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世昌:论词的读法

更新时间:2016-01-29 16:25:45
作者: 吴世昌 (进入专栏)  

   望帝春心托杜鹃,佳人锦瑟怨华年。

   诗家总爱西昆好,独恨无人作郑笺。

   ——元好问

  

引言

   学习或研究任何学问,总要先从读书入手,而属于文学方面的尤其如此。读书的最彻底办法是读原料书,直接与作者办交涉。最好少读或不读选集和别人对于某集的讨论之类。读选集片面不全,选者又有他的嗜好和偏见,不易认识原作者的真面目。别人的讨论未尝不可读,但如果自己根本对于原作尚无认识,则看别人研究的结果也不能真切了解,等于婴儿待人嚼饭而哺,尝不到真实滋味。而且比选集流弊更多。所以别人的讨论之类,是要先于原著有了解之后去看,才能评判其当否,才能得益。但是有许多学科——词是其中之一,因为本身有种种技术上的困难,初学若不经指点,往往不易入门,或者要走许多冤枉路才能入门。从前学者教人读书要用死功夫,自己去摸索,最后自能登堂入室。这办法也十分彻底。但这种“老鼠走迷津”的方法,毕竟太不经济了。所以我们虽主张读原料书,却不能不讲方法。而在方法之中,尤其是对于词,最初,也许是最重要的一步是读法。

   如果有人问我:“怎样读词?”我先得问他:“你打算用怎样的态度来读词?”因为不论读什么书,大致总可分两种态度:一种是浏览,饭后茶馀,随便捡起一本书,随便翻看看,不求甚解,不思深究。这种读法,意在消遣。下了办公室的职员,闲得没有事作的家庭妇女,如果肯以浏览书籍来代替无聊的闲谈或打牌之类,自然也是好的。古人所谓“开卷有益”,便是此意。另一种是比较严肃的读法。不懂的字句必须“求甚解”,不明白的问题必须求个水落石出,甚至于在无问题中求问题,在无条理中求条理,在思想上要与古人打架,在创作上要与著者抗衡。这种研究的态度,便是文化进步的原动力。读一切书如此,读词也是如此。本文所要讲的,便是侧重后者的读法。

   普通人以为词曲小道,仿佛只应该躺在床上,坐在树下看看玩的。这种读法,如果只为消遣或对于词学已有相当根底,原无不可。但初学者如此,则只能读读小令,或已经断了句的选集之类,实在谈不到深切的了解或研究,而近人选集,对于长调慢词之断句,又未必尽可靠。即令可靠,读惯了这类二手货,将来自己读原料书时,依旧会读不通,所以真有志于此道者,还须不求依傍,自己下功夫,读古人原集。

   自己下功夫的程序:第一是了解,第二是想象,第三欣赏与批评,第四是拟作与创造。本卷先论前二事。

  

第一章 论词的句读

  

   要了解词,先决问题是通句读——句读是词学上主要的技术问题之一。词之句读,小令易通,(但《花间集》中小令亦有不易断句者。)而慢词则虽文学史的作者,有时亦不免弄不清。故初学词者,往往为此所苦。尤其是蓄意专学一家者,如遇乐章、清真、稼轩、梦窗之长调,简直一开卷便令人望洋兴叹,因之弄得兴味索然。而以词之全部遗产数量而论,或其佳作之数量而论,长调自多于小令。故此第一关,必须设法打通。,断句的方法,比较可靠的,莫如拿万树的《词律》来作标准,逐调依律标点。虽然《词律》偶尔也有错误,但大体可用。不过此法太麻烦了,等到查完《词律》,也已兴味索然。而且查了一调,第二调还是不通。有时一个调子,又有几种不同的体裁,若逐调逐体去查,实在不胜其烦。所以读词者必须自己寻找一个断句的原则。这原则可分两步:第一步先求韵脚。词中长调,大都有两片,多者有三片,(即双拽头,如清真《瑞龙吟》。每片末一字,即系韵脚。先看了两个或三个的韵脚,则此词系用何韵,即已了然,然后依此韵以寻绎句读,最为可靠。词韵较诗韵为宽,又因宋代语音,与今江、浙一带口音为近,故凡江、浙人口语可协之韵,和词韵大致可以相符。若今黄河流域各地口语,入声已分为平去二声者,则遇有入声韵脚的词调,较为困难,仍须一查《词律》。(受过音韵学训练的当然不成问题。)即是闽、粤、客家方言中,入声韵依然可以分辨。词中长调大都是一韵到底的,倒是小令有时一调包含几个不同的韵脚,它的押韵方法颇似西洋诗:

  

   花映柳条, a

   吹向绿萍地上。 b

   凭栏杆,窥细浪, b

   雨萧萧。 a

   近来音信两疏索, c

   洞房空寂寞。 c

   掩银屏,垂翠箔, c

   度春宵。 a

   ——温庭筠《酒泉子》

   漠漠秋云淡, a

   红藕香侵槛。 a

   枕倚小山屏, b

   金铺向晚扃。 b

   睡起横波慢, a

   独望情何限。 a

   衰柳数声蝉, c

   魂销似去年。 c

   ——顾复《醉公子》

   钟鼓寒,楼阁暝, a

   月照古桐金井。 a

   深院闭,小庭空, b

   落花香露红。 b

   烟柳垂,春雾薄, c

   灯背水窗阁。 c

   闲倚户,暗沾衣, d

   待郎郎不归。 d

   ——韦庄《更漏子》

  

   好在这类的句法不多,只是《花间集》为代表的早期作品中有几首,也不难细心比勘出来。读过西洋诗的人,当然更会分辨这类韵脚。

   但长调又有时句密韵疏,一韵可以托上四五句。在这样长的韵距离中,句读不免仍感困难。所以断句的原则的第二步,是要了解词的句法。这比较找韵脚又困难些,不能一目了然,须要细心选绎,惟有多读才能会通。但也并非全无法则可循。我们知道词中小令是由六朝乐府及唐人绝句演变而来的,慢词则近乎唐人的律赋,颇有骈文气息。然又有与骈文异趣者:其一、骈文多四六句,慢词则三四、三五、一四等参差不一。其二、骈文多偶句,慢词则常以一、二字或三字领下文两个四字句、五字句,乃至六字句,或以二、三字托上文两个四字句,五、六字托上文两个三字句。这种句法,初看似杂乱无章,细按则条理井然。就句法而言,我们可以说:慢词是破五、七言诗句,而又融合律赋的作法,加以泛声衬字的一种体裁。知道了这种演变轨迹,则慢词中的领下或托上的散句,内向或平行的对句,均可了如指掌。兹就上述各种句法,约举数条以示例。

   一、以一字领下两个四字句者:

   柳永《醉蓬莱》:“渐亭皋叶下,陇首云飞。”(按此系用柳恽诗“亭皋木叶下,陇首秋云飞”成句而减字为之。)

   秦观《望海潮》:“有华灯碍月,飞盖妨花。”

   姜夔《齐天乐》:“正思妇无眠,起寻机杼。”

   二、以一字领下两联四字叠句者:

   史达祖《风流子》:“想雾帐吹香,独怜奇俊;露杯分酒,谁伴婵娟?”

   陈经国《沁园春》:“正燕泥日暖,草绵别路;莺朝烟淡,柳拂征鞍。”

   三、以一字领下两个五字句者:

   柳永《黄莺儿》:“观露湿缕金衣,叶映如簧语。”“当上苑柳浓时,别馆花深处。”

   四、以一字领下两个六字句者:

   姜夔《疏影》:“想环巩月下归来,化作此花幽独。”(按此句系用杜诗“画图省识春风面,环珮空归夜月魂”而加以变化。或以为此句式是七言六言句,亦可。但下例则纯系一字领六言两句。)

   周邦彦《西平乐》:“叹事逐孤鸿去尽,身与塘蒲共晚。”(按“身与塘蒲晚”,用李贺诗)

   秦观《八六子》:“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

   五、以二字领下两个四字句者:

   周邦彦《风流子》:“何况怨怀长结,重见无期。”

   史达祖《寿楼春》:“几度因风飞絮,照花斜阳。”(注意:“风”“飞”双声,“花”“斜”叠韵,“度”“絮”又相协。)

   六、以二字领下两个六字句者:

   柳永《笛家弄》:“未省宴处能忘管弦,醉里不寻花柳。”

   又《征部乐》:“须知最有风前月下,心事始终难得。”

   七、以三字领下两个四字句者:

   苏轼《雨中花慢》:“襟袖上犹存残黛,渐减馀香。”

   周邦彦《法曲献仙音》:“怎奈向兰成憔悴,卫玠清羸。”

   张炎《高阳台》:“更凄然万绿西冷,一抹荒烟。”

   八、以三字领下两个五字句者:

   史达祖《风流子》:“遣人怨乱云天一角,弱水路三千。”

   王沂孙《眉妩》:“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按此用秦观《浣溪沙》“宝帘闲挂小银钩”一语而赋以新意。)

   九、以四字领下两个三字句者,

   柳永《女冠子》:“断烟残雨:洒微凉,生轩户。”

   十、以四字领下两个四字句者:

   柳永《合欢带》:“妍歌艳舞:莺惭巧舌,柳妒纤腰。”

   苏轼《雨中花慢》:“今夜何人,吹笙北岭,待月西厢?”

   十一、以四字领一两个六字句者:

   柳永《斗百花》:“春困恹恹:抛掷斗草功夫,冷落踏青心绪。”

   十二、以五字领下两个三字句者:

   秦观《木兰花慢》:“过秦淮旷望:迥潇洒,绝纤尘。”

   十三、以五字领下两个四字句者:

   柳永《抛球乐》:“向名园深处,争泥画轮,竞羁宝马。”

   十四、以一字托上两个六字句者:

   秦观《水龙吟》:“小楼连苑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

   十五、以二字托上两个四字句者:

   柳永《斗百花》:“远恨绵绵,淑景迟迟难度。”

   张先《卜算子慢》:“一饷凝思,两眼泪痕还满。”

   吴文英《高阳台》:“古石埋香,金沙锁骨连环。”

   十六、以三字托上两个四字句者:

   秦观《望海潮》:“画舸难停,翠帏轻别两依依。”

   周邦彦《华胥引》:“岸足沙平,蒲根水冷留雁唼。”

   姜夔《暗香》:“翠樽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

   又《长亭怨慢》:“远浦萦回,暮帆零乱向何许?”

   十七、以四字托上两个四字句者,(注意:这与上文第十项的例子不同。)

   苏轼《水龙吟》:“萦损柔肠,困酣娇眼,欲开还闭。”

   周邦彦《宴清都》:“淮山夜月,金城暮草,梦魂飞去。”

姜夔《琵琶仙》:“十里扬州,三生杜牧,前事休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8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