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飞:四大传媒传播特质比较

更新时间:2016-01-14 20:29:04
作者: 吴飞(浙江大学) (进入专栏)  
”闻者哂之。因说昔时京师有营妇,其夫出戍,尝以数十钱托一教学秀才写书寄夫云:“窟赖儿娘传语窟赖儿爷,窟赖儿自爷去后,直是忄乞(音肝)憎,每日恨(入声)转转地笑,勃腾腾地跳,天色汪(去声)囊,不要吃温吞(入声)蠖托底物事。”秀才沉思久之,却以钱还云:“你且别处倩人写去!”(引文据《说郛》)

   可见受过书面训练有素的秀才无法对付当时的一些口语,这表明了书面语具有保守性常常滞后于口语的发展。而有的时候,这种书面语的滞后是不利于社会上信息的准确传递的。我国“五四”运动时喊出“打倒孔家店”,提倡以白话文代替文言文,正是因为文言文已经不能满足社会上广泛的信息传播的需要。广播采用一种口语化的书面语,对人际的交流来说无疑是一种进步。

   3.广播符号是一种诉诸于听觉的符号,它的存在形式是声音,这就意味着广播符号与电视的视觉以及文字的视觉的符号系统有着很大的差异。

   首先声音符号始终与说话者相随,说话者的情绪、心境、风格等因素会或多或少的影响说话者和受话者,据说前苏联一位著名的艺术家在一次晚会上动情地朗读了一份材料后,让参加晚会的人情绪激动不平,其实这位艺术家读得不过是当时晚会餐桌上的一份菜单。这就说明了声音符号与其他符号不同的地方。

   其次,广播节目中实况音响的运用能够制造一种更真实的气氛和产生强烈的情感冲击力,不仅作为信息自身展示其意义,而且还可以为报道主题提供证据或诠释背景,也就是说,实况音响符号的运用会增强信息的指称性功能。

   其三,声音符号是诉诸于人的听觉的,它是一种单向的线性结构,具有可逝性,往往稍纵即逝的,如果一次没有听清楚,便没有再一次听的机会,不象印刷符号放在纸张上可以反复阅读。声音往往也具有瞬间性,受众没有时间去思索和回味。

   4.网络化是电台播音的中心特色,按照不同电台发射的不同频率与波长的电波,数十亿收音机只要对准波长和频率,就能收听到电台的播音节目,声波在无形网络中传情表意。从多的人能在广阔地域中同时接收同一信息,这必然会促成一种新闻型的广域趋同心态和聚合思维主题,起到社会神经系统的作用。著名传播学家藤竹晓教授就指出:“广播是社会的神经组织。”[6]这与传统口语及文字的聚合作用大不相同,具备了一种广域开放的“中枢性”。

   但是广播与电视一样,受其传播过程中的顺时性制约众,不便重复,以及听觉感知的习惯等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它的符号运用不适于采用对事实层面大体位交错叙述的表现方式。因此,对事实的广度与深度的表达仍然有限。

  

   三、电视传播特质分析

   电视同时拥有“视”和“听”两个通道,是传播媒介中“视”与“听”的一种结合,比较广播和报刊,电视可以说是一种具有综合性的符号载体。它有广播的语言和音响,又有报刊的文字和图片,更重要的是它具有广播和报刊都不可能具有的活动图像。电视语言与文字系统相比,有着质的区别,它用视听语言代替了文字的抽象性,因而它是原始语言在更高层次上的复归。它把认知与感受融为一体,而不是强调主体的体验。文字语言抛开了直接的视听对象,这就使得作者需要将自己的体验与感受转化成为文字,受众只能借助文字媒介来理解作者的感受与认知,而电视思维则是图像的连接与变化,它恢复了视听思维的直接性。

   从传情表意的功能上看,电视具有自己特点,主要表现在:

   1.从技术上说,电视首先是一个远距离网络传播系统,其次,它的后半部分同图文传真的光谱扫描属于同一类型的技术,一般将电视制作分成4个步骤的集合过程:首先是现场摄像和录音。其次是录像剪辑与音响合成。第三是将音——图转换成电磁信号发射。最后,在发射有效区域内,接收机只要对准频道,显像装置就会以光谱扫描形式在屏幕上映出连续图像,放音装置就会按音——图对应原理,输出并合成一个栩栩如生的“真实世界”场景。

   2.电视的收看环境比较宽松,不必固定在特别的放映场所集中观看,家庭、旅行、工作场所都可以自由选择,这使人在看电视时习境比较随意,扩大了收看者的自主性。如滕竹晓所言:“尽管电影与电视是相同的视听觉的媒介,但……看电影的行为对人来说具有外出行为的意义,它提供了与家庭不同的特殊行为空间中的图像体验。相反,电视视听则是把家庭这样的人类最宽舒的空间作为图像体验的场所。”[7]

   3.与电影相比,电影的的结构呈现紧密凝结的整体,因此人工设计意味很强,不能跳看,不能随意切入,否则会不知详情。而电视节目编排是将表意音——画流分成很多段子,段子之间没有内在联系。这种片断化、丰富化的电视体验,显得更趋近生活的实感状态,接收更惬意。目前,智能化电视系统已经能够实现观众自选自点节目,双向交流的格局已初步形成,这就更趋近于日常交流的原型了。正因为如此,电视的图像往往能够以强烈的现场感,在受众中产生心理认同效应,甚至能够产生某种程度的“直接参与”感。广播和报刊在传播过程中也都产生这种“参与感”,但相比之下,还是电视新闻符号的综合性在“参与”的“时间”与“空间”上更吸引受众。

   4.电视体验的核心特色在于视——听综合后的空间同步接收,即千万人可以同时经历某一特别集群的体验流程。如在新千年到来的时候,千万人可以在同一频道上共同感受世纪第一缕阳光的快意。这一特征加上实况传播提供的同步大区域传真,共同推动了人类共有体验的积累,唤起了大众凝集性情感主题的增生,并利用技术覆盖型的模拟交流环境,逐步影响着人类生存与沟通习惯。可以认为,电视的流行,使人类已将不少沟通时间和需求从口语——文字系统中转换出来,而移入新型视——听语言综合流交中,早在数十年前一些敏感的学者就惊呼:人类正从“文字的一代”转入“图像的一代”。

   5.电视起到社会神经网络的效应同广播系统有一定的联系,但是从符号手段来看,以音——画多重融通的情意交流显然比广播的单声符表意要优越得多。心理学家托马斯·L·贝特纲指出:“在人类的情感系统中视觉显然占主导地位,如果人类用视觉接受一个信息,而另一个信息是通过另一个感觉器官接收的,又如果这两个信息彼此矛盾,人们所反应的一定是视觉信息。这一事实,在Colavita(1974)对视觉与听觉的研究,Gibson(1933)关于视觉和触觉反馈的研究以及Rock和他的同事(Rock和Harris,1967;Rock和Victor,1964)的研究中得到证明。”[8]从新的技术综合起点上,电视媒体使图像语言首次成为轴心结构中的主导,使语言交流在突破时——空定位和视——听分离后的传统局限后,开始了面向人类感觉和表达本性复归的进程。

   6.比较各种各样的媒介符号,电视图像作为符号的一种,有着其它符号无可比拟的直觉、逼真的优势。所谓“百闻不如一见”,“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7.电视咄咄逼人的视——听渗透与诱惑对人的思维与情感发生了比较强烈的影响,当面对屏幕直接感知世界与人生后,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与言语逻辑不同的图像逻辑思维。[9]

   8.以电视传媒为主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所谓电视一代,有着独特个性与人格特征,对此日本学者提出过一些很有代表性的观点。例如,林雄二郎将印刷媒介环境与电视媒介环境中完成社会化过程的两代人加以比较,明确提出了“电视人”的概念。所谓的“电视人”,指伴随着电视的普及而诞生和成长的一代,他们在电视画面和音响的感官刺激环境中长大,是注重感觉的“感觉人”,表现在行为方式上是“跟着感觉走”,这一点,与在印刷媒介环境中成长的他们的父辈重理性、重视逻辑思维的行为方式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时由于收看电视是在背靠沙发、面向荧屏的狭小空间中进行的,这种封闭、缺乏现实社会互动的环境,使得他们当中的大多数养成了孤独、内向、以自我为中心的性格,社会责任感较弱。另一位日本学者中野牧则把这种在大众传播媒介尤其是电视为主的媒介环境中成长起来的现代日本人称为“容器人”。他认为,这种容器人的内心世界类似于一种“罐状”的容器,这个容器是孤立的、封闭的,“容器人”为了摆脱孤独状态也希望与他人接触,但这种接触只是一种容器外壁的碰撞,不能深入到对方的内部,因为他们相互之间都不希望对方深入自己的内心世界,于是保持一定距离便成了人际关系的最佳选择。“容器人”注重自我意志的自由,对任何外部强制和权威都不采取认同的态度,但却很容易接受大众传播媒介的影响,他们的行为也像不断切换镜头的电视画面一样,力图摆脱日常繁性的束缚,追求心理空间的移位、物理空间的跳跃,而现代社会中忽起忽落、变幻不定的各种流行和大众现象下是“容器人”心理和行为特征的具体写照。[10]另据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雪城大学传播学教授等著名的学者研究发现,由于许多电视节目不需要观众动脑筋,因而看大量电视的孩子一般做功课不认真、阅读能力差、知识面窄、想象力贫乏.与朋友玩的能力差.兴趣爱好少、参加的活动少、且比较容易发胖。由于电视节目一般剧情强、节奏快,电视看得多的孩子在课堂里也指望老师讲课像演戏一样,新招不断、妙语连珠,抑扬顿挫、节奏有序。最好每隔10分钟再来个休息,就像电视上每隔10分钟有一个广告。[11]

   然而,电视新闻采制过程决定了电视新闻的图像只能是所反映的事实的某些片断。这些图像(镜头)不可能象电影的默剧,镜头与镜头之间可以经过导演,组织起一定的逻辑关系进行编排,从而使受众产生理解。[12]电视新闻采录的图像大都是不连贯的现场记录,只是所反映的事实的某些片段。因此,电视新闻必须依赖文字、语言以及音响,使受众能够通过局部画面,对事实产生整体了解。

   电视新闻虽然能够综合使用各种媒介符号,但是,它的符号的综合性,同时也表现为各种符号之间的一定程度的相互制约性。作为媒介符号,电视新闻的图像对“时间”和“空间”的表达具有一定的局限性,使得本来不受时空限制的语言和文字的表述在很大程度上也受到了局限。而且与文字符号相比,电视“视”觉符号“长于动作性,疏于情绪性,长于外在、疏于内在,长于直观、疏于逻辑”[13]。因此,媒介符号最丰富的电视新闻,对事实的表述反而比媒介符号单一的广播和报刊,显得缺乏深度和广度。正如一位学者所指的那样:以电视为代表的“视”文化的出现,“颠覆了文字的霸权,使文字论为影象的附庸。”[14]人与现实的关系也从文字转向了图像,直观、直觉、表层、形象、毋须思考,正如古迪和瓦特所言,电视所代表的“视”文化与文字文化相比“缺乏内省和个性,并且具有口头社会的相对同质的而非共同的特征。”[15]不过,毕竟“看”并不是电视的唯一传达方式,其传播符号具有综合性,如果电视新闻能使“看”、“读”、“听”三者高度结合起来,让多重视听符号相辅相成,那么电视的平面化的状况会大大的改善,如果是,电视传播将会更上一层楼了。

  

   四、网络传播特质分析

   今天,信息高速公路(InformationHighway/Superhighway)已风靡全球。所谓信息高速公路,实际上是一种高速传输信息的系统网络。这一系统网络以光导纤维为信息传递通道,以多种媒体机为信息传输的出口和入口,是融计算机技术、电子技术、通讯技术、声像技术等各种尖端技术为一体的信息传播网络系统。据报道,微软公司已打算与中方合作开发一套,可以利用电视机接收网络信息的系统,这一成果如能迅速出台,将无疑给网络传播以新的生命力。

新的传播技术无疑将会给传播事业带来一次新的变革。与其它传播技术相比,在信息高速公路网络中,只要受众拥有多媒体与信息传输系统联网,就可以获得多渠道的信息。(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chenpian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304.html
文章来源:浙江大学学报(哲社版)》2012年第2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