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万昌华:再论春秋时代鲁国的贵族共和国特质——从《论语》等书所记史实说开去

更新时间:2016-02-29 15:50:49
作者: 万昌华 (进入专栏)  
’孔子说:‘我不知道。’他再问时,孔子说:‘仲由这个人,在一个拥有千辆兵车的国家里,可以让他管理军事,但我不知道他能否做到仁。’孟武伯又问:‘冉求怎么样?’孔子说:‘冉求这个人,可以让他在一个有千户人家的公邑或百辆兵车的采邑里当总管,但我不知道他能否做到仁。’孟武伯又问:‘公西赤怎么样?’孔子说:‘公西赤这个人,可以让他穿上礼服,站立在朝廷上接待来宾,我也不知道他能否做到仁’”;“季康子问孔子:‘仲由这个人,可以让他从政而处理政事吗?’孔子反问道:‘仲由这个人处事果断,难道处理政事有困难吗?’季康子问:‘端木赐这个人,可以让他从政而处理政事吗?’孔子反问道:‘端木赐这个人通达事理,难道处理政事有困难吗?’季康子又问:‘冉求这个人,可以让他从政而处理政事吗?’孔子反问道:‘冉求这个人有才能,难道处理政事有困难吗?’”;“季康子问孔子:‘你的弟子中谁最好学?’孔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人好学,不幸短命死了,现在再没有像他那样好学的人了。’”

  

   《论语》中记载了,孟孙氏有两代宗主弟子般地向孔子请教什么是孝的问题。该书的《为政》篇中有一处记道:“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为政》篇的另一处则记道:“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这里的孟懿子即孟武伯的父亲孟孙何忌。以上两段话翻译成现代语言是: “孟孙何忌曾向孔子请教、问孝的具体含义,孔子说:‘孝就是不违背礼。’后来有一次樊迟为孔子驾驶马车时,孔子告诉他了孟孙氏问孝这件事。樊迟便问:‘您说的不违背礼是什么意思?’孔子便说:‘父母活着的时候按照礼的要求去侍奉他们;父母去世了,按照礼的要求来埋葬他们,和按照礼的要求祭祀他们’”;“当孟孙彘又向孔子请教什么是孝时,孔子说:‘对父母,要特别为他们的疾病担忧,这样做就可以算是孝了。’”

  

   《论语》中鲁国当权者问政事于孔子的记载也不少。按照现在的说法,其中有国家级干部,有地方管理大员,也包括了没有实际治权的鲁国国君。

  

   《论语·为政》中记道:“季康子问:‘使民敬、忠以劝,如之何?’子曰:‘临之以庄,则敬;孝慈,则忠;举善而教不能,则劝。’”

  

   《论语·颜渊》中有三处有关的记载:“季康子问政于孔子。孔子对曰:‘政者,政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季康子患盗,问于孔子。孔子对曰:‘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季康子问政于孔子曰:‘如杀无道,以就有道,何如?’孔子对曰:‘子为政,焉用杀?子欲善而民善矣。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

  

   以上四段话翻译成现代汉语即:“季康子问孔子:‘使老百姓敬上、忠诚而又努力工作,怎样才能做到?’孔子说:‘你用庄重的态度来对待他们,他们就会尊敬你;你孝敬父母、慈爱子女,他们就会对你忠诚;你举用善良的人而教育不良,则他们就会努力工作了’”;“季康子向孔子请教如何治理国家时,孔子说:‘政就是正的意思。您带头走正路,那谁还敢走歪门邪道?’”;“季康子担忧偷窃屡发,问孔子如何是好。孔子回答说:‘不必过虑。只要您自己不贪图财利,就是奖励人去偷盗,偷窃的行为也泛滥不起来。’”;“季康子向孔子请教如何治理国家时问:‘如果杀掉无道的人,而成就有道的人,怎么样?’孔子回答说:‘您治理国家,哪里用得着杀人?您要是想做善事,老百姓也会跟着做善事。君子的品德好比是风,小人的品德好比是草,风吹到草上,草就会一定跟着倒。’”

  

   仲由、冉雍、卜商,还有阳肤,他们曾是孔子学生或孔子学生的学生,后来分别做过季氏宰、莒父宰和孟孙氏的士师。用时下语言讲来的话,他们都是当时的中高级干部。但是,他们中却没有一个像现在的国家干部这样的目空一切,少有人性与师生之情。更具体些,用当下老百姓形象的话语讲来,他们都是当了官之后也没有像现在的从政者这样“全烂了上眼皮”,亦即,不像现在的当官者这样的只认得自己的上峰,而是认真向自己的老师请教和相互切磋如何处理好政事。

  

   我们都知道,仲由是中国传统二十四孝故事中的重点人物之一,他的故事叫做“百里负米”。讲他少年在外常以野菜为食,但回家时却百里之外背回米来给父母吃。他后来做了鲁国的大官季氏宰,去楚国时带着兵车百乘,但并没有忘记自己早年时的贫贱,不忘思念父母的养育之恩。对人讲,父母已经不在了,想再像年轻时那样孝敬父母也不可能了。孔子知道后称赞他说,仲由算是至孝之人了。则《论语》的《子路》篇一开始,就是讲的他问政于其老师孔子的事:“子路(仲由)问政。子曰:‘先之劳之。’请益。曰:‘无倦。’”此话用现代语言讲来即:“仲由问怎样管理政事时,孔子说:‘对老百姓教化第一位,役使第二位。’当仲由请求说的再详细些时,孔子又说:‘处理政事必须小心谨慎,一定不能倦怠。’”

  

   《论语·子路》中还记道:“仲弓(冉雍)为季氏宰,问政。子曰:‘先有司,赦小过,举贤才。’曰:‘焉知贤才而举之?’子曰:‘举尔所知,尔所不知,人其舍诸?’”此话用现代语言讲来即:“冉雍做了季氏的家臣之后问如何处理政事时,孔子说:‘对下属要善于引导,对他们的小过错不过于追究,选拔贤才。’冉雍又问:‘怎样知道人是贤才而把他们挑选出来?’孔子说:‘选拔你所知道的。至于你不知道的,难道别人会把他埋没吗?’”。

  

   《论语·子路》中的另一处还记道:“子夏(卜商)为莒父宰,问政。子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此话用现代语言讲来即:“卜商到鲁国城邑莒父做总管去,行前问去后怎样执政时,孔子说:‘不要求快,不要贪求小利。求快反而达不到目的,贪求小利做不成大事。’”

  

   《论语·子张》中则记道:“孟氏使阳肤(曾子学生)为士师。问于曾子,曾子曰:‘上失其道,民散久矣。如得其情,则哀矜而勿喜!’”此话用现代语言讲来即:“孟孙氏任命曾子学生阳肤为法官,当阳肤向曾子请教时,曾子说:‘当政者执政不讲道德,民心离散已经很长时间了。如果你知道了他们的情况,应当同情和悯恤他们,而不要傲慢和沾沾自喜!’”

  

   鲁国君主虽然不直接处理实际政务,但和现在英国的女王或者日本的天皇一样,对鲁国的政治也能产生一些影响。《论语》中也记述了一些孔子时代,鲁国当时的两位国君,鲁鲁定公和鲁哀公,先后与孔子及孔子学生讨论政事的事情。

  

   《论语·子路》中记道:“定公问:‘一言可以兴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为君难,为臣不易。如知为君之难也,不几乎一言而兴邦乎?’曰:‘一言而丧邦,有诸?’孔子对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几也。人之言曰: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如其善而莫之违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违也,不几乎一言而丧邦乎?”此话用现代语言讲来即:“鲁定公问孔子:‘一句话可以使国家兴盛,有这样的说法吗?’孔子回答说:‘不可能有这样的话,但有近乎这样的说法。比如,有人曾经讲:做君主很难,做臣下也不容易。如果知道做君主是件难事,这不近乎一句话可以使国家兴盛的说法吗?’ 鲁定公又问:‘一句话可以使国家衰亡,有这样的说法吗?’孔子回答说:‘不可能有这样的话,但有近乎这样的说法。比如,有人曾经说:我做君主并没有什么可高兴的,我所高兴的只在于我所说的话没有人敢于违抗。如果是正确的话而没人违抗,这很好,但假是不正确的话而没有人起来违抗,这岂不是近乎一句话可以使国家衰亡的说法吗?’”

  

   《论语·为政》中记道:“哀公问曰:‘何为则民服?’孔子对曰:‘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此话用现代语言讲来即:“鲁哀公问孔子:‘怎样做才能使老百姓服从管理?’孔子回答说:‘选拔正直的人担任官吏,罢黜有品行瑕疵的,老百姓哪有不服从的?’”

  

   《论语·颜渊》中则记道:“哀公问于有若曰:‘年饥,用不足,如之何?’有若对曰:‘盍彻乎?’曰:‘二,吾犹不足,如之何其彻也?’对曰:‘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百姓不足,君孰于足?’”此话用现代语言讲来即:“鲁哀公问孔子学生有若:‘年成不好,国家的财政困难,怎么办?’有若回答说:‘为什么不实行地税十分抽一的彻法?’哀公说:‘地税都是十分抽二还入不敷出哩,怎么能实行彻法呢?’有若回道:‘如果百姓的用度够了,您不足又如何?如果百姓的用度不够,您足了又如何?’”

  

   另外,《论语·乡党》中记载了季康子在孔子病了时亲自送药之事;《论语·泰伯》中则记载了孔子学生曾子生病了之后,孟孙氏宗主孟敬子(孟武伯之子孟孙捷)曾前往探视。我们都知道曾子有句著名的话,“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就是在孟敬子探视时,曾子对他讲的。

  

   总之,当时的鲁国又是君主请教孔子及其学生政事,又是其总理级的国家干部和其他高中级干部请教孔子及其学生政事,并且有总理级的国家干部屈尊为生病的孔子及其学生曾子送药或亲自前往探视,这些都与秦朝以来统治者独尊、万能,皇帝既是世间实际事务的主宰,又是真理的化身,不用请教任何人;他们只会对知识人工具般使用与无情杀戮,不用关心爱护,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三、有关的话语

  

   春秋时期各国的人们对鲁国的政体与文化是持肯定与羡慕态度的。《左氏春秋·昭公二年》中记载,“二年(前540年)春,晋侯使韩宣子来聘……观书于大史氏,见《易》《象》与《鲁春秋》,曰:‘周礼尽在鲁矣。吾乃今知周公之德,与周之所以王也。’公享之。季武子赋《绵》之卒章。”

  

   《诗经·大雅·绵》是叙述周人开国的史诗之一,其最后一章是“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这段诗翻译成现代语言即:“虞与芮之间的争执由我们来评,文王使得他们有了感动。我们有专门的臣下负责团结老百姓,有专门的臣下为君主服务。有专门负责外交的人,有专门负责抵御外侮保卫国家疆土的人。”则很明显,鲁国的实际负责人季武子,这是在借用以上诗句,向韩宣子进一步介绍自己国家的政治体制运作详情。

  

   《论语》中记载,晚于季武子两代人的孔子,还有孔子的学生,尽管他们对鲁国当局有些指责,但对自己国家的体制,包括鲁国所实行的虚君君主制在内,还是持肯定态度的。亦即,他们认为,相比较而言还是鲁国的政治体制好一些。

  

《论语·雍也》中记载:“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此话翻成现代语言即:“孔子说:‘把鲁国的社会与体制改变一下,便达到鲁国现在这样了;再把鲁国的社会与体制改变一下,就达到先王之道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462.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