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明:西方马克思主义与中国的现代性问题

更新时间:2016-03-12 23:20:40
作者: 许明  
但是,我们使用的原则、方式、立场、观念合理吗?有逻辑必然性吗?很多学者只是对客体进行描述,并不反思主体描述的合理性、逻辑性。我们现在不是像康德那样作出最抽象的最本质的最普遍性的哲学规则,我们要反思中国学者一个多世纪以来特别是新世纪以来在对客体描述的同时,还应该提出反思主体的任务来。也就是说,我们应该提出我们的知识是如何组织起来的,如何被生产的。

   中国的思想传统基本上是实用性的,这成为了我们思维的逻辑格,就是偏重于对客体的描述,对经验的描述。不仅“经验”是对象化的存在,同时它对客体也是对象化的存在。不仅“我注六经”,而且“我”描述经验。经验从哪里来的呢?经验也是客体给我们的。所以,我们向西方学习,把经验性的方式学会了,对他们描绘客体、解剖自然的方式我们也很用心,但我们恰恰忽视了西方哲学中和中国经验相悖的部分,例如康德的传统、笛卡儿的传统、维特根斯坦的传统。这种传统就是对主体精神活动的合法性进行根本性反思。相反,美国的实用主义思潮在中国大行其道。这一切,都与传统中国的经验性导向互相映衬,形成了中国的考据学、考证学、描述学。做学问要方法论证,要收集资料,等等,这都是对的,但是,我们什么时候问过它的合法性、合理性呢?什么时候问过知识的可靠性呢?这些知识是合理的吗?是合法的吗?大量的资料证明,经过近三十年的新思潮的发展,我们在精神上所生产出来的东西有些是不合法的,是虚假的。

   我们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接受,恰恰暴露了在经验论上接受的矛盾。可以说,维特根斯坦是反本质主义论的理论代表,但是,维特根斯坦的反本质主义论并不是指一切都是虚无的。他所说的反本质主义论是指在人类精神世界中有一部分不是没有本质,是无法追求本质的,而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反本质主义是指一切事物都是无本质的。维特根斯坦根本没有否认经验存在的一部分实体是可以被描绘的,超验部分是非本质的,是不能寻求本质的,而经验部分是可以被描绘的。维特根斯坦的美学就是停留在描绘上的,这种描绘怎么会是本质主义呢?相反,很有本质成为客体的可描绘性。所以,我们今天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接受恰恰是对传统经验论的接受,把西方思潮中的反本质主义变成了虚无主义,变成了对客观世界都不可知的反本质主义。这是一个重大的失误。

   当然,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对中国现代性问题的误读并不意味着他们的错误和无用。其一,作为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的新的发展,西方马克思主义秉承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和立场,并且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积极展开对当代资本主义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研究和批判。这其中体现出难能可贵的理论勇气和批判精神。其二,西方马克思主义者所提出的问题对我们更好地认识西方资本主义的当代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参考价值;他们所致力于的理论建构,显示出马克思主义在当代思潮中的生机与活力。更为重要的是,其三,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是在马克思主义思想指导下进行的前无古人的社会实践,马克思主义也在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中获得了与时俱进的发展。中国如何避免西方现代化过程中产生的问题,如何克服中国的现代性悖论,如何在保持马克思主义批判理论的锋芒的同时又积极地参与社会变革和理论创新?这些都需要将西方马克思主义视为重要的理论参照系,对其理论主张、方法和问题意识进行积极的汲取与借鉴。从这个意义上说,西方马克思主义对我们思考和解决中国的现代性问题是有价值的。在这个意义上,它远没有“终结”。

  

   【注释】

   ① 张一兵教授的“西方马克思主义终结论”正是在这种狭义的对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基础上提出的。他不仅为“西方马克思主义”作了明确的时间、思潮和代表性人物的限定,而且特意强调其“逻辑终结”,意指其理论发展动力及其可能性的丧失。

   ② 正如英国新左派理论家佩里·安德森在《西方马克思主义探讨》一书中所指出的那样,“西方马克思主义尽管存在种种的分歧和对立,却仍然构成一种具有共同学术传统的理论”。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752.html
文章来源:《学术月刊》(沪)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