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世昌:论词的读法

更新时间:2016-01-29 16:25:45
作者: 吴世昌 (进入专栏)  

   十八、以五字托上两个四字句者:

   辛弃疾《念奴娇》:“曲岸持觞,垂杨系马,此地曾经别。”

   姜夔《湘月》:“倦网都收,归禽时度,月上汀洲冷。”

   十九、以六字托上两人四字句者:

   姜夔《齐天乐》:“露湿铜铺,苔侵石井,都是曾听伊处。”

   张炎《台城路》:“南浦歌阑,东林社冷,赢得如今怀抱。”

   周密《探春慢》:“映竹占花,临窗卜镜,还念岁寒宫袖。”

   二十、以五字托上两个三字句者:

   周邦彦《意难忘》:“些个事,恼人肠,试说又何妨?”

   二一、以六字托上两个三字句者:

   姜夔《秋宵吟》:“引凉飔,动翠葆,露脚斜飞云表。”(“露脚斜飞”用李贺诗)

   二二、以七字托上两个四字句者:

   晏几道《六么令》:“画帘遮币,新翻曲妙,暗许闲人带偷掐。”

   二三、以七字托上两个八字句者:

   苏轼《哨遍》:“任满头红雨落花飞,渐 翅鹊楼西玉蟾低,尚徘徊未尽欢意。”(注意:这是仄声韵脚的词。前二句的“飞”和“低”,是两个平声韵,与本词韵脚不同,所以这里二十三字才有一韵。)

   以上所举二十三项,虽未尽一切词调的句法,但大致可依此类推。至于平行对句,和诗差不多,最为习见,无须举例。内向对句,如周邦彦《浪淘沙慢》:

   “罗带光销衾纹叠,连环解旧香顿歇。”

   张先《山亭宴》:

   “故宫池馆更楼台,约风月今宵何处?”

   王沂孙《齐天乐》:

   “但隔水馀晖,傍林残影;

   已觉萧疏,更堪秋夜永?”

   此外尚有许多变化,但总不出“领下”“托上”,“平行”“内向”诸句法。其受领被托者,又大都为对句。或将四、五字句加上一、二个衬字,便觉变化无穷。此外还有几点应该注意。

   一、词中常有上三下四之句,容易误为七言诗的句式。如秦观《迎春乐》:“早是破晓风力暴,更春共斜阳俱老。”史达祖《绮罗香》:“惊粉重蝶宿西园,喜泥润燕归南浦,”又:“临断岸新绿生时,是落红带愁流处。”柳永《玉蝴蝶》:“水风轻频花渐老,月露冷梧叶飘黄。”不可误为上四下三。

   二、五字句在诗中常是“二二一”或“二三”或“三二”、“二一二”句式如杜诗“莫道春来好,狂风大放颠”即是“二二一、二三”句式。骆宾王诗“昔时人已没”,戴叔伦“屈子怨何深”,即可视为“三二”句式。“沅湘流不尽”“芘枝出建章,凤管发昭阳”,即是“二一二”句式。词中五字句有作“一四”句式者如周紫芝《好事近》(“江路绕青山”)“做一天愁色”,“恨落梅风急。”又(“雨后欲斜阳”)“共小轩明月”“似玉壶香雪”。

   三、词中四字句常有“一二一”的句法,若在片末,而中间的二字又是习见的名词,自易看出,如辛弃疾《水龙吟》云:“问何人又卸,片帆沙岸,系斜阳缆?”“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但如在一片之中,便易与上下文相混,不易分辨。如贺铸《薄倖》云:“往来却恨重帘碍,约何时再?正春浓酒困,人闲昼永无聊赖。”第二句“约何时再”的“约”字很容易误连上文“碍”字一起读。末句“人闲昼永无聊赖”也易误连上句“困”字。这句是袭韩偓诗“人闲易得芳时恨”的原意,韩诗又从温诗“人闲易遥夜”化出。若知其所出,也可以帮助断句。又如吴文英《惜红衣》云:

   “鹭老秋丝,频愁暮雨,鬓那不白?倒柳移栽,如今暗溪碧。”

   第三句“鬓那不白?”嵌在中间也不好分辨。分出这一句,上下文也容易看清了。首两句是四字的平行对句,下文有“如今”二字可以辨别出来是另一句。

   四、慢词中又常有二字一句,而且自成一韵的,往往不易辨别。如柳永《浪淘沙慢》云:“愁极。再三追思,洞房深处,几度饮散歌阑,香暖鸳鸯被,岂暂时疏散,费伊心力。”

   这里七句三十字只有两个韵:“愁极”一字是一韵,下面六句二十八字也只一韵。而周邦彦《兰陵王》云:“凄侧。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候岑寂。斜阳冉冉春无极。”这里只是五句二一字,却有四个韵。二字句有时又在每片的最末,如柳永《洞仙歌》云:“算一笑,百琲明珠非价。闲暇。”姜夔《长亭怨慢》:“树若有情时,不会得青青如此。日暮。”[i]这类句法,以《乐章集》中各调较多,因为柳永本来是个创调的名手。在南宋则要算姜夔了。

   总括上述各种句法,我们现在再举一首比较长的慢词,先请读者自己试行断句,作为一种练习。

  

   戚 氏

   柳 永

   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望乡关飞云暗淡夕阳间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倦听陇水潺漫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相应声喧 孤馆度日如年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长天净绛河清浅皓月婵娟思绵绵夜永对景那堪屈指暗想从前未名未禄绮陌红楼往往经岁迁延 帝里风光好当少年日暮宴朝欢况有狂朋怪侣遇当歌对酒竞留连别来迅景如梭旧游似梦烟水程何限念利名憔悴长萦绊追往事空惨愁颜漏箭移稍觉轻寒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对闲窗畔停灯向晓抱影无眠

  

   让我们来看看这一首前人所谓“《离骚》寂寞千年后,《戚氏》凄凉一曲中”的柳三变的杰作。这首词一共三片,即所谓“双拽头”。再看每片末了的韵脚:是“喧”,“延”,“眠”,这是用“十三元”和下平“一先”两韵,这些韵读起来都是-n收声,我们读整首时凡是遇到-n收声的字,便应该特别留意,靠得住是韵脚,也是一句或是联的结束。其中又有许多短句是对仗很工整的,如“槛菊萧疏,井梧零乱”“远道迢递,行人凄楚”。“蝉吟败叶,蛩响衰草”之类,也可以特别留意,看它们是否独立的一联?是否韵脚?与上下文有无关系?有无“受领”,“被托”的情形?把这些小问题弄清楚了,我们便可以把这词分行写出来。

  

   晚秋天。(韵。一先韵起。)

   一霎微雨洒庭轩。(韵。十三元韵。)

   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韵。一先。三言托上两四字句。)

   凄然。(二字句,韵。十五删。)

   望乡关。(韵。十五删。)

   飞云暗淡夕阳间。(韵。十五删。)

   当时宋玉悲感,向此临水与登山。(韵。十五删。)

   远道迢递,行人凄楚,

   倦听陇水潺湲。(韵。十三元,十五删,一先通用。六言托上两四字句。)

   正蝉吟败叶,蛩响衰草,

   相应声喧。(韵。十三元。四字托上两句。前两句又为一字领下两四字句。)

   孤馆度日如年。(韵。一先。)

   风露渐变,悄悄至更阑。(韵。十四寒。)

   长天净,(三字领下两四字句。)

   绛河清浅,

   皓月婵娟。(韵。一先。)

   思绵绵。(一先,三字领下两六字句。)

   夜永对景那堪,(万树以“堪”为韵,非下平十三覃收声-m,不协。)

   屈指暗想从前:(韵。一先。)

   未名、未禄,

   绮陌、红楼,

   往往经岁迁延。(韵。一先。六字托上两四字句。)

   帝里风光好:(五字领下两四字句。)

   当年少日,(注意:一二一句法。)

   暮宴朝欢。(韵。十四寒。)

   况有狂朋怪侣,

   遇当歌对酒竞留连。(韵。一先。)

   别来迅景如梭,(二字领下两四字句。)

   旧游似梦。

   烟水程何限!(转入仄韵,上声十五潸韵五字托上两字。)

   念利名憔悴长萦绊。(仄韵。疑与平声通押。)

   追往事空惨愁颜,(恢复平韵,十五删。)

   漏箭移觉轻寒。(平韵,十四寒,以上二句,上三下四。平行对句。)

   渐呜咽画角数声残。(平韵,十四寒。以上四句内向对句。)

   对闲窗畔:(去声,十五翰韵,疑亦与平声十四寒通押。一二一句法,四字领下两个四字句。)

   停灯向晓,

   抱影无眠。(韵。一先。)

  

   这个例子相当长,也相当复杂,但因音调谐和,读起来很顺口,所以并不是最难的例子。有意于斯道者,要能不看已经断句的本子,用心细读二一家原集,用上述方法逐调断句,不难领悟慢词的条理。但仍不宜在书上标点。要只凭理解,养成注意韵脚及句法的习惯。如能找二一本长调多的集子,从头至尾,一字不苟的读四五遍,则以后虽遇未经前见的调子,也能豁然贯通了。

   ——原载一九四六年九月二十四日《中央日报》文史周刊第十九期

  

第二章 谈词中的名物、训诂和隶事

——了解词义必先克服的三大障碍

  

   读词之难,甚于读诗。普通人总以为书籍越古越难懂,实则并不尽然。除了《尚书》、《诗经》、《周易》等远古文字外,先秦、两汉之文,并无典故隶事(因其本身即为故事),其实较后代文字为易(诸子之言哲理者当然也难懂,但后世谈名理之书也不易读)。词之与诗,亦复如是。诗是词的娘家,故凡于诗有研究者,读词自无困难。词之不易透澈了解,原因颇多:名物训诂,因古今俗语及生活方式之不同而难于想象,一也。隶事用典,因读书多寡而见仁见智,二也。章法修辞,因平仄韵而参互错综,三也。若要真能欣赏词,必须先求透澈了解,要透澈了解,必须先克服上述三项困难。常有人说:“某一首词好极了。”但若问他好在何处,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如果说不出所以然来,便是不了解某词。了解尚谈不到,则其所谓好恶,决非真切感受,只是模糊影象,人云亦云而已。许多索隐派(自名为寄托派)之所以能牵强附会,信口开河,他的“宝”就“押”在某些读者之对词未能准确了解,使他们敢于大言欺人,自矜秘诀。故欲真实欣赏前人佳作,不受妄人欺骗,必须先求透澈了解。

   关于名物训诂,我以前有一篇谈诗的文章,因所论略同,现在不妨节录一段以作解例:

  

因为生活方式的不同,旧诗中不仅有许多出典和故实很费解,即当时真习见的事物,今人也不易懂,或自以为已懂而其实未懂。即如“块垒”这名词,普通人以为抽象名词,是胸中不平的郁积或怨气,后世许多陈腐滥套的诗中所谓“酒浇块垒”,作者和读者都以为是“借酒浇愁”。其实“块垒”原来的意思是实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81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