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邱戈:新闻专业主义与新闻道德探询机制考辨

更新时间:2016-02-13 23:47:55
作者: 邱戈  
而且,既然没有这样一个真理等待我们去寻找,所谓的客观性标准便无处可寻。

   (二)对客观性的攻击与归因

   人们实际上不难指出在当代不同国家的新闻报道中不同程度存在的偏见。比如李良荣认为,民族利益、阶级政治、文化和意识形态等因素构成了偏见。[20]也就是说,新闻报道实际上并不完全客观。

   第一,记者作为个体主观性难以避免。1949年,当怀特对把关人的新闻选择进行调查时发现的不是客观公正,而是高度主观性时,不免失望。[21]

   瓦耶纳指出:“人们要报道什么事情,这本身就是思想的产物,必然会有报道者智力的介入,因而也就必然包含个人的系数在内。报道者不可避免地会把自己摆到他所描述的情景之中,不仅表现在他自己的参与上,尤其表现在他对事实事物的连续性的剪裁上和他所采用的形式上。”[22]

   第二,媒体受到各方利益的牵扯,很多力量不得不考虑,特别是权力的因素。这些力量抽象层面上既有经济的,也有政治的,甚至还包括个人(拥有者或管理者)随意的偶发性力量。

   法国德布雷说过:“一个社会共同体最能接受的真理,就是那些能够向这个社会共同体提供组织担保的真理。每个历史集团都在摸索着使自己处于最佳状态的信息栅栏,以保证最佳状态的组织性和永久性,并为它的身份提供担保。”[23]芮必峰指出新闻专业主义在国内成为了一种职业权力的意识形态[24]。也就是说,所谓专业主义不过是权力竞争和权力话语的组成部分,专业或者客观不是目的,目的是一种职业意识形态或者话语的胜利。

   第三,从新闻生产的组织行为中观层面上,新闻一点也不由“客观性做主”。编辑部决策更像是一种利益、环境、性格和个人气质的一种角力;记者很多时候被有权势和社会特殊目的及利益需求的利益集团所牵引;客观性最多是一种修辞,这些程序包括:查证事实、展示争议双方的观点、提供各种支持证据、慎用引号、特定文法与文体风格(如倒金字塔结构)、确保五个“W”信息齐全等。通过遵循这些程序,新闻从业人员宣称自己的专业与客观,保护自己免受批评或者惩罚。[25]

   面临这么多障碍,客观性看起来是一个镜花水月。一个看起来很自然的结论就会浮现:新闻无须客观。奇异的是,这种观点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专制者(宣传与喉舌)和自由论者(新新闻主义等变化)两方面的赞同,也反映了新闻客观性内在的冲突。②

   (三)难以舍弃的客观性

   当客观性“堡垒”在各个方面被攻击和破坏之时,记者的中立态度、独立性、新闻的自由与责任等观念与立场也将不同程度受到损害。如果专业主义理念无法自存的话,所有的基于新闻专业主义的行业协会、教育体系等制度化的大厦就会土崩瓦解。③

   这时,我们要问一个问题:完全放弃客观性理念会怎么样?那实际上就没有所谓的新闻专业主义这种东西。而如果没有新闻专业主义会怎么样?这是一个开放性问题,没有新闻专业主义,我们几乎就无法理解新闻本身。因此,就算是那些好像完全看透专业主义的研究者也无法回答和面对这个问题,无论怎么批评专业主义和客观性标准,人们总是对专业主义心怀新的希望,并表现出一种非常奇怪又统一的留恋和矛盾的态度。

   黄旦指出,客观性标准和新闻专业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已经扎根在新闻文化中,构成了新闻编辑部和媒介组织中的基本氛围,一种理想与情境。甚至在更高层面上,专业主义的建构、消解和再建构被当成一个周而复始的新闻职业追寻过程。[26]

   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很多有了初步认知的公众,对新闻的评价也会自然的使用客观性标准,虽然不是那么清晰,却是可表述的,也是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进行具体的新闻判别。

   在更加根本的层面上,有研究者认为客观或者真实的概念可能不那么完满,但作为一个理想的范型却构成了我们观察、认知和理解世界的基本框架,评判行为与事件的规范性原则和背景,没有这个东西我们几近于“瞎子”。[27]根据上述论述,新闻专业主义叙事或者客观性叙事就是一个不完满的现代发展过程,需要向着其无限理想前进的一个过程。

   我们可以或者可能讲一个更加客观的故事,更加接近真相。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复杂和多元考虑的客观性,一个职业不断专业化的自我完善过程,一个接近客观理想范型的进取过程,这是客观性理论演绎的极限。那么问题在哪里,是否有其他的路可寻呢?

  

三、新闻专业主义再思考

   在自然科学相关专业领域,比如其他非常专业的医生和工程类职业,往往形成了一套科学客观标准④:被认为是事实领域内评判标准,这个标准应该是与价值无涉,它是最终的评判标准。对新闻来说,理想的情况就是以客观性为核心建构的专业主义概念群(包括独立、自由、责任等),这套标准的作用就是强力排除个人主观性、偏见或者外部利益对新闻报道的不良影响,并依据客观性标准建立职业的权威性。

   新闻并没有建立起类似自然科学职业那样稳固的客观防卫体系。而且,与新闻本身的特质相关,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建立起其他一些职业那样的具备极强操作性与固定规范的标准体系,因此只好把客观性这样一个空概念⑤借来使用。但是这个概念却不是那么好用,在新闻职业中它难以获得它在自然科学领域中所得到的种种保障和卫护。

   因为新闻职业面对的就是变化本身(新闻是对世界最新消息的展示或者叙述),这个变化过程是由具体的个人去感知、把握与呈现的,其偶然性与不确定性因素无疑要更大些。这导致客观性在新闻领域更多的被证伪。更加重要的是,客观性在新闻实践历史过程中必定渗透了各种价值判断和伦理道德诉求。

   这样,新闻专业主义的根本性矛盾就出现了。当它们追寻一种稳定客观的专业判断标准时,却最终在一定程度上要落到一些被认为极不稳定或者必须排除的伦理规范上,技术标准最终要被原初所希望排斥的价值标准来确认。因为只有这样,看起来新闻客观性才能够落到实处。因此,可以看到的奇异之处是,在新闻专业主义的范畴必然要包括一套专业伦理规范,那些客观性期望排斥的东西,实际上却难以被隔绝。

   (一)标准与伦理混杂

   新闻客观性所内蕴的这种矛盾也在新闻专业伦理规范发展的规程中体现出来。新闻客观性最终在各种新闻的行为与伦理道德规范中找到自己的落脚点。

   在此,以比较全面的美国职业新闻记者协会(SPJ)1996年制定的职业伦理规范为例。该规范要求真实报道、减少伤害、独立行动和可信。

   在这个比较经典的记者行为规范中,价值判断与一些操作性规范是交织在一起的。比如首先是道德导向,包括忠实、公正、勇敢、尊重和可信,等等。在操作性的规定中既包括“及时更正”、“不要剽窃”、质问信源动机、检验消息准确性、拒绝一切礼物和好处等比较明确的标准,也存在很多不太明晰甚至不具备可操作性的条目,比如品位要高等非常模糊的祈使语气的话语。操作性条例的目的是保证真实报道、独立行动等原则性目标实现,而这些操作性规定自身缺乏自足性和系统性。也就是说,对记者的某些具体的操作性规范可以无止境的罗列,但却不足以保证真实、公正、独立、可信、减少伤害等目标的达成,当然更加难以保证所应该支撑的客观性实现⑥。

   而且,各国、各地的新闻职业伦理道德条文也各不相同,具有开放性和不确定性,仅在部分理念上取得了较高的认同和普遍性。陈中原在84个国家的新闻职业伦理规范中总结出73个关键词,最终归纳出8个具有高度共识的方面。[28][29]这也许从某个侧面反映出新闻职业的专业化难度。理念上的共识都难以达成,更不要说某种专业化的操作标准了。

   正因为这些条例中存在这样的含混与模糊,大部分记者伦理规则都缺乏现实的约束力。

   (二)客观性与人为标准化

   就算新闻能够建立起一套相对有效的客观性标准(像医学那样),排除了主观干扰,悬置了价值判断,驱逐了道德问题。当面临更加广泛的社会生活领域的冲突时,其伦理道德问题又会凸显出来,这时其衡量新闻职业好的标准本身就已经道德化并具有意识形态价值涵义,构成了一种抵御其他社会道德要求的道德保护伞,并使职业伦理本身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成为职业自我护卫和自我封闭的一种特殊的防御方式。也许会有适当让步,但职业或者专业标准体系本身就成为一种重要的道德要求,主宰着在本职业或者专业内的道德伦理体系的基本架构和范型,这是某种专业诉求对人类道德的胜利。

   从更加普遍的角度而言,职业或者专业精神本身也是一种价值、一种伦理道德体系,但是它却希望把自己从一般的伦理“应该”中区分开来,获得某种永恒的控制性地位。这明显是不完全的,也是不可能达到的。所有的职业伦理都面临原则性的,或者元伦理层面的价值与道德冲突。

   因此,任何专业主义体系实际上都可能隐含两套价值标准。一套是专业的,可能以客观为判断标准,但这也是关乎价值的;另一套是传统意义上伦理行为规范体系,它规定应当。专业主义实际上就是希望强调一种专业标准在价值和道德上的优先性。这在一些规范森严的传统职业那里比较成功,但在新闻专业这个特殊而混杂的行业中却出现了问题。

   换句话说,就算新闻可以获得一个更加“高级”的客观性标准体系,但也将在各种与社会生活相切的边界和门槛上引起较多的冲突。这种冲突就是价值冲突,而这些冲突本身会对新闻职业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个要求明显在专业主义之外,超越了专业主义。

  

四、新闻专业主义的客观性

   是不是新闻专业主义与客观性标准就全无用处,在这个客观性背后有什么让人们无法舍弃?吴飞指出,“新闻专业主义理念是基于我们对传媒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和作用的认知的,而传媒的作用和地位又是基于我们对社会结构的总体认识,基于我们对国家—社会—公众这一社会模型的设定,基于我们对于社会管理方式的设定。而事实上,人类至今还没有就社会结构、社会体制和社会管理手段达成共识性的观念。”[30]

   新闻专业主义确实来源于我们对新闻自身、传媒所处社会结构的某种特定的认知和设定,这是新闻专业主义本身形式上的合理性。而且,新闻专业主义还与一种特定的历史性实践(美国新闻史)密切相关。虽然人们还未就社会结构和体制达成共识,并不等于就会转向相对主义,在观念之外(实际上也在观念之中),生活本身提供了基本的本真性。

   对于新闻来说,这个背后的准星就是生活真相,就是新闻实践本身的实存性,它保证事实作为稳定的存在,客观性不过是真相的一种表象而已⑦,人类的理解本身也可能达致真相本身。这样我们就能够看清楚客观性本身的合理性和对真相的重要价值,但它不是生活和真相本身,它既是一种重要价值,又不是全部,更多的是一种方法论上的探询机制。

在对客观性这种理解的基础上,我们就可以看到新闻专业主义的模式价值与启发意义:在新闻专业主义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7072.html
文章来源:《重庆社会科学》2013年3期第55~62页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