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浅谈新中国的地缘政治和地缘外交

更新时间:2002-01-08 13:34:00
作者: 王福春 (进入专栏)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新中国的成立,结束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屈辱历史,开创了独立自主地缘外交的新局面。

  建国初期,根据国际环境的特点和国内建设的需要,中国领导人提出了“两大阵营”和“中间地带”的地缘战略理论,奉行了“一边倒”的地缘外交政策,为维护国家的独立和安全作出了贡献。50年代中期至60年代末,中苏关系恶化,美苏竟相与我为敌,中国领导人以大无畏的英勇气概,提出了建立国际统一战线的地缘主张,捍卫了国家的主权和民族尊严。70年代国际局势激烈动荡,出现了大分化和大改组,美苏争霸也出现了苏攻美守的新态势,中国领导人及时地提出了“三个世界”划分的地缘战略理论,并制定了“一条线”的地缘外交政策,恢复和发展了中美关系,抵御了苏联霸权主义对中国安全的直接威胁。70年代末80年代初,世界形势出现了向和平与发展转变的新迹象,美苏关系也开始缓和,中国领导人提出了“和平与发展”的新理论,不失时机地调整了过去的“一条线”的地缘外交政策,充实和发展了独立自主的和平 外交方针,全面开创了新中国地缘外交的新局面,把我国地缘外交推上了新的历史时期。

  

  一、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的地缘外交思想

  

  毛泽东的地缘外交思想。毛泽东是新中国外交的奠基人,是兼革命家和战略家于一身的巨大人物。早在青年时代,他就对中华民族当时面临的地缘危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1915和1916年给友人的信中,他曾写道:“东海有岛夷,北山尽仇怨”。“日人诚我劲敌!感以纵横万里而屈于三岛,民号四万万而对此三千万者为奴,满蒙去而北边动,胡马 入中原……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 这种强烈的地缘危机意识和救亡图存的信念,是促使毛泽东走上革命道路的重要动力之一。参加革命之后,他更加关心国家的危亡,立志救国救民。特别是在抗日战争时期,当中华民族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当国人对抗战缺乏信心的时候,毛泽东在1938年5月,撰写了《论持久战》的文章,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对交战的中日双方的基本国力进行了比较,提出了中国的抗日战争是持久战,中国必将取得最后胜利。他指出:“中日战争不是任何别的战争,乃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和帝国主义的日本之间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进行的一个决死的战争。全部问题的根据就在这里。”. 他认为,由于日本是一个帝国主义的强国,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弱国;日本的侵略战争是非正义的、退步的和野蛮的,中国的反侵略战争是正义的、进步的;日本是小国,中国则地大、物博、人多、兵多;日本进行的侵略战争失道寡助,中国进行的战争是得道多助的。中日双方的这些特点决定了战争的发展趋势。抗日战争是持久战,不是速决战;但日本不可能长期横行,最后胜利是中国的。 . 毛泽东的这些思想驳斥了当时流行的“速胜论”和“亡国论”的错误主张,鼓舞了抗战中的中国人民直至取得最后胜利。

  抗日战争胜利后,以美苏为主宰的雅尔塔两极国际格局开始形成。针对当时的国际形势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右倾思潮,毛泽东提出了“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著名论断和“中间地带”的地缘战略理论,为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奠定了基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直到1976年,毛泽东又不断地根据国际形势的变化和发展,以及国内工作的需要,提出和调整地缘战略理论以及地缘政策,为新中国的独立、安全和发展建立了辉煌的历史功绩。毛泽东的地缘战略理论主要包括以下4个方面:

  1.“两大阵营”和“一边倒”理论。早在1925年,毛泽东就提出了对国际局势的两分法即阶级分析的观点。他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指出:“现在世界上的局面,是革命和反革命两大势力作最后斗争的局面。这两大势力竖起了两面大旗:一面是红色的革命的大旗,第三国际高举着,号召全世界一切被压迫阶级集合于其旗帜之下;一面是白色的反革命的大旗,国际联盟高举着,号召全世界一切反革命分子集合于其旗帜之下。”. 后来,在《新民主主义论》中,他坚持和发挥了这一观点。他写道:“现在的国际环境,从基本上说来,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斗争的环境,是资本主义相下没落,社会主义向上生长的环境。”“处在今天的国际环境中,殖民地半殖民地的任何英雄好汉们,要就是站在帝国主义战线方面,变为世界反革命力量的一部分;要就是站在反帝国主义战线方面,变为世界革命力量的一部分。二者必居其一,其他的道路是没有的”。. 抗战胜利后,毛泽东尽管提出了“中间地带”的理论,甚至主张在两大阵营之间奉行平衡制约的外交,但由于美国政府推行扶蒋反共的政策,以及冷战的爆发和在新中国成立后美国继续采取敌视的政策,他放弃了与美改善关系的可能性,实行了“一边倒”的地缘外交总方针。1949年6月30日,在《论人民民主专政》中,他强调:“我们在国际上是属于以苏联为首的反帝国主义战线一方面的,真正的友谊的援助只能向这一方面去找,而不能向帝国主义战线去找。”“一边倒,是孙中山的四十年经验和共产党二十八年经验教给我们的,深知欲达到胜利和巩固胜利,必须一边倒。积四十年和二十八年的经验,不是倒向帝国主义一边,就是倒向社会主义一边,绝无例外。骑墙是不行的,第三条道路是没有的。我们反对倒向帝国主义一边的蒋介石反动派,我们也反对第三条道路的幻想”。. 同年九月,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带有临时宪法性质的《共同纲领》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联合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自由的国家和人民,首先是联合苏联、各人民民主国家和被压迫民族,站在和平民主阵营方面,共同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以保障世界的持久和平。”. “两大阵营”的地缘战略理论作为新中国建国初期的外交战略,,一直到50年代中期都是新中国地缘外交的指导思想。

  2.“中间地带”理论。40年代末期,毛泽东几乎在提出“两大阵营”理论的同时,提出了“中间地带”的理论。1946年8月6日,他在会见美国记者安娜·路易丝·斯特朗时说:“美国和苏联中间隔着极其辽阔的地带,这里有欧、亚、非三洲的许多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美国反动派在没有压服这些国家之前,是谈不到进攻苏联的。现在美国在太平洋控制着日本、国民党统治的中国、半个朝鲜和南太平洋;它早已控制着中南美;它还想控制整个大英帝国和西欧。”. 毛泽东“中间地带”理论的意义在于:它揭穿了美国进行反苏反共战争叫嚣的实质,其直接目的是要“疯狂地进攻美国工人和民主分子,和把美国向外扩张的一切对象国都变成美国的附属物”;同时这个理论看到了相对独立与美苏两大阵营的一股中间力量的存在。十年之后即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危机,暴露了帝国主义阵营内部英法和美国的矛盾,毛泽东及时更新了他的“中间地带”理论,提出了“两个中间地带”的理论。他说:“从这个事件可以看出当前世界斗争的重点。当然,帝国主义国家跟社会主义国家的矛盾是很厉害的矛盾,但是,他们现在是假借反共产主义之名来争地盘。……在那里冲突的,有两类矛盾和三种力量。两类矛盾,一类是帝国主义跟帝国主义之间的矛盾, 即美国跟英国、美国跟法国的矛盾,一类是帝国主义跟被压迫民族之间的矛盾。三种力量,第一是最大的帝国主义美国,第二种是二等帝国主义英、法,第三种就是被压迫民族。 ”. 这一理论表明,美苏之外的国家都是中间地带,中间地带按经济发达与否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亚非拉广大经济落后国家,一部分是欧洲为代表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这两部分都与美苏有矛盾,随着自身力量的发展,日益成为一枝独立与美苏的力量。两个中间地带理论的提出为中国实施建立国际统一战线的外交方针提供了基础。

  3.“三个世界”理论。1974年2月22日,毛泽东在与赞比亚总统卡翁达的谈话中,首次提出了他的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他说:“我看美国、苏联是第一世界;中间派日本、欧洲、加拿大是第二世界;咱们是第三世界。”“第三世界人口很多;整个非洲是第三世界;拉丁美洲是第三世界”。. 同年4月,邓小平在联合国第六次特别大会时,把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理论正式公诸与世,引起世界各国的重视。他说:“从国际关系的变化来看,现在的世界上存在着互相联系,又互相矛盾的三个方面、三个世界。亚非拉发展中国家和其他地区的发展中国家是第三世界。处于这两者之间的发达国家是第二世界”。.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理论是对其“中间地带理论”的进一步阐发和发展。这一理论超越了意识形态的界限和单纯的阶级分析方法,因此更符合当时国际地缘政治的现实,特别是美苏争霸的战略态势,对中美关系的恢复和发展,以及中国现实主义务实外交政策的制定具有重大的指导意义。正如邓小平后来认为:“毛泽东同志在他晚年为我们制定的关于三个世界划分的战略,关于中国站在第三世界一边,加强同第三世界国家的团结,争取第二世界国家共同反霸,并且同美国、日本建立正常外交关系的决策,是多么英明,多么富于远见。这一国际战略原则,对于团结世界人民反对霸权主义,改变世界政治力量对比,对于打破苏联了霸权主义企图在国际孤立我们的狂妄计划,改善我们的国际环境,提高我国的国际威望,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4.国际统一战线的理论。统一战线是中共在国内革命斗争中克敌制胜的三大法宝之一,是中国共产党根据革命形势和任务的需要,与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结成同盟的政策,也是我国在国际斗争中始终需要遵循的策略路线。毛泽东的国际统一战线思想是一个内容丰富、意蕴深刻的完整体系。无论是“一边倒”、“中间地带”、还是“三个世界”的地缘战略理论,都源于毛泽东的国际统一战线的思想和理论。从对敌斗争来说,统一战线就是主张:联合世界上一切可以联合的力量,利用矛盾分化敌人,集中孤立和打击当前最主要的敌人。在新中国成立后的几十年里,由于存在明显的敌国,我们大部分时间明确地在组织国际统一战线。但在不同历史时期和不同的国际环境下,对于打击和联合的对象有所调整。在建国初期和50年代,毛泽东认为美帝国主义是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的主要敌人,因此“在国际上,我们必须和一切爱好和平自由的国家和人民团结在一起,首先是和苏联及各新民主国家团结在一起,使我们的保障人民革命胜利成果和反对内外敌人复辟阴谋的斗争不致于处于孤立地位”。“为了战胜帝国主义的反动统治,必须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必须团结不包括敌人在内的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继续进行艰巨的斗争”。“全国和全世界的人民团结起来,进行充分的准备,打败美帝国主义的任何挑衅”。. 60年代,中苏交恶,美苏既争夺又勾结,毛泽东提出在全世界范围内建立反帝、反霸统一战线的的外交方针,但侧重点在反帝,以美国为主,苏联为次。70年代以后,美苏争霸态势发生变化,苏攻美守,苏联还成为威胁我国国家安全的最大敌人。于是毛泽东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和“一条线”的战略,建立广泛的国际反霸统一战线,遏制苏联霸权主义的扩张。毛泽东指出:“两霸中我们总要争取一霸,不两面作战”。“两个超级大国之间可以利用矛盾,这就是我们的政策 。”1972年,毛泽东还对基辛格讲:“要搞一条横线,就是纬度,美国、日本、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土耳其、欧洲”,共同对付苏联霸权主义。 80年代初以后,国际形势发生变化,邓小平调整了毛泽东的“一条线”战略,提出奉行不与大国结盟或建立战略关系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这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只要国际上还存在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毛泽东的国际统一战线思想就没有过时。

   毛泽东的地缘战略理论,是中国共产党人的战略和策略在国际领域的运用和发展。他的这些理论从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出发,基本上是符合当时的国际政治现实和我国外交斗争需要的,为维护国家的独立、主权和安全,拓展我国的国际生存空间、提高我国的国际地位以及发展我国人民与世界各国人民的友好与合作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但是由于历史的局限和国际环境的相对严酷,毛泽东的地缘战略理论带有较重的意识形态色彩,特别是在60年代,他提出推进世界革命的主张,偏离了我国外交的中心任务,是一个失误。所幸毛泽东很快改正了自己的错误,在70年代提出“三个世界”划分的理论,亲自打开了中美关系的大门,改善了我国的地缘处境,为后来中、美、苏大三角关系的形成做了准备。

  周恩来的地缘外交思想。周恩来是一位举世公认的杰出外交家,是新中国外交的创始人和奠基者。(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nguanbao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96.html
文章来源:本站首发(http://www.yypl.net)
收藏