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韩水法:人类关切与未来想象

——人文和社会科学研究的向度与《北京大学德国研究》

更新时间:2016-03-20 15:11:52
作者: 韩水法 (进入专栏)  
纳粹的青年力量与这些学生又有什么样的关联?纳粹的主要社会力量来自什么阶层?这些问题今天并没有十分明确的结论,而获得相关的材料似乎也并不困难。关键就在于人们对这些问题重要性的意识,以及从事相关研究的意愿。

  

   此外,历史的重大趋势,大局面的发展和走向在开始阶段通常也是不明朗的,这往往要经过相当长的时间之后才会为人所认识,而为多数人所认识,则需要更长的时间,这意谓,它要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段的未来才能够实现。自十九二十世纪之交至今,一百多年过去了,人类是否取得了进步?进步当然是巨大的,但是这个进步在不同的国家、文明和民族中有其相当不同的局面;科学技术上的进步、经济上的进步与人类不同族类之间关系上的进步,也并非是同步和一致的。而且人们还要关注,这种进步是否是稳定不移的,还是可能面临重大的倒退?

  

   学术为天下公器,它既出于理智的兴趣,也出于人类的关怀,但是,所有学术都事关人类的共同利益。这也就是历史研究与未来之间联系的大纲。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热情、意志和精神去持续不断地从事这类艰苦的研究。人文和社会科学的研究通常被认为缺乏普遍性,其实,这种普遍性是确实存在的,它的基础就是真正的人类关怀。虽然,这种关怀和它的原则即使在今天也并没有得到所有人的赞同,但是,缺乏这种关怀,人文和社会科学的研究不仅难以达到真正的深刻,人们也无法由此而达到对自身的更加深入和全面的认识,偏见就会一再产生。而这类偏见一旦影响到有权势的人,影响到多数人,如雾霾一样弥漫开来,那么灾难性的结果就会产生。

  

   一种文明,无论在某些领域和方面多么发达,如果缺乏人类的关怀,它就完全可能在创造出其他各种伟大成就的同时,反过来加害于自身。《告世界文明书》的发起者福尔达的悲惨结局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在这一点上,我还可以再补充一句:人文和社会科学,作为出于人类的关切而进行的研究,与追求真理,其实是等同的,没有根本的冲突。《北京大学德国研究》正是在这个方向上的努力,所以它也就办得越来越有水平。

  

   2015年7月24日写于北京圆明园东听风阁

  

   (原文发表在《北大德国研究》第五卷2015年)

  

   [1] 克罗齐,《历史学的理论与实际》,北京:商务印书馆,1986年,第2页。

   [2] 参见克罗齐,《历史学的理论与实际》,第2-3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94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