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尹彦:斯大林与列宁在民族问题上的分歧

——是单一制中央集权的联盟,还是民族平等的联盟

更新时间:2016-01-19 22:58:49
作者: 尹彦  

    

  

   本篇为《党内高层民主的设计》第三篇“列宁关于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的思考”中的一个章节。

  

   尹彦,厦门市委党校政治教研室主任、二级教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苏联解体固然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而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列宁的民族政策遭到斯大林篡改。斯大林公然趁列宁生病,创立了一个单一制高度中央集权的苏联,后来又发展为高度集权于一身的政治体制。这正是列宁生前反对与防止的。本篇就是利用最新文献疏理史料,剖析斯大林是如何公然违背列宁思想的。

   我国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受斯大林影响多于列宁,这些年来大量解密的苏联档案,翻译出版列宁重要的文献,暴露了斯大林对列宁思想的歪曲。理清这段历史,不仅具有重大理论意义,而且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对于政治体制改革,具有参考价值。同时,本篇对现实民族政策具有重要参考意义。

  

  

   1921年俄国国内战争结束,俄共(布)中央开始考虑“苏联”的成立,即将在内战中形成的各苏维埃共和国之间的政治军事联盟关系发展为统一的联邦国家。1922年8月,联邦筹建工作正式开展。8月11日,以斯大林为首的俄共中央组织局成立专门委员会,起草关于俄罗斯联邦与各独立的苏维埃共和国相互关系的方案。斯大林首先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即所谓“自治化计划”。列宁《关于民族或“自治化”问题》一文,即针对斯大林的这个“自治化计划”而写的。

  

   1922年,战争已经过去,从经济上看,新经济政策已经贯彻实施,生产正在恢复。从政治上看,一党制确立,受到重创后的孟什维克与社会革命党的活动转入地下,他们在政治上的影响几乎等于零。重大的政治组织问题,必须经俄共(布)中央政治局、组织局的批准,因此民族问题的最后决定权已属于党中央、政治局、组织局。原来负责设计制定民族政策的是民族问题专家斯大林与列宁。列宁1922年生病休养后,实际操作者变为斯大林,但是一当列宁能够工作时,他便发现问题很多,与斯大林的分歧愈来愈大,愈来愈深。列宁在最早时期已经极其重视民族问题,视其重要性仅次于土地问题(或农民问题)。列宁非常清楚,要夺取政权、保住政权,枪杆子固然重要,但更根本的是要处理好土地问题与民族问题。这是俄国特定历史条件决定的,开始时之所以能夺取政权,巩固政权,在相当程度上是土地问题和后来新经济政策的妥善解决。土地问题解决了,内战过去了,列宁自然会想起民族问题,同时想起他过去的理论——1915年列宁宣布:“谁如果不承认被压迫民族有获得解放的权利,有同压迫它们的大国分离的权利,谁就不能做一个‘民族的’政治家。”【《列宁全集》第26卷,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293页。】列宁也曾引证恩格斯1882年的一段话:“胜利了的无产阶级不能强迫任何异族人民接受任何替他们造福的办法,否则就会断送自己的胜利。”【《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5卷,人民出版社1971年版,第353页】。列宁还很清醒:胜利的无产阶级也可能变得自私自利,骑在别人头上;共产主义的政府也可能变为帝国主义的政府,或者说,变成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政府。列宁与斯大林在民族问题上的分歧,实质就在于此。

  

   列宁与斯大林在民族问题上的分歧,爆发在格鲁吉亚问题上,斯大林的处理方式,不仅引出了列宁的《关于民族或“自治化”问题》一文,而且斯大林三气列宁,两次使列宁发病、中风,加速了他的死亡。下面就不能不从头到尾详细地分析此事的全过程。

  

   斯大林与列宁的分歧,既有思想理论混乱的根源,也有工作作风粗暴的根源。早在1918年4月初,斯大林就视美国与瑞士那样的“联邦”为“单一制的国家”了。但是在俄国,“沙皇时代的强制性的单一制正被自愿的联邦制所代替”,但它“注定要起过渡作用,过渡到将来的社会主义单一制”。【《斯大林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8页】。其实,这个论断既混乱又极其荒谬:把美国和瑞士判定为单一制中央集权国家,可谓无知、荒唐。

  

   1920年6月12日,斯大林对列宁的《民族和殖民地问题提纲》,提出的两点重要意见:

  

   1.斯大林提出了“邦联制”。这是“一种各民族劳动者互相接近的过渡形式”,即“那些原来不属于旧俄版图”的独立国家,它们如果成为苏维埃国家,势必与苏维埃俄国建立国家关系,例如苏维埃德国、苏维埃波兰、苏维埃匈牙利、苏维埃芬兰等,它们有自己的国家组织、军队、财政,不可能与俄国建立联邦制关系,只能建立邦联制。可见斯大林的设想已经跨越俄国版图之外了。【《斯大林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68页】

  

   2.对于“联邦制”,斯大林又怎么看呢?旧俄国版图下的乌克兰、白俄罗斯等,“这些民族从前或者没有自己的国家组织,或者早已失去了国家组织,因此它们很容易适应苏维埃(中央集权)类型的联邦制”。这两种过渡形式“会使从前不属于俄国版图的各民族更容易同苏维埃俄国在国家关系上接近起来”。《列宁全集》第25卷俄文版,第三版,第624页。转引自《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研究》1998年第1辑,第268页。可见在斯大林眼中,所谓的联邦制,已经是中央集权式的了。斯大林特意将“中央集权”用括号括起来,可见在斯大林的心目中和设计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是中央集权式的,没有一点美联邦与今天欧盟那样的影子,更不用说有那样的基因了。

  

   同年,斯大林又在《真理报》上阐明苏维埃的民族政策,指出俄国边疆地区的民族“有权同中部分离,但在革命的现阶段要求分离是极端反革命的,区域自治才是唯一适当的形式”。【《斯大林全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212~221页。】“分离=反革命”,正是这种思想和理论上的分歧,使斯大林在处理格鲁吉亚问题上,爆发了与列宁的分歧与冲突。

  

   前面已经说过,由于1919年2月在格鲁吉亚议会中,孟什维克获得130席中的105席,所以格鲁吉亚不得不承认其独立。但随着内战的进行,两个首都及其他地区的社会革命党与孟什维克已经被赶出政权,而格鲁吉亚的孟什维克政权也就变得不能容忍了,因为它会波及整个南高加索地区,甚至全国。

  

   1921年2月25日,俄国派军队配合格鲁吉亚起义军一起攻入梯弗利斯。孟什维克政府被推翻,格鲁吉亚社会主义苏维埃共和国宣告成立,布尔什维克一党制的苏维埃政权成立。这种通过战争手段建立一党制的苏维埃政府,也先后在乌克兰、白俄罗斯、阿塞拜疆、亚美尼亚出现。在这种历史条件下,应该如何实施党的民族政策呢?1921年3月2日列宁写给格·康·奥尔忠尼启则的信很能说明问题:

  

   请向格鲁吉亚共产党员,特别是格鲁吉亚革命委员会的全体委员转达我对苏维埃格鲁吉亚的热烈的敬意。我特地请他们告诉我,我们同他们之间在下面三个问题上意见是否完全一致:

  

   第一,应当立即武装工人和贫苦农民,建立坚强的格鲁吉亚红军。

  

   第二,必须采取对格鲁吉亚的知识分子和小商人让步的特殊政策。应该懂得,对他们不仅不宜采取国有化政策,而且甚至应该作一定的牺牲,以便改善他们的状况,使他们能够从事小规模的商业。

  

   第三,极其重要的是,寻找适当的妥协办法,同饶尔丹尼亚或像他那样的格鲁吉亚的孟什维克结成联盟,因为他们在起义以前并不绝对反对格鲁吉亚在一定条件下实行苏维埃制度的想法。

  

   请记住,现在无论格鲁吉亚所处的国内条件或国际条件都要求格鲁吉亚的共产党员不要硬搬俄国的公式,而要善于灵活地制定以对各种小资产阶级分子采取更大让步为基础的特殊策略。

  

   请答复。【《列宁全集》第40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378、379页。】

  

   这封信是在新经济政策尚未形成之前写的,所以只提出对“知识分子和小商人让步”,未提出对农民的让步,同时提出对格鲁吉亚的某些孟什维克寻求妥协,不要硬搬俄国公式,这自然十分重要。斯大林表面上没有表示反对,但内心不一定完全赞成。

  

   1921年十大,虽然布置了民族问题方面的“当前任务”,但是当时全党当务之急是由军事共产主义转向新经济政策,还无暇处理民族问题。1921年秋,新经济政策已经取得初步成果。眼看丰收在望,所以1922年8月,根据俄共(布)中央政治局决定,苏维埃联邦的筹建工作正式展开。8月11日,俄共(布)中央政治局成立专门委员会,起草俄罗斯联邦与各独立的苏维埃共和国相互关系的方案。此项工作由斯大林具体领导。当时在俄罗斯联邦境外并列独立的苏维埃共和国有:乌克兰与白俄罗斯苏维埃共和国,及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这五个独立的共和国。俄罗斯联邦之所以称为“联邦”,是因为它人口最多,地域最广,除俄罗斯主体之外,境外还先后按民族多少建立了8个民族较多而单纯的自治共和国,11个民族较少的自治省和2个劳动公社(相当于乡)。上面所说的与俄罗斯联邦并列的乌克兰、白俄罗斯、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这五个苏维埃共和国,虽然统一受俄共(布)中央政治局领导,但在行政建制上各有完整的政权组织——苏维埃代表大会、中央执行委员和人民委员会,党组织也各有自己的中央委员会。俄罗斯联邦境内的自治共和国、自治省也享有较多的自主权。阿塞拜疆、亚美尼亚、格鲁吉亚三国略微不同于乌克兰和白俄罗斯,因为他们人口少、疆域小,并且三国政权虽然各自独立,但在它们上面还有当时不是一级政权,但实为一级政权的为适应战争需要而建立的党的组织,即直属中央的派出机关——南高加索局。奥尔忠尼启则一直是该组织主要领导人。南高加索局所属的三个成员国,有不同的历史、不同的宗教、不同的文化:阿塞拜疆人信仰伊斯兰教,亚美尼亚人是基督单一属性说的信徒,格鲁吉亚人虽然信奉东正教,但他们仇恨俄罗斯。而且这三个国家都认为外高加索联邦是一个多余的累赘。1920年5月斯大林粉碎波兰对基辅的占领,成立了乌克兰俄共(布)为主体的苏维埃人民委员会。1921年2月25日宣布成立格鲁吉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3月10日列宁又致电高加索方面军事革命委员会、格鲁吉亚革命委员会和奥尔忠尼启则,强调严格遵守指示:“未经格鲁吉亚革命委员会同意不得采取任何触犯当地居民利益的措施,要特别尊重格鲁吉亚的主权机关,对待格鲁吉亚居民格外关心和谨慎。”【《苏联历史档案选编》第5卷,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2年版,第150页】。这就是当时各苏维埃共和国与格鲁吉亚的主要政治历史背景。

  

斯大林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组建方案,即所谓“自治化”计划。这个计划总的精神是“乌克兰、白俄罗斯、阿塞拜疆、格鲁吉亚、亚美尼亚这几个独立的苏维埃共和国正式加入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川先生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487.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