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一飞 吕阳:域外刑事裁判文书上网比较与启示

更新时间:2016-02-03 22:35:27
作者: 高一飞 (进入专栏)   吕阳  
台湾司法院在维系“民众知的权利”和“公民隐私权”平衡方面的探索可谓几经周折。自1998年起,除了某些依法不得公开的案件外,几乎所有的案件都可以通过网络在台湾司法院的网站上检索到判决书的全文,也因此造成某些民众的困扰,纷纷向司法院反映希望能够隐匿裁判文书中关于个人隐私之信息。因此司法院自2003年起逐步把裁判文书中的身份证号码、住址等信息隐匿。2007年之后,台湾司法院更是把个人隐私权保护放在首位,隐匿裁判文书中当事人的姓名信息。这样以来,裁判文书查询检索就形同虚设,社会民众根本无法从茫茫文书中甄别出相应的裁判文书。

  

   考虑到过分强调个人隐私保护不利于社会公众进行有效检索,同时法院贯彻公开审判原则,既然在法庭公开审理阶段就公开了案件当事人姓名,那么到做出裁判文书之后将其在网上公开的做法就算不算侵害当事人的隐私权。因此,2010年台湾司法院修订了《法院组织法》。修正后的《法院组织法》第83条规定:“除法律另有规定外,各级法院及分院应定期出版公报或以其他适当方式公开裁判书。除自然人之姓名外,法院公开的裁判文书不得包括自然人之身份证统一编号及其他足资识别该个人之资料。”[10]

  

   台湾法院裁判文书上网重视对个人隐私的保护。文书上网公开经历了个人信息全部公开到隐匿部分当事人信息,再到隐匿当事人姓名,最终仍旧公开当事人姓名的不断演进过程。[11]我国大陆虽然出台了《规定》对姓名隐匿做出了规定,事实上,通过浏览中国裁判文书网,笔者发现一些并不属于特定情形案件的姓名也被隐匿,实践操作很不规范。我国大陆可以借鉴台湾地区在文书上网中积累的经验,少走弯路。

  

   五、域外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对我国的启示

  

   通过以上对美国、英国、欧盟国家及我国台湾地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介绍,可以发现域外国家在刑事裁判文书上网方面有许多相似之处,其共同特点可以归纳为如下几个方面:制度先行;例外明确范围;上网时间短;以数据库为主,官方和营利性机构相结合。随着域外刑事裁判文书的不断发展,呈现出以文书公开辐射案件电子档案公开和庭审笔录公开的发展趋势。

  

   域外国家和地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注重制度设计,制定专门的法律法规作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依据。完备的制度设计在推动司法公开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具体操作指明了方向。如美国于2002年通过《电子政务法》,要求联邦层级法院构建官方网站并公开刑事裁判文书;2008年通过《关于开放电子档案的私人查阅和公开规定》,《最高法院诉讼规则》也把裁判文书上网纳入其中。再者如英国,英国最高法院制定《最高法院信息公开方案》,作为最高法院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依据。英国各地对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规定也不尽相同,如在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主要依照《1998年数据保护法》、《2000年信息自由法》进行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相较之下,苏格兰地区则是采用单独立法模式,《2002年苏格兰信息自由法》是文书上网的主要依据。俄罗斯则是出台《俄罗斯法院信息公开法》,其中明确规定刑事裁判文书应在互联网上发布。与其他司法文件相比,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更加严格,而除刑事裁判文书以外的其他司法文件的公开则是在听取相关人员的意见后加以决定。从各国出台专门规定甚至专门立法的的方式可以看出,信息发达时代各国对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方式的重视,而且在一个国家存在着多种立法,不局限于一部法律,即体现在多部法律法规之中,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制度建设较为完善,规定较为全面,并呈现出随着时间的推进而不断完善的特点。

  

   近年来,我国刑事裁判文书上网逐步步入正轨,与此同时,实践操作中日渐暴露出文书上网平台不统一,内容不一致,检索选项不全等问题。对域外经验进行学习,可以为我国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完善提供新的工作思路。自2000年以来,我国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经历了初步规划、逐步探索和全面公开三个阶段。在这十多年的文书上网公开的探索过程中,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出台了一系列规定和意见作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实践操作的依据。直到2013年,最高院通过《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也只是以司法解释的方式对刑事裁判文书上网进行规定。因此,在立法方面,域外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制定人民法院信息公开法或电子政务法的做法就很具有参考价值。我国可以制定人民法院信息公开法,把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纳入信息公开法的范畴,从而增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的权威性及义务性。

  

   域外国家和地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注重对上网刑事裁判文书的范围进行明确和界定。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目的是让公众检索得到,满足阳光司法的要求。“最大限度的公开”、“以公开为原则,不公开是例外”是国际社会在网络时代信息公开的原则,同时也存在一些例外情形。因此,对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例外”进行明确就显得尤为必要。各国做法大体类似,把涉及国家秘密、国家安全、当事人隐私等案件纳入不公开的范围。各国尤其重视对个人隐私和安全的保护。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和各州最高法院应依据美国法典28部分sec2072和sec2075的规定,制定法院条例,对刑事裁判文书中涉及个人信息的内容进行删节隐去,各法院涉及的隐私和安全保护条例中应留给当事人自愿协商决定公开范围的空间,但该隐私范围不得超过美国法典28部分131章的范围(不得滥用隐私权)。[12]在俄罗斯,根据《俄罗斯法院信息公开法》第15条第3款的规定,为确保案件当事人的安全,应删除证人、无罪开释者、因执法机关滥用权力而被错误追诉者、书记员、案件复审法院等人员名字的首字母及其姓氏以外的个人信息,特殊情况下也适用于检察官及辩护律师。[13]在我国台湾地区,刑事裁判文书对个人信息隐匿的做法也是几经周折后才寻求到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和个人权益保护的平衡点。

  

   “最大限度公开”,“公开为原则,不公开为例外”是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的基本原则。鉴于最高院出台的司法解释和相关文件并未规定应当上网公开的刑事裁判文书不公开的不利后果,以及相应的司法工作人员是否应当承担相应的程序性制裁,加之承办法官繁重的案件审理工作,极易造成实践中将案情简单、没有争议的刑事裁判文书上网,而对容易引起社会争议的刑事案件不上网。结合上文对域外经验的介绍及比较,我国应确立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义务性规范,对刑事裁判文书上网的范围进行细化,对何为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案件进行细化,对何为不宜公开的刑事案件的方向大体明确,从而使刑事裁判文书上网更具操作性和可行性。

  

   域外国家和地区注重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公开的时效性。所谓迟到的正义非正义,刑事裁判文书上网能大大缩短文书公开的时间,满足司法公正的需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文书上网的时间最短,宣判之后10分钟即须上传至网。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刑事裁判文书在宣判后48小时内上传。我国台湾、香港地区则是在文书送达后上载至网站。在某种程度上而言,信息公开的方式和速度远比信息公开的内容更为重要,因为法院每年受理大量的案件,如果不及时公开刑事裁判文书,那么公众需要获知的裁判文书将掩埋于其他文书之中,最终是民众难以获取,反而背离了文书公开的初衷。域外国家刑事裁判文书上网均有时间限制且时间相对较短。

  

   根据《关于人民法院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的规定》第8条,刑事裁判文书必须在文书生效后7日内上网公开,从而确保文书上网的时效性。笔者通过点击浏览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上传至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刑事裁判文书中有很多并没有严格依照上述规定,某些案件在判决生效后几个月甚至一年后才上网公开。相比之下,拖延公开、公开不及时在域外则基本不存在。这种情况和我国法院激增的案件数量有关,更与缺乏对延迟公开进行裁决和惩罚有关。增强监督的有效性,把文书上网的时效性纳入法官的业务考评,对延迟上网设置相应的惩罚措施,逐步纠正文书上网不及时之风。

  

   域外国家和地区刑事裁判文书上网注重上网平台的建设,裁判文书上网多以数据库的形式进行。纵观美国、欧盟、我国的台湾地区,裁判文书上网平台多种多样。如美国、德国实行最高法院官方网站和联邦法院网站实行双轨制,分别公布联邦法院和地方法院的裁判文书。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司法机构网站则是刑事裁判文书公开的统一平台。再者,某些社会机构或营利性组织设立数据库,如美国的WestLaw、LexisNexis和德国的德国JURIS法律出版公司等对裁判文书进行综合整理,为社会民众提供付费下载。不论是政府的官方网站亦或是民间组织机构,域外文书上网公开平台建设相对较完善,裁判文书公开网站设计简洁、合理,通过检索引擎搜索案件号、案件名、当事人姓名即可获取相应刑事裁判文书。

  

   最高院专门建立中国裁判文书网,作为裁判文书上网公开的统一平台。然而中国裁判文书网检索中的关键词设置相对模糊,依靠被告人的姓名检索的结果要么为零,要么充斥大量的无关案件,甚至是被告人姓名中存在相同汉字的其他案件都会被检索出来,关键词检索设置意义不大;至于依靠案件案号和裁判时间检索,社会民众获知案号和准确裁判时间的几率更小。借鉴域外经验,强化刑事裁判文书的检索功能,把当下稳定、免费、功能强大的搜索引擎运用到中国裁判文书网中,增加不同的检索设置,加大刑事裁判文书数据库的建设,从而增强检索的匹配度和准确性。除了中国裁判文书网和各地裁判文书公开平台外,可以由社会机构或营利性组织以数据库的形式对刑事裁判文书加以整理,以付费或免费的方式供社会民众下载。

  

   注释:

   *高一飞(1965——),男,湖南桃江人,西南政法大学诉讼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吕阳(1991——),女,河南许昌人,法学硕士,现为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干警。本文为高一飞教授主持的2014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司法公开实施机制研究》(立项号14AFX013)、2014年度最高人民法院重大理论课题《司法领域公民知情权研究》(2014sp010)、2015年中国法学会“深入研究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重点专项课题《司法公开实施状况评估和建议》(CLS(2015)ZDZX10)的阶段性成果。

   [1] 根据美国《电子政务法》第205条规定:“联邦法院需要建立自己独立的法院网站,公开如下基础信息:(1)法院联系方式及相应的实体地址;(2)法院诉讼规则、条例;(3)法院内部制定的规则;(4)整个案件的流程信息;(5)与案件有关的电子文档(包括判决书、律师诉状、第三方提交的法律意见);(6)法院必须提供PDF/WPS/WORD等形式的电子文档方便民众下载。”网址:http://thomas.loc.gov/cgi-bin/bdquery/z?d107:HR02458:|TOM:/bss/d107query.html|。

   [2] 最高人民法院司改办:“裁判文书公开的域外经验”,《人民法院报》,2013年11月12日,第5版。

   [3] 何帆编译:“外国裁判文书上网概况”,《法制资讯》,2013年第5期,第52页。

[4] 龙飞:“域外法院裁判文书上网制度比较研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90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