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清平:中国第一份私权宣言

——墨子有“极左”倾向吗?

更新时间:2016-02-03 21:28:42
作者: 刘清平 (进入专栏)  

  

   文化保守的自由主义者或许又说了:侵犯了财产权和生命权当然不合“天理”,但严重伤害了父子之间的血亲情感,不也同样违反了“自然法”吗?所以咱儒家的立场自有它的道理,也有资格构成自由主义的文化基因……

  

   和稀泥的好处就是全方位辩证,面面俱到啥都拉不下。但很不幸,要是两条“天理”之间居然也打起了架来,你作为自由主义者,又觉得哪一条“自然法”才有优先性呢?说白了,这正是人生在世一切麻烦的终极根源:就像鄙人有关“诸善冲突”的研究可以表明的那样,要是各种好东西本来能够和平共处没有矛盾,人们根本没必要劳心费神,因为它们自然而然地就会做到其乐融融美美与共;倒霉的只是它们之间出现了张力冲突,就像鱼和熊掌那样不可得兼,没法一块儿红烧或清蒸,你该咋办呀?

  

   说得明白点就是:要是你像咱儒家那样把血缘亲情凌驾于人们的财产权和生命权之上,恪守“尊重人权”的“正义”底线就变成了一句空话,因此很难再标榜自己是捍卫私权的自由主义;要是你像他墨家那样主张“尚同”,坚持对亲属犯下的“坑人害人”罪行实施惩罚,又会丢掉咱儒家当成了命根子来维护的“父慈子孝”的高尚“德性”,因此也没法再成为朝廷意识形态的亲密同道。于是乎,一旦自由主义的脑瓜里灌进了咱儒家的水,你的“通两统”就只能是在稀里糊涂的一锅粥里早早泄了气。不是你实力不济顶不住,而是你无可奈何花落去。

  

   再扩展来看,道理也是一样滴:不管你把什么东西置于了人们的财产权和生命权之上,一己私利也好,忠君之情也好,朋友之谊也好,均富动机也好,集体利益也好,国富兵强也好,高尚德性也好,你的自由主义立场都会像被蛀空了的大坝一样,让水冲上一下就土崩瓦解了,沦为了这个主义那个主义,却唯独不再是本真意义上的自由主义。相比之下,只有像被抹黑成“极左”的墨家那样,始终坚持“万事莫贵于义”的底线原则,根本否定一切坑人害人、侵犯人权的“不义”罪行,我们才能沿着自由主义维护财产权和生命权的人间正道走下去。

  

   说破了,在这个国度里,私有财产权和个体生命权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由主义理念之所以到了21世纪的今天都很难确立,精神文化层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正是主张“血亲至上”和“移孝作忠”的儒家思潮,凭借自己作为朝廷意识形态长达两千年的“独尊”优势,残酷打压了坚持“不坑害人”的“正义”底线的墨家学说的发展空间,结果严重扭曲了人们的“正义感”,以致某些西化了的自由主义者居然也认为:像“子为父隐”“窃负而逃”这类为了血缘亲情包庇侵权行为的“不义”举动,属于什么更神圣更高尚的“天理人情之至”。

  

   说穿了,先秦那位长得本来就比较黑的墨姓老头“摩顶放踵利天下”,仅仅是他本人基于自愿的自由选择,并且真正体现了正义底线之上的高尚德性;咱们自己或许做不到,可难道因此就能污蔑他是鼓吹“大公无私”“财产公有”的“极左”分子么?天底下哪有这样的道理嘛——也许咱儒家“损人利亲”“为富不仁”的歪门邪道是个例外?存疑。不管怎样,要是尊重文本的话,你能从《墨子》那里找出诸如此类的乌托邦语句,强行命令每个人都必须“摩顶放踵利天下”吗?相反,我们看到的只是“有力者疾以助人,有财者勉以分人”(《墨子·尚贤上》)的慈善鼓励,甚至还有与“强不执弱,富不侮贫,贵不傲贱,诈不欺愚”并排摆出来的“众不劫寡”命题(《墨子·兼爱中》),否定性的矛头明白指向了那些打着“为富不仁”的“革命”旗号,公然抢夺他人财产的“劫富”勾当。与“患不均”“诛一夫”之类的圣贤激进论调比起来,要是如此言说的老实人反倒被抹黑成了“极左”,你说你的“正义感”被咱儒家带进了哪条沟里了哟。

  

   斗胆叫嚣一回:正是经过这样的反思研读,鄙人现在觉得,自己坚持的“正当主义”或“自由人权主义(liberal rightism)”(早先叫做“批判人本主义”),尤其是它主张从“正当(right)”衍生而来的“权益(rights)”旨在防止人际冲突中的“不义”之“恶”的基本理念,其实更接近于墨家“贵义”的规范性立场,反倒既有别于右翼的自由至上主义,也有别于左翼的自由平等主义。至于它与“亲亲相隐”“爹亲娘亲不如皇上他老人家亲”的儒家理念的互动关系呢,明显属于水火不容的势不两立——不好意思哦,这边厢先有礼啦,“亲”。

  

   友情提示一句:先秦那位长得本来就比较黑的墨姓老头,由于后来一直遭到抹黑打压的缘故,连生卒年份都不太清楚,估摸在公元前479年到381年之间吧。照这样推算,上面那份捍卫私权的哲理宣言,大约已经有了两千四百年的历史。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899.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