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魏加宁 朱太辉:我国“十三五”时期国民经济风险预评估与防控对策

更新时间:2016-02-02 15:09:03
作者: 魏加宁   朱太辉  

   “十三五”时期仍然是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经济发展潜力大,但同时面临不少困难和挑战,需要更好地协调处理好防风险与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之间的关系,而守住风险底线是重要前提。当前我国正在研究制定“十三五”规划,坚持风险和问题导向,全面分析我国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风险,前瞻性地把握风险的大小和相互关系,有助于“十三五”时期真正守住不发生风险底线。现有关于经济风险评估的研究,大多是关于单个或几个重点风险的独立评估,缺乏风险之间的相互影响分析。尽管存在一些经济风险评估方面的研究,但大都没有考虑各类风险之间的关联性和相互影响,风险综合评估的“综合性”不足。为此,本文将对我国“十三五”时期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风险进行了扫描,分析各类主要风险的潜在影响;根据投入产出表的研究思路建立风险评估矩阵,对我国经济“十三五”时期的总体风险进行综合判断;在此基础上,提出了针对性的风险防控措施和改革建议。

   “十三五”时期经济发展面临的主要风险及相互影响

   “十三五”期间,我国国民经济主要风险包括五大方面、九个类别,彼此相互影响(图1)。

   外部风险,包括地缘政治冲突、国际金融危机、海外经济安全等,主要通过外部需求和风险传染影响经济增长。除重点关注希腊等欧洲国家、日本以及一些新兴市场的国家债务风险外,“一带一路”战略与全球政治“不稳定之弧”存在交叉和重叠,海外经济安全值得关注,以输出方式化解国内过剩产能不能以阻碍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为前提。

   人口老龄化风险,将导致我国劳动力短缺,养老金收支缺口和养老金结余投资不足问题更加突出。老龄化将直接减少储蓄,降低经济活力和创新力,影响“十三五”时期经济增速。养老金投资不足将侵蚀养老保险可持续运营能力,养老金收支失衡可能会导致社会不稳定。

   产业风险,包括粮食风险、产能过剩风险和房地产泡沫风险三个方面。最大的粮食风险不是减产,而是统计虚报和倒卖储备粮、出租粮仓等投机套利。考虑到金融炒作和互联网传播的推波助澜,粮食风险的影响不可小视。房地产泡沫已较大,中小城市供过于求、购买力不足等,风险更加突出。房地产泡沫破裂会直接拉低经济增速,降低居民消费,影响地方政府收入和债务偿还,并大幅增加银行不良贷款。化解过剩产能有可能通过产业链和债务链条引发上下游企业大面积倒闭,带来失业,减少地方政府财税收入。

   财政金融风险,包括地方政府债务风险、财政可持续风险和金融风险三个方面,主要通过财政支持力度和金融服务能力影响经济增速。融资平台偿债压力大,债务透明度差,高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财政风险爆发还会增加银行不良贷款。随着经济增速下滑,财税收入下降更快,养老、医疗、教育和环保等支出存在刚性,财政可持续面临挑战。银行不良贷款和不良率从“双降”转为持续“双升”,并仍在快速暴露;影子银行面临较大流动性风险,且风险爆发容易传导银行表内;互联网金融和民间借贷等监管不到位,虽规模小,但风险影响不可小视。

   经济下行风险,影响因素包括三个方面:一是趋势性因素,经过30多年的高速增长,人口红利递减、技术创新不足、部分行业“国进民退”、资源环境约束增强、世界经济低速增长等内生因素和外部条件都已发生变化,我国实际增速已经低于潜在增速,趋势性因素是当前经济下行的重要因素之一。二是周期性因素,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经济增长出现了三个的“改革周期”,即每当面临国内外经济危机时,都成功地通过思想解放带动改革开放进而带动经济增长。三是短期因素,“八项规定”和“反腐败”措施在政治上是正确和必要的,短期会对消费和经济增长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地方政府债务审计束缚了政府投资,世界经济低迷导致出口发展较慢。

   通货紧缩风险,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同比增速持续多月保持在2%以下的低位,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连续46个月同比下降。在影响因素方面,经济增速放缓会增加通货紧缩预期,产能过剩不能及时化解会加剧通货紧缩,房地产泡沫破灭、抑制投资需求、国外输入型因素也会加剧通货紧缩。

   从风险的关联性来看,上述几类风险的爆发都会加剧通货紧缩和经济下行,同时在经济下行过程中,各类风险如不能平稳有序释放,当经济下行至某一节点时可能会集中爆发,产生更大的联动效应和交互影响。

   “十三五”时期经济发展整体风险评估

   经济中各领域风险相互影响、 相互交织,各领域风险的独立分析并没有揭示经济发展面临的风险“全貌”。 为提高风险评估的全面性和可信度,本章建立一个系统性的风险评估矩阵(见表1),

   综合考虑各类风险之间的相互影响和传递路径。风险评估矩阵横向代表九类风险爆发的概率和可能性, 纵向代表九类风险爆发后的影响。 相应地,矩阵中每个单元格右上角的数字代表风险爆发的概率,左下角的数字代表该领域风险爆发对其他领域风险的影响(该风险评估矩阵和评估框架详见魏加宁和朱太辉:我国中长期经济风险:一个新的评估框架,金融监管研究,2015年第6期)。

   第一步:判断风险爆发可能性及对其他风险的影响,填写风险评估矩阵。风险爆发可能性及评分分三个等级:较低为1,中等为2,较大为3。风险影响及评分也分三个等级:较小为1,中等为2,较大为3。由于风险存在“自增强”效应,加入各类风险对自身的影响。

   第二步:根据风险爆发可能性及影响,计算各类风险的相互影响。依照风险计算公式:风险=爆发的可能性×爆发的影响,计算出各类风险之间的相互影响(表2)。

   第三步:计算各类风险对其他风险的影响,将每类风险的影响纵向加总,得到其“影响力”;将每类风险受到的影响横向加总,得到其“被影响程度”。

   第四步:加总各类风险的“影响力”或“被影响程度”,计算得出国民经济总风险评分为358。

   第五步:设定风险评估标准,评价总体风险状况。每个单元格的风险最小值为1=可能性1×影响1,最大值为9=可能性3×影响3。考虑九类风险存在81个(9×9)相互影响,因此总风险最小值为1×81=81,最大值为9×81=729(表3)。20160120104023

   经评估测算,“十三五”期间国民经济的总风险评分为358,为风险最大值729的49.1%,处于中等水平。如将风险大小平分为三个等级:81-216为风险较小;216-432为风险中等;432-729为风险较大,则“十三五”期间国民经济总风险亦处于中等水平。

   第六步:根据各类风险的相互影响,锁定风险传染路径。从影响力看,外部风险、粮食风险分别为28和11,风险较小;房地产泡沫破裂和产能过剩风险分别为66和54,风险较大;人口老龄化、财政风险、金融风险、通货紧缩和经济失速风险在40左右,风险中等(表4)。

   从被影响程度看,财政风险、金融风险、通货紧缩、经济失速风险的评分在50左右,易受其他风险传染;房地产泡沫破裂风险、产能过剩风险和外部风险的评分在33-42之间,受传染性适中;人口老龄化和粮食风险的评分均为20,不易受其他风险传染。

   从传染路径看,房地产泡沫、产能过剩、财政风险、金融风险、通货紧缩和经济失速风险之间的传染性较大。房地产泡沫破裂,不仅会直接影响经济增速,还会通过加剧产能过剩、放大财政风险、引发金融风险、强化通货紧缩等,对经济增速产生间接影响。“十三五”期间国民经济的风险传染主要路径可能为:房地产泡沫破裂、产能过剩风险→财政、金融风险→通货紧缩、经济失速风险(图2)。

   综合看,“十三五”时期国民经济总风险处于中等水平,结构性风险较大,房地产泡沫破裂和产能过剩风险显著,且传染性大。

   风险防控与改革对策

   各类经济风险之间具有极大的关联性和传染性,我国“十三五”时期的风险防控与化解需要多措并举,关键是要大力推进改革,提高综合风险防控和治理能力。

   在总体防控思路上,一是“十三五”规划要注重风险导向,应在风险评估的基础上制定规划的主要任务和目标。二是加快推进经济体制改革,从根源上化解风险;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下设立专业的风险评估机构,负责动态评估风险演变,及时提出风险防控建议。三是切实加强政策协调配合,进一步提高金融监管协调机制效力、做实货币政策委员会、建立财政政策委员会等,提高风险协同防控能力。四是提高统计部门独立性,提高数据的真实性和可靠性,加大信息透明度,根据数据敏感性和保密性分层分级对外披露,夯实风险防控的基础。

   在外部风险防控方面,一方面,针对世界主要国家的债务危机风险,要指定专业金融机构进行国别债务风险评估,做到提前预判;加强国际合作,适度地参与国际救助机制,缩小波及效应;采取灵活有效的宏观经济政策,特别是汇率政策,减少可能带来的正面冲击;针对日本主权债务危机风险,要加强东亚区域货币合作机制,减少其对整个区域金融稳定的直接冲击,适当收缩对日风险敞口。另一方面,为保障海外经济安全,建立国家层面的海外经济安全协调机制,全面负责海外经济战略规划、统筹协调与应急处置;强化海外经济发展的金融保障,完善“走出去”企业的融资、保险渠道;完善涉外法律体系,研究出台对外援助法、对外贸易和投资保护法等法律,依法保护海外经济安全;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重构。

   在人口老龄化风险防控方面,一是完善生育政策,保持必不可少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二是采取“小步慢走”的方式,分行业、差异化提高退休年龄,对延迟退休的人员增发养老金,对于雇佣60岁以上劳动者的企业予以一定的政策优惠。三是加大国有资产补充社保基金力度,提出并落实加大养老保险可持续发展投入的综合措施。四是建立合理有效的投资管理体制和风险控制机制,确保养老金安全和保值增值。

在粮食风险防控方面,可分为预防和缓解两个方面,一个重要原则是要避免市场一发生剧烈波动或突发事件就回到计划经济并长期化。预防型对策上,改变农业支持政策,包括新增补贴向主产区和优势产区集中;实行目标价格制度,提高农户生产粮食的收益;研究制定关于休耕轮作的长期规划,对有国内增产可能的供给减少品种实施紧急增产措施;加快推进土地制度改革,尽快全面实现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鼓励发展规模经营;从功能、布局、品种等方面进一步改善国家粮食储备体系,(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874.html
文章来源:《中国发展观察》2016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