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国鸿:技术进步:现实问题及对策

更新时间:2006-06-04 18:30:55
作者: 赵国鸿 (进入专栏)  

  

  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首要因素,它能使原有任何一种生产要素的组合的产出比没有技术进步时更大。新型工业化要走的就是一条集约型的发展道路,是一条“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的道路,需要充分发挥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推动作用。

  

  一、技术进步及其对新型工业化的作用

  

  (一)技术进步的定义

  技术进步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技术进步主要指在硬技术应用的直接目的方面所取得的进步。 它包括技术进化与技术革命。 当技术进步表现为对原有技术或技术体系的改革创新,或在原有技术原理或组织原则的范围内发明创造新技术和新的技术体系时,这种进步称为技术进化,如自动控制技术与传统生产线相结合,改造为自动化生产线。当技术进步表现为技术或技术体系发生质的变化时,就称为技术革命。如第二次技术革命时电能的运用等。技术革命的结果往往使原来的社会、经济结构发生巨大变革、劳动生产率获得极大提高。

  广义技术进步是指产出增长中扣除劳动力和资金投入数量增长的因素后,所有其他产生作用的因素之和, 又称为全要素生产率。 广义技术进步的内涵由六类因素组成:(1)资源配置的改善。资源经过优化配置后,可以在投入一定的情况下有更多的产出。劳动力、资本等由低生产率部门向高生产率部门转移的产业结构升级过程就是如此。(2)生产要素的提高。人力资源素质的提高可以在人力资源数量一定的条件下提高产出水平。(3)知识进步。基础科学的进展推动应用科学的发展,进而推动技术进步和生产率的提高。(4)规模经济。在一定范围内,商品的成本将随企业规模的扩大而降低。(5)政策的影响。(6)管理水平。后两者是软因素,但对生产率的提高也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技术进步既需要发明、创造等硬技术,也需要管理、政策等软因素,因此广义的技术进步对技术进步的理解较为全面。

  (二)技术进步对新型工业化的作用

  1.经济学对技术进步作用的认识

  技术进步对于推动人类文明的进步功不可没,但人们较长时间以来一直没有真正认识到它的重要作用。直到20世纪中叶,技术才被纳入正统经济学的分析框架之中,近二十年来随着新增长理论的提出,技术的作用才真正被用经济学语言较完整地表述出来。

  经济学对技术的重新认识是二战以后随经济增长理论的兴起而开始的,其中索洛(Robert Solow)的研究最为出名。索洛在名为《技术变化与总量生产函数》的论文中,运用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分析技术进步的份额。在分析中,他把人均产出增长中由技术进步引起的那部分和由人均资本占有量的变化所引起的部分分开,从而得到生产力增长中技术进步要素定量化的概念。这是20世纪20年代开始引入技术进步概念以来,第一次明确地提出技术进步在国民经济增长过程中的重要作用。索洛通过计算发现,美国在1909-1949年的40年间,非农业部门年增长1.5%,人均总产值增长1倍,其中只有12.5%是由于资本和劳动力投入增加的结果,他把剩余的87.5%解释为技术进步的贡献。 索洛的模型包括四个变量:产量(Y)、资本(K)、劳动(L)和知识或者“劳动的有效性”(A)。索洛把Y=AK a Lβ中的A解释为技术进步,而不是常数。在任一时间,经济中有一定量的资本、劳动和知识,通过这几个要素的结合生产产品。具体生产函数计算公式为:Y(t)=F[K(t),A(t)L(t)]。该生产函数的关键假定是,对于其他两个自变量,资本和有效劳动,是规模报酬不变的,即如果资本和有效劳动的数量加倍,则产量加倍。美国经济学家丹尼森曾经对美国、西欧、日本全要素投入的增加和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对人均国民收入增长的贡献进行估算,发现在美国、西欧、日本的经济增长中,全要素生产率的提高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分别为63%、80%和67%,明显高于资本、土地和劳动力这些生产要素投入增加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这一时期的研究还是把技术进步作为外生的。阿罗的“干中学”开始把技术进步作为内生变量,在他的模型中,技术进步被解释成一种外部性,即其他经济活动(投资)无意中造成的副作用。罗默(Paul M. Romer) 在1986年《收益递增与长期增长》和1990年《内生的技术变化》两篇论文中将技术进步内生化,认为技术进步是经济增长的核心。今天,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作用已得到公认,实践也证明其是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和源泉。技术进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已远远超过资本和劳动投入量增加的贡献,而且这种作用随着经济发展程度的提高而扩大。据估计,在当前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中,技术进步因素所占的比重已由20世纪初的5%~20%增加到50%~70%,有的国家已达到60%~70%;同时,出现了一大批高科技产业,这些高科技产业已成为经济增长的主导产业。

  2.技术进步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技术进步与经济发展之间,既是互为因果的关系,互相促进也互相制约;又是两位一体的关系,即技术进步与经济发展是交织在一起的,二者按同一方向同步变化。这种关系表现了技术进步对经济发展的推动作用。首先,实现技术进步的过程就是实现经济发展的过程;技术进步是手段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推动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其次,技术进步与经济发展是接踵而至的,技术进步是体现在经济活动结果上的,技术进步必须由经济发展来证明。最后,技术变进步与经济发展之间存在对应关系,不同的技术发展阶段对应的是相应的经济发展阶段,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是不同阶段技术进步作用的结果。

  3.技术进步对新型工业化进程的促进作用

  技术进步促进新型工业化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1)技术进步改善生产要素的质量和效率,为走新型工业化道路提供基础条件。如通过传播科技知识和普及教育,提高我国人力资源的素质,为新型工业化提供高素质的人力资源支撑;通过发明和技术创新,改进生产工具,加速新型工业化;通过管理科学的发展,改善组织的功能和效率,促进新型工业化进程。

  (2)技术进步能提高资源利用效率,通过节约稀缺资源和提供可替代资源为实现新型工业化突破资源瓶颈。我国要实现新型工业化,资源是个硬约束,而技术进步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一问题。

  (3)技术进步可以形成新兴产业,也可以改造传统产业,促进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结构优化,从而促进新型工业化进程。例如,微电子技术在我国的应用和发展使电子信息产业已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且保持了很高的增速,对新型工业化的进行起到了积极推动作用。

  (4)技术进步可以降低产品成本,扩大市场规模,既提高了企业的竞争力,又增加了社会总福利。

  (5)技术进步可以改善国际分工和生产资源的配置过程,促进总体配置效率的提高,从而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在全球化浪潮中,我国可以借助技术进步来提高自身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地位。

  (三)新型工业化进程中技术进步模式选择

  技术进步的途径有三条:一是引进为主,自主创新为辅;二是自主创新为主,引进为辅;三是引进与创新并重,不分主辅。技术引进在引进国技术水平与技术持有国家差距过大时比较适用,是较快缩小技术差距的有效手段。日本在二战后大量引进美国先进技术,迅速提高了日本的整体技术水平。自主创新的投入相对较大,周期较长,风险较大,但一旦成功,就可拥有自主知识产权。我国在1978年以前是一个封闭经济体,没能从国外引进需要的技术,只能关门靠自己发明。虽然发射了卫星,成功掌握了原子弹、氢弹技术,但技术创新成本非常高,没有能够充分利用世界技术进步的扩散效应,所以我国在1978年以前经济发展的速度很慢,质量也不好。改革开放后,我国开始从国外大量引进新技术,大大提高了经济发展的速度。

  技术引进和自主创新在工业化的不同阶段有不同的作用。1991年经济学家费格伯格(Fagerberg, Jan.)曾对25个国家和地区1973—1983年的统计数据进行了分析,发现在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半工业化国家中,技术引进、模仿和扩散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比创新大;但随着这些国家与工业化国家的差距的缩小,自主创新则变得越来越重要。 即是说,初始的时候,后发国家与先进国家之间存在很大差距,后发国家可以充分利用技术的外溢效应实施赶超。随着技术赶超空间的逐步缩小,如果没有基于自身的R&D活动,技术进步就很困难了。20世纪90年代后的日本就是这种情况。日本战后以极快的赶超速度创造了“东亚的奇迹”,但20世纪90年代后,其发展慢了下来,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日本的基础研究滞后。开始可以从美国引进,到与美国的差距不大时,就差不多处在技术的边疆,缺乏赶超的动力了。

  我国在新型工业化进程中技术进步采取哪种模式存在争论。有的人认为,应以技术引进为主。一是因为我国尚未完成工业化,技术水平与发达国家差距大,发展阶段不可跳过;二是如果走自主创新的路子,周期太长,而且也没必要从创新做起;三是我国的要素禀赋结构低,不适合多发展技术密集、资本密集的产业和产品,应根据比较优势先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先增加积累,克服资本稀缺的瓶颈制约,然后再走自主创新为主的道路;四是引进的成本比较低。

  笔者认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大国,市场规模和生产规模都很大,不能单纯或过高程度依赖技术引进,这样容易被别人卡住核心知识产权的脖子,始终处于国际分工的低端。同时,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期,人力资源和科技资源都相当丰富,在一些科技领域甚至处于世界前列,说明我国既有必要也有可能走自主创新为主,技术引进为辅的技术进步之路。我国不宜选择引进为主、自主开发为辅模式是因为从技术转移的规律看,拥有先进技术的发达国家和跨国公司只有当技术和产品进入成熟阶段后才会将其向发展中国家转移,以期始终保持一段时间领先优势,维持技术垄断地位。我国不在具备条件的情况下进行自主创新,就不能真正实现超越,将始终处于“产业食物链的低端”。另一方面,技术引进的整体成本并不低,计算成本不应只看每一项具体科技成果的单项成本,还要算综合成本。比如,单看某项技术由国外引进比自主开发便宜,时间短,但由于不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关键技术被控制,谈判地位低,相关的技术、配套设备、维修零部件等的价格都被人掌控,总的成本便高了。自主创新与引进并重、不分主次的模式,战略重点不明确,不利于集中利用我国有限的资源搞好重点领域的技术突破,也不适合我国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要求。从前述日本的教训我们可以看到,作为发展中大国的我国在决定技术进步政策时,既要利用好外溢效应,更要注重培养自身的R&D能力。特别是处在当前这样的国际环境中,加强国内的自主研发能力就显得更为重要。

  在新型工业化进程中,我国采取以自主开发为主,引进为辅的技术进步模式要有所为,有所不为。根据我国自身的优势和发展战略,集中资源攻克有战略地位、带动性强的技术,在自主创新中适当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形成自主知识产权,以点带面,逐步提高整体技术水平。

  

  二、 我国技术进步现状及其对新型工业化的作用 

  

  (一)我国技术进步概况

  1.我国科研人力资源相当丰富。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于2003年10月27日发表的报告,2001年中国从事研发活动的总人数为74.3万,美国为130万,日本为64.8万。 而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开发研究院发表的2000年度《国际竞争力分析报告》则认为,我国科技人力资源总量排世界前列。1998年以来,我国研发人员数量连续两年居世界第一位,而同期美国、日本、法国、德国研发人员数量分别是中国的58%、57%、28%、19%;在年龄结构上,我国专业技术队伍趋于年轻化。根据1997年统计,35岁以下的专业技术人员占50.5%,50岁以下的占86.7%;在教育程度上,我国1998年以来专业技术人员受教育程度大幅度提高,基本上与发达国家接近。1991年-2000年,我国从事科技活动的人力投入有一定的增长,劳动者综合素质不断提高,万名从业人员中专业技术人员数以每年6.5%的速度增长,万人中专业技术人员数每年以1.9%左右的速度增长。但是在从事科技活动的人员中,科学家与工程师所占的比例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2.研发费用增长迅速。2001年度中国用于研发的总支出达600亿美元,仅次于美国的2820亿美元和日本的1040亿美元,跃居全球第三位。 2001年度研发经费中有60%来自国内外企业的投资,(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6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