房门那么大,我可以拿着线走过去。我要把一架飞机用手拿起来,就可把飞机影像缩成玩具那么小,并利用自动换档系统接通大功率大尺寸机器人替身,从而轻而易举地捏起飞机。

      2300年:人类的大多数活动都在虚拟实在中进行。在其基础部分进行遥距操作,维持生计;在其扩展部分进行艺术创造、人际交往,丰富人生意义,通过编程改变世界的面貌。

      2600年:在虚拟实在中生活的我们的后代把我们今天在自然环境中的生活当作文明的史前史,并在日常生活中忘却这个史前史。

      3000年:史学家们把2001年至2600年当作人类正史的创世纪阶段,而史前史的故事成为他们寻根文学经久不衰的题材。

      3500年:人们开始创造新一轮的虚拟实在……

      在这个假想的时间表里,我们现今还不知道的未来的新技术没被包括在考虑的范围,这当然没有多少预测的意义。况且,未来如何有赖于我们将要选择什么。但是从这里我们却把虚拟实在的抽象可能性具体化了,从而为我们的哲学探讨提供了出发点。真正导致我们进行哲学深思的问题可以从这样一个简单的诘问中产生:我们现在2001年生活于其中的自然实在与假想中3500年的虚拟实在有本质上的区别吗?或者说:既然3500年人们可以创造新一轮的虚拟实在,我们怎么知道现在2001年我们不是在已有的虚拟实在中(虽然我们称其为“自然实在”或“物理实在”)创造虚拟实在?

      这样的本体论问题,与实践判据问题不同。在实践判据的层面,我们只关心如何判定自己是在物理世界还是在虚拟世界。而我们这里探讨的却主要是物理世界表象的“背后”是否有比虚拟实在的“背后”更有本体承托的问题。首先,乍一看,赛博空间和物理空间之间就似乎存在着明显的不对称关系:赛博空间只是物理空间中的小小物体与人的感官相互作用产生出来的,它怎么能与物理空间对等呢?小小的电脑加上外围设备,怎么能容纳着一个与在其外的广大物理空间等同的又一个广大空间呢?这样的纯体积意义上的“小中有大”不是一个荒谬的悖论吗?其次,物理学中所揭示的基本粒子和各种作用场,是物理世界实在性的基础,而虚拟世界里明显就没有这样的基础,两者何以在本体论上等价?

      2.绕到空间“后面”去

      康德哲学中的时空观常遭受来自不同方向的批评。在某些批评者看来,相对论时空概念宣告了牛顿时空观的终结,与此同时也就宣告了康德时空观的终结,似乎康德哲学需要牛顿物理学来奠基。康德在他的批判哲学中论证了空间是心灵对外物的直观形式,这种形式框架使经验获得可认知性。我们要重新提出的问题是,难道这种论证在逻辑上要依赖牛顿的绝对时空观,而与爱因斯坦的相对论时空观发生冲突吗?对虚拟实在本体论问题的思考,给我们一个重新估价康德时空概念的机会。如果我们能证明,空间的构架是在感官运作之中形成的,而感官运作之前的终极决定性不具空间的形式,那么我们对自然实在和虚拟实在之间的本体论对等性也就不难理解了。

   如果康德对时空本性的定位是正确的,那么心灵本身就不在空间中,而只有心灵之外的对象才被心灵赋予空间的存在形式。这里,让我们用思想实验的方法,展示为何心灵的自我认证的一贯性不依赖于空间构架的一贯性:当同一心灵对自己身体的空间定位已有了原则上的不确定性时,心灵对自我同一性的认定却不会受到威肋。也就是说,心灵本来就是在空间“后面”,只是由于我们错把从第三人称出发的对身体的空间定位当作人格同一(personal identity)的最后依托,才在从第一人称出发的心灵自我认证问题上走入歧途。下面的思想实验,就是要展示心灵的自我认同如何不依赖于外在观察者对这个认同者的空间定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gouwanying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8087.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京)2001年06期第62~71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