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罗永浩:理想主义者与犬儒主义社会

更新时间:2016-01-27 09:24:56
作者: 罗永浩  

   激烈的理想主义者与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其实只有一步之遥,激烈的理想主义者理想太纯粹,如果他脆弱的话,理想破灭的时候就很容易蜕变成彻底的虚无主义者。

   你们今天处在一个不太理想当中的平庸年代里面,我讲这个你都感到很陌生了,那我们就从生活上也可以找到一些理想主义者,比如感情上的理性主义者,你总见过,是吧。一个人,比如说小伙子,很优秀,大学四年没谈恋爱,是因为他是爱情上的理想主义者,坚信某个女孩子等了他几百年之类的,他一直不谈恋爱,后来到了临毕业的时候,终于找到一个女孩子,谈的很高兴。然后谈了一个星期发现这个女孩背着他还有6个男朋友,于是作为一个纯粹的激烈的爱情上的理想主义者,理想破灭了,于是蜕变成一个彻底的感情上的虚无主义者。然后他开始,过去勤洗澡,现在不洗澡;过去这个头发胡子都剪得很干净,现在开始留起胡子了,是吧;过去抽烟,现在改抽烟斗;等等。表现出一些颓废的外在形式,其实挺幼稚的,是吧。躲在宿舍阴暗角落里经常半天不说话,一个星期跟不同的6个女孩子进行约会,然后也开始玩弄别人的感情,然后宿舍里年轻的师弟们满脸笑容的幸福的说自己的女朋友怎么怎么样,他就半天不说话,突然吐出一个烟圈,说爱情这东西纯粹是胡扯,都是骗小孩儿的,等等。就呈现出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的面貌。激烈的理想主义者最容易蜕变成彻底的虚无主义者,听懂吧。所以说他本质截然相反,但是只有一步之遥,是吧。越是纯粹激烈的理想主义者,如果他不是足够坚强的话,就会(越)容易蜕变成一个彻底的虚无主义者。

   坚强的理想主义者就没事。你看我,我今年已经32岁了,仍然是一个坚强的理想主义者。我经常跑到大学里去演讲的时候,我去跟年轻孩子们问,我说“你们当中有多少人认为自己今天二十多岁了还是个理想主义者”,会有70%的孩子举手。我很喜欢这个比例,但是我希望他更多一些。走进残酷的社会以后,不健康的这个大环境使得人一次次饱受这个艰苦环境的摧残打击,最后蜕变成彻底的虚无主义者,我们身边比比皆是,全是这种货色。

   今天的中国成年人社会里有95%的人是[cynical]的人,但是他从来不知道[cynical]是什么意思。由于我表现出愤世嫉俗,所以有很多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犬儒主义者反倒说我是[cynical]的人,听懂了吗?这是非常滑稽的,是吧。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cynical]的人然后对我说“老罗你这个人太[cynical]”。我今天讲这些就希望大家增加一点英语词汇能力,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词是什么意思。

   你不要觉得这跟我们是没关系的。根据著名政治评论家沃文豪的观点,所有的集权政治都经历了这三个阶段,几乎。宿命般的这种命运,无论前苏联还是新中国初期,都是这个德性。建立一个集权政治以后,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政权,怎么办呢?不断的给国民灌输各种各样的幻觉,让他们坚信自己生活在全世界最幸福最美好的地方,人间天堂,乌托邦社会。这就是集权政治的乌托邦时期。我们不说前苏联,就说新中国初期,新中国历史上的乌托邦时期是什么时候?从建国开始就一直在营造一个乌托邦,是吧;到了什么时期是中国乌托邦时期的顶峰呢?大跃进时期,是吧。你看那个时期的记录片,中国人,几亿人,长的都不一样,但表情全都一样。你看过那个时期的记录片吗?长的中国人都不一样,但表情全都一样。真是表情刚毅,目光亢奋,眼睛里闪烁着狂热的光芒,尽管营养不良,但整天憋着拯救处于水深火热的美国人民,是吧。这是乌托邦时期的一个典型标志。接下来进入第二个时期,大规模的民族狂热不受控制,诱发大规模的人间恐惧,进入集权政治的第二个时期,就是人间地狱时期。中国历史上人间地狱是什么时期呀?文化大革命。即使是共产党都不否认把文化大革命叫做人间地狱,这是第二个时期。接下来,大规模的激情狂热不受控制,诱发大规模的恐惧,终于人民这些理想,革命,什么,这些统统幻灭,进入麻木不仁的第三个时期,就是犬儒主义时期。实际上犬儒主义自身学派也是经历了这三个阶段的感觉,类似于,但不太一样。集权政治上体现出这三个特征都相当明显,乌托邦时期诱发恐惧,最后理想什么全都破灭,进入麻木不仁的犬儒主义时期。新中国犬儒主义时期什么时候开始的?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70年代末搞了一场三中全会。你有没有注意到从70年代末80年代初开始,在这个国家只谈什么?只谈经济建设,只谈钱,所有的都是骗人的,只有钱才是好的,就是这个样子,是吧。不搞政治改革,整天搞经济改革,从80年代初到一直到今天,基本上大的趋势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是吧。所以你可以想象,犬儒主义极度盛行的社会里,充满了扭曲的道德观念。我小的时候,这个社会道德沦丧到什么程度呢?上了公共汽车,如果我给一个老年人让座,被自己的同学朋友看到,我这个学校就得转学了,就没法混了。我上车给老年人让坐,别我一个同学看到了,第二天他就到班里说“这小子给老年人让坐,太TMD恶心了”。然后全班同学就用异样的眼神看你,成了全世界最虚伪最恶心的。

   犬儒主义极度盛行的社会里,充满了这种扭曲的道德观念。最基本的美德都被认为是虚伪的恶心的,听懂了吧。所以在80年代初,中国的文化界,思想界,谁要胆敢谈理想主义四个字,马上就被当成最虚伪最恶心的人。这种恶劣的现象慢慢在消退,但细心观察社会的人会发现,在中国社会仍然充满了这种强烈的犬儒主义的影响,是吧。

   你可以想象我,我是72年出生的,然后80年代中期开始半懂不懂,作为一个早会的神通型的少年;当我开始懂事的青春期的时候,正是我们国家犬儒主义最严重的时候,作为中国最后一个激烈的理想主义少年,一片黑压压的透不过气来的犬儒主义范围中,我艰难的,痛苦的,挣扎,成长,思索,有时候经常夜里一身冷汗,突然就坐起来,在那儿想中国的未来究竟要往哪里走。最让人痛苦,经过这么多年,犬儒主义的影响慢慢在消退。大家知道八九十年代有一个风靡大江南北的作家,以鲜明的犬儒主义倾向,导致红极一时的一个作家是谁呀?王朔就是很典型的。我始终认为王朔这个人,本人不是犬儒主义者,他心里有一些很温情的东西,但是他不敢表露出来。在犬儒主义盛行的年代里,他尽量把自己犬儒主义的那些东西,外在的那些东西,表现的淋漓尽致,导致的结果就特别的受欢迎。今天如果再出一个王朔型的人物,写的跟他一样好,也不会那么受欢迎了,是吧。他或多或少也是时代造就的这么一个人物,所以正当中国犬儒主义倾向最严重的时期,他以鲜明的犬儒主义形象的这种文字风靡了大江南北,或多或少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尽管我个人不讨厌王朔,不认为他骨子里是一个犬儒主义者,但是表现出了很多犬儒主义的言行,是吧。导致了这样一种结果。

   你看到的社会就是这样,年轻人在学校很纯真,走进这个最恶心的社会以后,残酷现实不断的打击,发现一腔正直是非感很强的人,到了30多岁一事无成。由于社会大环境恶劣,那些勾心斗角整天耍心眼很恶心的人,到了30多岁,跟你本来是同学,他飞黄腾达,混的很好。如果你坚强的话,你会怎么样?你坚持到30多岁,仍然充满了正义感,你身边的人混的都比你好;如果你坚强你会怎么办?你会坚持你认为是对的东西,继续贫困下去,继续混的不得志,但是你仍然心里充满了骄傲。但如果你是个脆弱的人你会怎么想?你心想我这么正直,有什么好,你看这帮流氓都混的很好,于是我也去做流氓。这时候你为了保护自己,由一个脆弱的人,由于你的脆弱,你退变成了一个犬儒主义者,这时候我们可以理解同情你,但是你再反过来说我这种仍然在坚持的人幼稚,这时候我就知道你这个人不可救药了。

   你能分清圆滑世故和成熟的差异吗?我们今天总是有人说西方来的40多岁的人,说老美,老外,你说他40多岁了仍然显的很单纯,然后我们说他幼稚。这些人是不是幼稚?美国人确实是这样,三四十岁了,仍然显得很单纯,是不是幼稚。非常成熟但是他没有圆滑世故,不需要一肚子勾心斗角跟你耍心眼,不需要。因为相对健康的大环境的社会里,不需要搞这些东西一样能活得很好。在中国你就靠本事但是你不会勾心斗角,能不能混的好?

   也有,但是很少。所以为了混的好一点,由于脆弱这帮人开始退变了。

   我告诉你激烈的坚强的理想主义者会怎么做。我给你举个例子,你就知道我的人生态度。比如说我开个车走在马路上,如果马路边一个老太太求救,我没碰过这种事,我会告诉你我会怎么做。如果马路边一个老太太躺在地上求救,正常的人会怎么样?停车把这个老太太送到医院去,正常人本来都应该这样做,或都会这么做的。送到医院去以后的结果是,这个老太太家属来了,硬说是我把她撞倒的,然后敲了我一笔钱走了。这种报道大家看过吧,中国这恶心社会成天出这种事。出了这种事一个普通人会怎么样?下次开车走到马路边看到一个老太太求救,他会怎么样?想了想,绕个弯,开走了,不救这个老太太,是吧。

   如果是我,我会怎么样?我会停下来,看看是不是上次的老太太。如果是我就给她一个耳光;如果不是呢?我再把她拉到医院去,然后他子女来了,又敲了我一笔钱,走了。碰到第二个流氓老太太了,是吧。下次我再走在马路上,如果又一个老太太求救,我会怎么办?我问大家我怕不怕?我没那么彪悍,我也怕。如果不知道怕,那不是彪悍,那是脑子不好,是吧。你老被敲诈还不怕,怎么会不怕呢。所以说如果我第三次走到路边一个老太太求救,我也怕,但我会停下来,看是不是前两次的老太太。如果不是再拉上,送到医院,然后来了个子女,又敲了我一笔钱走了。第四次碰到一个老太太,我怕不怕?怕得要死!吓得像塞糠一样,浑身直哆嗦。但是我还是会停下来,看看是不是前三次的老太太,如果不是再送到医院去。你就知道什么叫坚强了,听懂了吧。

   希望你一腔正义或者说充满了正直感,受到了身边的恶心的人你相信的人给你打击摧残的时候,你明确这样一点就是,你做正确的事不是为了他们做的,是为了你认为是正确的原则去做的。我停下来救这个老太太,不是对这个老太太有什么感情,我是意识到见死不救是不对的,因此我停下来了。听懂了吗,希望你们以后能够坚强一点。如果你能坚强一点的话,你会像我一样在恶劣的大环境下仍然活的一身正气,非常的骠悍,不由得你不暗暗敬佩。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至少你在良知和走恶心路线之间摇摆的人的话,实在不行你就出国算了。在相对健康的大环境里是不需要勾心斗角,你只要有本事,仍然可以活得很好。但如果你一心一意的去走一条恶心路线最后飞黄腾达呢,那我就不跟你罗嗦了。

   希望大家正确的理解[cynical]这个词的意思,彻底虚无主义者,相信人的一切行为都是自私自利。

   你什么时候就可以看出我们这个社会整个就是一个犬儒主义社会呢?很简单,今天90%以上的中国家庭,如果孩子,比如说自己的子女已经念中学了,走在马路上救了一个老太太送到医院去了,90%的中国父母会说什么?“下次千万别管这种事”,不管有没有被敲诈。

   我不能太激动了,是吧。我已经尽量保持不激动了,我过去说着说着就要骂人了,今天已经很冷静了。

   [cynical]希望大家能够正确理解。我从来不否认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你可以说我是一个愤世嫉俗的人,但我从来不是一个[cynical]的人。如果你竟然认为我是一个[cynical]的人,不是你对我的认识有偏差,是你对[cynical]这个词的认识有偏差。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hongj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683.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