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赵国鸿:“十一五”推进新型工业化战略的思考

更新时间:2006-06-04 18:25:52
作者: 赵国鸿 (进入专栏)  

  制度对经济发展的作用至关重要,有学者将其称为“第一生产力”。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法律作为一种正式制度在新型工业化进程中扮演着极为重要、不可替代的角色,信息化、可持续发展需要法律、制度的规范和保护,城市化、人力资源开发、技术进步、对外开放也需要相关法律的健全。新型工业化道路不是自然演进的工业化路径,它需要政府的适度引导、规范、监管和服务,“走新型工业化道路”中政府作用的有效发挥也是执政党执政能力的综合体现。

  新型工业化是经济社会急剧变迁的过程,要积极进行制度创新,使制度和法律促进和保障而不是阻碍新型工业化进程。新型工业化是市场主导的工业化,我国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还不健全、市场经济秩序还不规范,需要从多方面建设、完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真正起基础性作用。要充分发挥市场和价值规律在配置能源、土地、资金等要素中的作用,改变对要素资源的过度管制和定价扭曲,以提高要素的配置效率和使用效率。

  在新型工业化进程中,要及时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以法律来规范调整新型工业化战略的各个方面、环节,注意立法、司法的公正性和独立性。

  新型工业化需要一个有效、有力并有限的政府,政府要切实承担起经济调控、市场监管、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的职能。粗放型增长方式之所以成为顽疾与政府过度干预经济密不可分,新型工业化进程中政府必须在法治的框架下作为和不作为,政府对经济的管理要由直接、微观转向间接、宏观,避免对经济的过度干预,与此同时要强化政府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要有效、合理发挥政府的作用,政府职能必须调整,机构和管理必须改革。

  有关新型工业化道路的不少政策措施早已存在,但由于政策之间缺乏协调、配合,不能形成合力甚至相互矛盾、拆台,所以今后要注意政策、措施间相互协调、补充,发挥协同作用,推进新型工业化进程。

  

  三、新型工业化的量度指标体系

  

  “走新型工业化道路”的落实和执行需要准确判断我国新型工业化的实现程度、评价考核政策实施效果并对症下药,及时做出相应调整,同时,新型工业化与传统工业化有共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内涵,因此非常有必要建立科学合理的量度指标体系以指导实践,以下为笔者提出的简要表征新型工业化的指标体系,包括人均GDP、三次产业结构、信息化指数、R&D费用占GDP比例、教育经费占GDP比例、万元GDP能源消耗和城市化率等七个指标。(见表一)

  表1 新型工业化的核心指标

   指标 2020年目标值 2003年值 已实现程度(%)

  一、收入水平 人均GDP(美元) 4000 1090 27.2

  二、产业结构 三次产业产值比例(%) 10:(45~50):(45~40) 14.8:52.9:32.3

   --

  三、信息化

  与技术进步 信息化指数 >100 38(2000值) 38

   R&D费用/GDP

  (%)

  ≥2 1.23

  (2002年值)

  61.5

  四、人力资

  源开发 教育经费占GDP比例(%)

  ≥7 5.35

  (2002年值)

  80.5

  五、可持续

  发展 万元GDP能源消耗(吨标煤/万元)

  0.5

  1.44

  34.7

  六、城市化 城市化率(%) ≥60 40.53 67.6

  人均GDP是反映一国或一个地区经济发展和工业化水平最重要的指标。通过人民币与美元汇率计算出的人均GDP美元值与其他国家比较并不能准确反映我国发展的真实水平。一般认为,通过美元汇率计算的人均水平偏低,而用购买力平价计算出的人均水平又高估了中国的人均发展水平,中国实际人均水平应在两者之间。笔者认为,中国实际人均GDP水平大体是用美元汇率计算人均水平的1.5倍以上,也即,2000年中国人均GDP800美元,实际人均水平应在1200美元以上。这样,翻两番的起点值就提高了,再考虑到通货膨胀和人民币美元汇率理性回归变动等因素 ,2020年,人均GDP应在4000美元左右。

  三次产业结构的发展是反映一个国家或地区产业结构发展的重要指标。随着经济的发展,三次产业结构将由“金字塔”型变为 “倒金字塔”型。我国的第三产业发展滞后。在政策导向上,我国要在对第二产业结构升级,提高质量的同时,大力发展第三产业以解决就业问题,提高增长质量。今后十几年,第一产业比重还将下降,第二产业比重稳中有降,大致保持在45%~50%左右,第三产业比重将不断加速上升。

  信息化是新型工业化的核心和主要特点,因此表明信息化发展水平的指标对衡量新型工业化的进程必不可少。2000年我国国家信息化水平指数为38.46,2020年的标准应大于100。

  R&D支出占GDP比例指标反映整个社会对科学技术的重视程度,也是各国和国际组织评价科技实力或竞争力的首选核心指标。1990—2000年,日、韩、美R&D支出占GDP的比例分别为2.8%、2.7%、2.5%。2001年高收入国家的R&D支出/GDP平均值达到2.6%。2002年我国全社会研发经费占GDP的1.23%。要真正实施科教兴国战略,走新型工业化道路,2020年这一指标应该接近日、美、韩1990—2000年的比例,达到2%以上。

  教育经费占GDP比例反映国家对人力资源的投入和重视程度。我国拥有世界最多的人口,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我国人力资源的总体素质较差。新型工业化要求将我国由人力资源大国变为人力资本强国,将人口负荷变为动力,要完成这一任务最重要的手段就是教育,近几年我国教育投入增加较快,但总量仍然不足,结构也有待调整,1975年以来美国教育投资占GDP的比例基本在7%以上,近二十年来日本的比例也在6%以上,韩国也在7%左右2002年按教育部的统计,教育总经费占GDP的比例为5.35%。要走新型工业化道路,落实科教兴国战略,到2020年我国教育经费/GDP应努力达到较高水平,高于7%。

  万元GDP能源消耗反映一国节能水平,既体现经济增长的集约性,又体现能源的可持续发展水平。国研中心课题组研究表明,“2020年,按2000年的价格计算,我国千克煤当量的产出可达到20元”,合0.5吨标煤/万元,与目前世界能耗平均水平相当。

  城市化与工业化紧密相连的,工业化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城市化率的上升。我国的城市化率现值偏低,制约了工业化步伐,因此未来要创造条件加速城市化,从而促进新型工业化。现在我国已进入了城市化进程加快的时期, 1990年我国城市化率为26.4%,2001年为37.6%,平均每年提高1个百分点;1992-2003年的平均增速1.17%;2003年达到了40.53%。结合诺瑟姆慢-快-慢的城市化三阶段论和其他国家城市化发展的经验,如果政策得当,我国城市化率在达到70%前保持每年增长1%是可以实现的,这样,2020年我国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达到60%左右,与1995年中等收入国家水平一致。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angch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5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